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琴 优雅帝国的崛起与消沉
2017-11-08

如今的浪琴需要努力依靠林志玲的明星效应来进一步扩展中国市场,然而,谁能想到浪琴曾经的代言人是赫赫有名的优雅女神——奥黛丽 · 赫本?

撰文>>>童欣欣

 

七夕情人节,浪琴携手林志玲推出了爱情大片。作为浪琴的形象代言人,林志玲在片子里分享了自身的恋爱观念,迎来一众粉丝的追捧与喝彩。如今的浪琴需要努力依靠林志玲的明星效应来进一步扩展中国市场,然而,谁能想到浪琴曾经的代言人是赫赫有名的优雅女神——奥黛丽·赫本?除了奥黛丽·赫本,亨弗莱·鲍嘉也曾是它的代言人。他们无论是从咖位还是优雅上都绝对称得上是林志玲的榜样。

浪琴创立于1832年,迄今已有185年的悠久历史。自品牌创办以来,以飞翼沙漏为标志的浪琴表便以“优雅”立足于世,它赋予钟表更为高贵的内涵与底蕴,让它们脱离了原始的粗犷感,并拥有最具艺术与美感的模样。

1867年,法兰西昂在注册“浪琴”公司的同时,将飞翼沙漏注册为浪琴的独家商标。在知识产权方面,法兰西昂的前瞻性让后人惊叹而敬佩。

在历经100多年的锤炼与演变之后,“Longines”这几个字母有了许多种设计方案,但飞翼和沙漏却是始终如一的图案。飞翼沙漏,意在提醒世人惜时:时间像天使之翼迅疾飞过,切莫辜负美好时光。

在制表品牌里,百达翡丽、江诗丹顿、爱彼这些品牌名称往往选自创始人的名字。而浪琴却是别树一帜,另有用意。

1866年,法兰西昂在流经圣耶米山谷(Saint-Imier)的苏士河(Suze)右岸购买了两块毗连的土地,并将钟表制造与装配等工序放到新厂房来进行集中加工处理,这个新厂房所在的土地就叫“Les Longines”,浪琴品牌的名称由此而来。

在当地的方言中,“浪琴”的意思是“狭长草地”。

 

昨日荣耀

自浪琴表诞生之日起,公司创始人奥古斯特·阿加西(Auguste Agassiz)与奥内斯特·法兰西昂(Ernest Francillon)的雄心就未曾改变:掌握潮流的脉动,站在技术与美学的前沿,但不深陷时尚漩涡,力求卓越却不放弃质朴。

一路走来,浪琴无数次地颠覆传统,以尖端工艺为制表行业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改革与突破。

1867年,法兰西昂生产了第一枚以钥匙调控的怀表,于法国巴黎赢取环球展览会铜章,首枚浪琴表诞生了。

极具前瞻性的法兰西昂不仅开启了浪琴的百年传奇,同时也为浪琴表的飞翼沙漏商标的百年传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889年5月27日下午4时,浪琴表的飞翼沙漏商标,正式在伯恩的产品知识产权局注册,专利证号码2684。

自此飞翼沙漏成为浪琴表的显著形象象征。迄今为止,浪琴仍是OMPI内始终未作修改且还处于注册状态的最古老品牌。

大部分人都知道浪琴与马术结缘已久,这与浪琴的历史传承不无关系。事实上,浪琴早在1878年就与各项体育赛事有了密切的关联,并为体育赛事提供了精准记时技术。

1904年,浪琴Express Monarch备受美国一支南极探险队所称颂,在长达429天的行程中,浪琴的时计能维持只有4秒的差异,准确度惊人;在1912年巴索的联邦运动会上,浪琴计时码表为3500名运动员正确计算速度,再度成为称颂的目标。鉴于浪琴表厂出产的时计高度精确,对航海研究贡献很多,浪琴获发高级证书以兹证明。其后于1964年,浪琴更凭全球体积最小的电子石英航海时计夺得天文台冠军奖。

除了高精准度之外,浪琴在百年历程中还创造了很多辉煌:1938年,浪琴制造出第二枚导航手表Siderograph;1945年,创造出L22A机芯,象征著浪琴首枚全自动运行的男装机芯诞生;1954年,浪琴开发出首款石英钟;1969年,浪琴又再一次率先生产出世界上第一只石英表;1979年,浪琴更推出了当时世界上最薄的腕表,表身厚度小于2毫米⋯⋯

1970年以后,石英电子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全球市场抢占先机。这也被后人称为石英石危机。原本由瑞士制的机械表掌控的市场局面摇摇欲坠,许多瑞士钟表品牌甚至宣告破产,美国、日本等国以新技术为自身谋求出路,而瑞士制表业对石英电子表持悲观态度,并选择固步自封不肯接纳新型技术。

