在线教育奏响冰与火之歌
2018-01-04

资本市场红海涌向互联网+教育,但并非代表目前阶段在线教育就是一门好生意。业内人士指出,事实上,整个在线教育行业仍然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困顿。

撰文>>>本刊记者 赵铭思

 

教育行业一直属于刚性需求领域,从早期的学校教育到培训机构,再到网络课堂,逐渐演化成如今多种形式的在线教育形式。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线教育已成为不少人的新选择,在这些人中,既有白领一族,更不乏中小学生。这种新兴的教育方式打破了时间空间的限制,为随时随地学习提供了便利,因此也吸引了大量创业公司进入该领域掘金,这也导致了在线教育业成为了当下资本蜂拥而至的投资风口。

2017年5月31日,猿辅导宣布完成1.2亿美元的融资;8月14日,作业帮宣布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刷新了在线教育领域单笔融资纪录;8月16日,少儿英语分级阅读平台读伴儿宣布获得2400万元Pre-A轮融资;8月21日,1对1在线教育平台嗨课堂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8月23日,在线外教英语品牌VIPKID获得2亿美金D轮融资,打破了10天前作业帮创下的融资纪录。在线教育,一时间站在了风口之上。

资本市场红海涌向互联网+教育,但并非代表目前阶段在线教育就是一门好生意。业内人士指出,事实上,整个在线教育行业仍然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困顿。根据央视财经在报道中提供的调查数据,这个火爆行业却面临着70%的企业存在亏损的窘境。那么,投资热潮因何而起,在线教育会这样在冰与火的情形中继续持续下去吗?

 

在线教育业风起云涌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0次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 年6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44亿,比2016 年年底增长了662万人,人工智能的发展助推了在线教育产业升级。

另外,根据艾瑞统计,2016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整体规模超过1500亿元,同比增长27%,同时预计2017年-2019年仍将维持20%左右的年均复合增速,至2019年市场有望接近2700亿元规模。庞大的市场催生了大批在线教育公司,资本也纷纷涌入攻城略地。目前,中国在线教育企业达2500多家,其中,新三板教育挂牌企业就近200家。截至2017年10月底,2017年度在线教育领域公开的融资次数超过150笔,累计融资额超过80亿元人民币,其中K12领域融资公司有38家,融资金额接近41亿元。在共享经济席卷资本市场的情况下,在线教育还能获得如此频繁的融资次数,或许已经彰显了该行业得到市场认可之后的商业价值。

从在线教育各细分领域的融资次数量来看,最受资本青睐的在线教育类型依然是K12教育、职业教育以及语言教育。所谓K12教育,“K”代表Kindergarten(幼儿园),“12”代表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12年中小学教育。

在线教育K12锁定在12年中小学阶段,相较于成人类教育应试成分更多,家长也舍得在这一阶段花钱。资本青睐的背后则是被不断激发出来的用户需求。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今年8月,渗透率Top10的在线教育APP中,前五名作业辅导类占到四席,协同学生课程类的互联网教育产品最为活跃。其中,作业帮月均日活跃用户数量为1065.9万,突破千万级别高居榜首,其次小猿搜题为343.0万,百词斩为246.7万。

谈到教育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并频获资本青睐的原因,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认为主要有三个:第一,K12教育需求旺盛。应试教育是中国竞争最激烈的领域,“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省不能省教育”是中国文化最大特征,父母舍得投入,也必须投入,因此,K12教育需求一直旺盛,规模庞大。第二,随着产业结构变化,再就业培训需求强烈,各类职业教育繁荣。第三,由于80后、90后父母日益重视幼儿教育,二胎也带来了新生人口基数大增,幼儿教育的市场需求急剧上升。

不仅如此,更为关键的是资本还是更青睐于较成熟的项目。换句话说,虽然在线教育行业并没有形成稳定的格局,但随着早期成熟项目或平台对资本的吸引愈加集中,也就意味着其他相对弱势的中小教育产品,将会面临洗牌期的淘汰。

在今年7月举办的“2017中国互联网教育论坛”上,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预言:“教育领域未来还会有40家新东方和学而思”。他的这番话还预示另一个现象:在这些处于行业领先位置的在线教育平台身上,已经显现出马太效应。

