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芯片 告别一家独大时代
2018-01-05

在智能手机芯片行业,高通已然霸占市场多年,这个时代已渐近终点。

撰文>>>本刊特约记者 王越

 

2017年11月6日,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之一的博通(Broadcom)对同是业内巨头的高通(Qualcomm)提出收购,对外表示将以每股60美元的现金加价值10美元的公司股票收购高通全部流通股。

此外,博通将继续完成高通斥资38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的交易。两笔交易加在一起,博通需支付超过1300亿美元。

一周之后,高通董事会于13日晚发出声明正式拒绝了博通的收购提议,认为博通的收购提议严重低估高通价值。

 

一场以小博大的收购

拒绝还远不是终点。

尽管高通对媒体回应其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及其团队所执行的策略能够为高通股东创造远远高于收购提议所带来的价值。但是,博通现任首席执行官陈福阳(Hock Tan)随即表示不会放弃,“我们仍然认为提出的收购邀约对于高通股东而言最有吸引力,而我们也从他们的反应中得到了鼓励,其中不少股东已经向我们表达了希望高通与我们讨论收购邀约的意向。”

在高通前25大股东中,有超过70%、也就是17家法人机构投资者,同时也是博通的投资人。另外,陈福阳在半导体行业的融资能力堪称顶级,如果说业内只有一个人能够筹集到1000亿美元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陈福阳。

现在的博通是2015年安华高科技(Avago Technologies)收购当年的博通后合并而成的新公司。安华高是一家设计、研发并向全球客户广泛提供各种模拟半导体设备的供应商,即生产工业与无线市场相关的芯片。博通为大量的产品提供半导体,包括机顶盒、手机和网络设备等。两家企业合并之后形成了现在的新博通,保留了以前的业务,位列半导体产业的前五名。

高通的起点是CDMA技术,随后在3G时代到来之后,又成功研制出CDMA2000、EV-DO等技术。在4G时代又推出了WCDMA、更高速版本的HSPA,甚至连中国自行推广的TD-CDMA技术也有部分来自高通。在从上世纪90年代到如今将近30年里的3代移动通信技术变革中,高通的技术地位非常重要。

这场收购在业内看来是一次疯狂的邀约,其一是13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价,其次是博通还稍微比高通小一点点。高通位列2017年财富500强榜单第460位,年收入230亿美元,博通并未进榜。在信息技术研究和分析公司Gartner的2016年半导体产业收入排名中,高通排名第三,博通第五。

 

专利墙缔造者陷入困境

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时代传承了之前的技术,而高通在这30年的积累中掌握了不少关键专利,并且在已有的专利基础上继续研发、形成新的专利。高通依靠专利赚取了巨额收入,因为每一部手机都需要向高通缴纳授权费。比如苹果公司,每一部使用高通专利的手机需要交给高通授权费。高通公司每年依靠专利的收入达到了总收入的70%。

靠专利收费让高通赚得盆满钵满,但是也让其众多客户产生了敌意。为保障专利,高通通常会使用“专利绑定芯片”以及“按照整机价格比例收取专利费”的强硬方式。这一模式已然引起了各国政府对高通的不满以及反垄断调查。“高通之前的商业模式,可以说是用大量专利费的收入来补贴高昂的研发成本,因此技术始终能走在市场前列。然而,这个模式正在遭到各大公司以及各地政府的挑战,高通是按照手机整体价格收费,即使手机中高通的芯片只占总体成本很小一部分。”全球知识产权信息服务商智慧芽分析师陈子豪说。以苹果公司为例,从2015年开始,iPhone的年销量将近2亿台,苹果每年可能要向高通缴纳将近80亿美元的专利费,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其实,从2014年开始,高通的财务状况就一路走跌。高通2014年的营业收入为265亿美元,净利润为79.7亿美元。在整个2017财年,高通的营收为223亿美元,比2016财年的236亿美元下滑5%;净利润为25亿美元,比2016财年的57亿美元下滑57%;每股摊薄收益为1.65美元,比2016财年的3.81美元下滑57%。

在截至9月24日的这一财季,高通净利润同比大幅下跌89.7%,比上一财季的9亿美元下滑81%,高通第四财季净利润为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6亿美元下滑89%;营收为5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2亿美元下滑5%。高通解释业绩下滑主要原因是苹果及其供应商没有支付专利授权费。

多年来积累的“怨恨”让苹果公司终于爆发了。苹果公司指控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公平地阻挠对手,并收取过高的专利费,以此为由拒绝支付专利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知情人士称,苹果公司明年设计的iPhone和iPad拟放弃高通芯片,正在考虑开发只使用英特尔公司或联发科公司的芯片的iPhone和iPad。

像苹果一样对高通说“不”的企业越来越多,华为、三星这两个大企业也加入其中。

华为智能手机年出货量约1.5亿部,尽管华为手机的平均单价相对较低,约300美元,但华为每年支付高通的权利金费用,约占高通权利金收入5%~10%。

韩国公平委员会已责成高通重新谈判权利金收取方式,三星理所当然地暂停支付高通权利金。

越来越多的客户不买单,让高通陷入困境。

 

巨变的前夜

从行业氛围以及公司实情来看,博通收购高通在业内人士看来并非完全不可能。

虽然,在手机芯片行业,高通已然霸占市场多年。但是,高通还有英特尔、联发科、展讯这些强大的竞争者。像华为、三星这样注重自身技术培养的企业早已着手。

华为在与高通合作的同时,其产品也在搭载自主研发的麒麟芯片。三星在2011年推出的Exynos芯片为安卓系统服务,不仅自己使用,还销售给其他公司。在2017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位居全球第五的小米也推出了松果澎湃S1芯片,成为继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第四家能够自主研发处理器的手机厂商。

智能手机芯片行业逐渐在变化。

在手机进入服务差异化阶段之后,功能创新实际上需要来自硬件最低端的配合。苹果去年就在iPhone 7上开始大量引入的、由AI驱动的功能。比如相册中的“回忆”功能,就是由A10处理器中的GPU直接驱动,如果没有苹果自己独立打造的A10处理器,这样的功能无法实现。

博通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的投资者PPT中,描述了这次收购的战略意义——“打造一个领先的、多样的通信半导体公司(Creates a leading diversified communications semiconductor company.)”,与博通的口号——连接一切(Connecting everything.)如出一辙。如果收购成功,博通预期未来市场能达到2000亿美元——无线通信业务960亿美元;有线网络基础设施200亿美元;企业级存储220亿美元;工业和汽车670亿美元。

无论如何,博通与高通的收购虽然还没有尘埃落定,但是智能手机芯片行业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一家独大将成为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