市场风口的瞬变以及消费者对石英表的追捧让瑞士制表业陷入行业萎缩、业绩下滑的尴尬局面。整个低迷状态一直延续到1980年中期才勉强恢复。

然而,在其他钟表品牌被石英石危机冲垮之时,浪琴生产的瑞士石英表却成了日本当时最紧俏的进口货。因为浪琴的核心技术是超级精准的V.H.P机芯,这是整个日本钟表行业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1984年,浪琴推出康卡斯Conquest腕表,配备高度准确(Very High Precision)机芯,是浪琴的一项重大发展。这系列的腕表全赖添置了温度补偿功能(Thermo-compensation)系统,较一般的石英腕表准确度高5倍至10倍。这些发明奠定了浪琴在创作意念以及制表科技的显赫地位。

 

收购后的尴尬定位

在浪琴的鼎盛时期,它曾和欧米茄并驾齐驱,成为许多消费者心中的王牌首选。许多消费者选择它,不仅是因为历史悠久,更多是因为这个品牌所表现出来的核心竞争力不容小觑。

直到1983年,浪琴因为经营不善面临破产,Swatch将其收购,从此,浪琴不再是制表行业最耀眼璀璨的珍珠,它成为Swatch集团巨翅庇佑下的普通一员。浪琴独有的光芒与荣耀渐次散去,它已跌下神坛,从此便只能泯然众人矣。

Swatch集团堪称表界巨无霸,它旗下的钟表品牌有许多,上至许多奢侈品腕表,下至最普通实用的平价手表,应有尽有。浪琴所处的位置较为尴尬,属于典型的“不上不下”。在经过一番利益权衡之后,浪琴被它毫不客气地划分到进阶级腕表之列。

自此,浪琴帝国轰然倒地。浪琴失去了原本的光彩,而宝玑和欧米茄则是踩着浪琴的尸体一路狂奔,奔向更为绚烂多彩的前方。

在Swatch集团内部,浪琴绝不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品牌,许多浪琴的老粉也对此扼腕叹息。它本当拥有更加耀眼夺目的时代,它本该重回表界王者的宝座,但是现在的浪琴表现平平,虽然它在机芯打磨度与校准度方面依然出彩,但是消费者对它的兴趣却是日益寡淡。

与过去的辉煌相比,当下的浪琴确实有些“不思进取”,这也是许多人对浪琴最大的诟病,起点太高,如今却只能屈居于别人的屋檐下,难免不让人觉得它在日益消沉。

近几年来,也许是为了打开品牌新局面,浪琴一直在全力进攻中国市场,签约了林志玲、彭于晏作为品牌代言人,同时又在中国举办了多届马术大师赛,以此来吸引中国消费者的关注。

然而,对于浪琴在中国的种种讨好表现,消费者并不是照单全收。许多消费者纷纷吐槽浪琴把本该用来做品控的钱都投放到广告上,浪琴的广告花样重出,但是产品质量却是一言难尽。

作为一个百年品牌,浪琴应当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质量”对于一个品牌的重要意义,但是现在,因为更执着于各种手段的商业营销,难免有些厚此薄彼。“今不如昔”是外界对浪琴的统一评价。在当前这个一切靠业绩说话的时代,浪琴的选择显然是逼不得已的。

 

被欧米茄甩在身后

在钟表历史中,浪琴曾经和欧米茄平分秋色,消费者也热衷于将浪琴的经典款与欧米茄进行对比。在整个怀表时代,欧米茄处于被浪琴长期压制的状态,浪琴怀表在各项评奖上总是名列前茅,流传下来的也有许多珐琅精品和三问这样的高端怀表。

在手表时代,浪琴、欧米茄各有千秋,许多人都无法确切地说明浪琴与欧米茄到底谁略胜一筹。

进入21世纪,欧米茄已经处于浪琴无法企及的高处,极少有人再去拿浪琴与欧米茄相比,因为两者已经相隔遥远。提到欧米茄,大家会想到登月和同轴擒纵。可是提到浪琴,大家除了感慨今昔巨大落差,就只剩下走马观花似的明星代言了。这些明星所带来的仅仅只有一时的热点与关注,而此后,浪琴依然只能守着无尽的清冷与落寞。

倘若浪琴能够愿意将高价代言费拿来打磨自产机芯,也许浪琴未来的道路会走得更为平坦顺畅。曾经和它一起并肩的欧米茄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无论是质量还是设计感都已超出浪琴一大截,留给浪琴的时间并不多了。若是不能再次崛起的话,浪琴必将会被更多的后起之秀超越并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