市场规模的增长和资本的看好,也让在线教育平台纷纷登陆股市。包括新东方、好未来、达内科技、51Talk、博实乐教育等平台登陆美股;枫叶教育、宇华教育、睿见教育、民生教育、新高教集团等港股公司。

 

大浪淘沙盈利者寡

在拥有广阔市场的同时,在线教育市场的竞争依然非常激烈。大浪淘沙之势在2017年仍在继续,小马过河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今年3月,在线教育机构小马过河进行了破产清算。令人唏嘘的是,小马过河曾在2014年赶上了第一波互联网教育红利,年收入达1.6亿元。而且,它还获得了多个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包括老虎基金、顺为资本等。

然而,就在在线教育爆发时,小马过河却没能“过去河”。将资源和重心全面转移到互联网上之后,小马过河开始了大量的广告投放,仅在百度的投放就占到其营收的1/3。而且,为了迎合互联网的低价特点,平台还推出了一系列低价课程。自此,小马过河的获客成本急剧增高,产品利润下降,亏损也在加重。最终,小马过河步入死亡命运。而业内普遍认为,小马过河不会是最后一个关停业务的在线教育平台。

对于小马过河的惨败,东方沸点教育连锁机构联合创始人、校长包小滋则表示,“小马过河原来作为一家传统的线下企业,得到风投后,在各方面水平没有上去的情况下,进入在线教育市场,注定要经历优胜劣汰,如果投资人没有关注质量和服务问题,整个市场没有被它的客户所接受,在线教育的破产会越来越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像小马过河这样把线下资源搬到线上的模式,其实只是在强化传统教育的弊端,无法起到线下教育老师和学生面对面交流的效果。大多数家长认为面授的优势更明显,有高端需求的家长会更倾向于选择个性化教学而非购买线上课程。其次,用户的网络学习习惯并没有完全形成,导致目前很难找到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和空间。

互联网普及、移动端渗透,在线教育门槛越来越低。但这个市场跟别的市场不一样,它是循序渐进的,不是暴利的。在赶热潮的过程中,不少企业并没有找准自身定位,仅是借着“互联网+”、在线教育的概念,试图将用户规模做到足够大。这不仅脱离了教育产业慢热的本质,而且跟国家推动教育信息化与学校教学深度融合的大趋势相背离。在缺乏合适商业模式且内容高度同质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下,这些企业最终将丧失竞争力。

不过,高估值、高投资背后,并不代表现阶段在线教育就是一项赚钱的买卖。根据央视财经在报道中提供的调查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底,在线教育相关企业累计达到400多家。但这个火爆行业却面临着70%的企业存在亏损的窘境,10%的公司能够持平,能够盈利的仅占5%,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

对此,拼图资本投资人王磊表示,早期融资不太容易,相较2016年,2017年在线教育领域融资额更大,跑在前面的企业获得投资的可能性增加,投资金额也增加不少。

真格教育基金副总裁姜敏认为,在线教育行业在资本高速扩张的同时,面临着诸多挑战。部分企业估值偏高,在营收能力得到证明之后,盈利能力仍需要时间检验,如何保证师资队伍的教学质量也都在考验着众多创业公司。

尽管确实存在大量创业企业处境困难的现实,但足够大的用户基数,仍然给了这个行业巨大的想象空间。选择在线教育投资项目时更看重企业在招生、教务、教学、教研、师资等方面的实力,在线教育企业很多从培训机构衍生出来,对于出版企业的在线教育项目更看重其在IP方面的实力,来保证未来盈利的可能。

 

细分领域是制胜关键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运用,在线教育的发展空间在增大,企业在此领域的投资积极性也在提高,但目前整个在线教育市场的大环境过于浮躁,只有潜心扎实做产品,在整个大势中确定好自己的方向,才有可能在虚火燃烧过后依旧活下来。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行业热容易出现投资陷阱,表面上投资计划都不错,但在实际应用过程中没有优质的内容作支撑,很容易死掉。跨界不难,难的是如何将互联网+传统内容+资本,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否则,在压力巨大的环境下,难以生存。

“近两年在线教育处于探索阶段,内容丰富,致命的是门槛太低,竞争很激烈。”陈少峰称,很多企业利用互联网做各种各样的在线教育,和学校、家长合作,做专题、艺术考试,整个市场的规模很大。但互联网的做法很容易复制,同质化竞争激烈,规模优势与独特的内容优势两者必须同时具备或者具备其一,才具备竞争优势。缺乏特色的小企业将会面临倒闭风险。在线教育大浪淘沙是趋势。

教育科技企业好未来总裁白云峰表示,在互联网教育的“上半场”,很多在线教育公司试图实现交易平台化;但纯电商模式在教育行业行不通,在线教育需要更走心的服务。

爱学帮教育创始人吴伯创业两年多以来,尝试过多种方法,但业绩并无多大起色。后来他把商业模式从以运营为核心,转变为以产品开发为核心,把大部分精力投在设计理念比较先进的教学方法上,研发出老师容易上手、家长比较容易接受的产品,“这种转变使我们获得了成功,我们现在很少主动去管市场,大家都是主动找上门来的,而且很快就扭亏了。”

在他看来,创业公司一定要从比较细的领域切分,想做内容的话就专注做内容,营销交给别人来做;如果要做营销,就直接营销起步。“一开始就想做整个产业链的思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只切一点,想要在细分领域里发展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一直要做到没有竞争对手,或者竞争对手很难复制,你就成功了。”

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企业开始意识到产品的重要性,深耕起垂直细分领域。例如,专注做4至12岁孩子英语学习的VIPKID,采用“在线北美外教一对一”的教学模式,2016年营收达到近10亿元。今年1月12日,针对婴幼儿市场,爱奇艺推出早教益智类儿歌动画《奇宝儿歌》,开播第二天播放量就达246.8万。

可以看出,无论是按产品和服务特性分类的工具平台、流量平台、题库、在线评测、单词/口语学习、课程表及终端工具等,还是按产业链分类的内容提供商、平台提供商、技术提供商,在线教育领域都在悄然发生着质的变化。

 

人工智能引领在线教育未来发展

当在线教育的人口红利开始快速衰退,这就意味着依靠跑用户、拼流量、拉投资等模式已不再奏效。在线教育需要转变商业模式,以技术和服务来驱动市场发展。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称,人工智能技术驱动在线教育产业升级。2017年人工智能教育产品陆续问世,从沪江网的“Uni智能学习系统”到学霸君的“高考机器人”,再到英语流利说的“AI英语老师”,人工智能技术开始进入和影响在线教育。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领域的落地场景主要包括语言类口语考试和智能阅卷、自适应学习、虚拟学习助手和专家系统,基本覆盖“教、学、考、评、管”全产业链条。

沪江创始人伏彩瑞指出,人工智能将加速开启教育领域个性化新浪潮。未来10年教育行业的发展方向,一定是人工智能+人的智能。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让海量用户接受优质教育,提供可规模化的个性教学,真正解决目前中国存在的优质教育资源稀缺和不平衡的问题。

新东方这两年开启转型之路以来,基于人工智能的动作也是不断。今年4月,经过多时的筹备之后,“知心托福”正式上线。这是新东方在线主打的智能个性化托福提分课程,它搭载了新东方在线自主研发的智能学习引擎,实时记录并分析学员的学习过程。目前知心托福系列产品的价格大概在8000元左右,这个价格放在传统时代不算贵,但在人工智能时代,依然偏高,把很多有需求的用户挡在了门外。

除了新东方外,沪江、好未来、一起作业网等企业也纷纷落地了相关智能化学习产品。随着沪江以及新东方等机构在智能教育产品上的发力,一个新的教育生态正在加速建立起来,数据的积累将会更多维、更有价值,一大批大数据应用面市后,用户不同场景的需求会被越来越准确地把握,教育服务会变得更加定制化。智能化产品的兴起和市场消费习惯的转变,正在为在线教育带来下一个风口。

在线教育的大幕已经开启,随着互联网深深植根于人们日常的生活中,尤其更多80后、90后家长进入市场,以及市场自身的调整和整体产业细分的深入,在线教育行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会呈持续增长态势,但因为教育行业是慢热的,它的盈利注定不会在短期内爆发,所以这冰与火交织的情形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依然会继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