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演愈烈的AI人才争夺战
2018-05-18

随着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不止是跨国科技巨头,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科技企业都面临着巨大的人才缺口,并由此而引发了一场AI人才争夺战。

| 文 · 本刊记者 胡静

 

人工智能(AI)现在绝对算是科技行业的热门话题,各大公司也都在该领域不断加大研发力度,而AI人才的缺口日渐明显,科技企业们都在使出浑身解数招募更多的人才。

作为科技创新的巨头,一直饱受批评的在AI领域落后于谷歌的苹果,最近终于放出了大招:他们从谷歌挖来了AI和搜索主管约翰·詹南德雷亚,任命其领导苹果公司的机器学习和AI战略。现年53岁的詹南德雷亚将负责苹果的“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战略”,并成为直接向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汇报工作的16名高管之一。

詹南德雷亚一直都是谷歌的重要人物。他所负责的谷歌智能语音助手取得了尽人皆知的成就,机器学习也在手机拍照和视觉搜索等各个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如今,苹果挖了谷歌的墙角,能否给果粉带来惊喜似乎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业界更关心的是,随着詹南德雷亚的加盟,苹果是否将招募更多的AI顶级人才。

随着AI产业的飞速发展,引爆的不仅仅是AI领域广阔的前景,还有AI人才的高薪。IDG资本发布的《2017年互联网准独角兽薪酬报告》显示,AI行业高级岗位薪酬高出整体水平55%,中级岗位高出90%,而初级岗位更是高达110%。

根据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独立实验室Element AI的统计,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能够认真开展AI研究必需技能的人才还不到1万人。AI专家如此之少,使得一些大型科技企业把目标投向了学术界的相关人士,因为高薪的诱惑,大量的学术界教授转向工业界。

毫无疑问,AI广阔的前景给了这些科技巨头无以伦比的信心,当然也使得他们在招聘AI人才时毫不吝啬。谷歌在一份法庭文件中称,其自动驾驶汽车部门的一名高管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2017年加盟Uber前获得了逾1.2亿美元的奖金。

各大科技企业为了抢夺AI人才,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聚焦了日益白热化的AI人才争夺战。硅谷的初创企业相对于行业巨头一直都有招聘的优势:到我们这儿冒险一次吧,我们给你股权,如果公司成功的话你就发了。每月薪资数万、一年发十几二十个月的薪水,还发期权,一旦公司成功能让你一夜变成身家千万甚至上亿的科技新贵⋯⋯

AI行业薪酬的飙升使得一些人开玩笑称,科技行业需要仿效美国橄榄球联盟,对AI专家设定一个工资帽。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大力投资AI,押注与此相关的项目,从刷脸智能机、会话式咖啡桌设备到计算机化医疗保健、自动驾驶汽车。

事实上,随着AI产业的飞速发展,不止是跨国科技巨头,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科技企业都是如此。据大街网统计数据显示,中国AI人才缺口超过500万,精准AI人才50万,供求比例为110。人才短缺,已成为整个AI行业面临的一大问题,一场由AI引发的人才争夺大战一触即发,现有市场人才争夺已呈现白热化。

随着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我国的AI发展步入“快车道”。相关领域的人才队伍能否跟上,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司长许涛表示,当前,中国AI发展迅猛,中国政府也高度重视AI领域的发展。预计到2020年,中国AI产业规模将超过1500亿元,并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如此快速的增长和发展必然会产生大量的人才需求。

乌镇智库发布的数据显示,虽然中国在AI企业数量上不断追赶美国,但在AI融资规模上,美国在全球仍占主导地位,比重仍在60%以上。由此从海外引进顶尖AI人才成为不少企业的选择。

一时之间从海外招揽AI人才成为中国企业实现弯道超车的方式。阿里巴巴2017年成立的达摩院,除了拥有众多实力不俗的AI技术人才之外,还请来了美国三院院士Michael I. Jordan、以色列数学家Avi Wigderson等海外著名学者担任学术咨询成员。同时,百度、腾讯等公司也纷纷从国外请来了众多奔跑在AI最前沿的专家。

由于人才匮乏,中国AI工程师的年薪也已水涨船高。调查显示,2017年时,AI工程师平均年薪为34万元,接近IT工程技术类的两倍,而有10年以上经验的AI工程师,年薪高达140万元,而IT工程师还不到55万元。

中国AI人才的争夺战如今已蔓延到应届毕业生,科技企业试图尽可能多地将AI人才网罗至麾下。据了解,人工智能领域应届博士年薪在50万左右,硕士从25万到35万,这一薪资水平相当于2~3年工作经验的普通岗位工程师的薪资。

大街网站内,90%的求职者认可AI领域的发展前景,并有意愿加入其中。提升泛AI人才业务能力,挖掘其潜能,将成为解决AI人才缺口的最大可能。

领英发布的《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基于领英平台的全球AI领域技术人才数量超过190万,其中美国相关人才总数超过85万,高居榜首,而中国的相关人才总数只超过5万人,位居全球第七。

在科大讯飞研究院院长胡国平看来,AI人才可以分为3类:“第一类是顶尖的科学家,他们需要去研究新的算法、理论。其次,我们需要更多、更广泛的AI技术研究工程师,进行AI技术的持续打磨、迭代优化等相关工作。另外,我们还需要大量泛AI人才,基于相关的AI技术去实现创新的产品和创新的服务,同时对传统行业升级改造。”

但与劳动密集型产业不同,人工智能行业属于智力密集型产业,对从业者的各方面要求较高。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认为:“人工智能时代需要更有创意的人才,也需要更多跨界的人才。”人才缺口在短期内不可能出现转机,人才争夺战势必是长期的拉锯战。

《2017互联网人才趋势白皮书》显示,2017互联网公司对AI和数据人才的争抢活跃度提高了30%以上,企业间相互挖墙脚变得更加频繁,人才争夺激烈程度全面升级。以AI类岗位为例,很多公司会主动关注人才动态,定向挖掘竞争公司人才。

这无疑说明,AI领域的高端人才争夺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人才成了各大科技企业最关注的问题。然而,与日益增长的人才需求量相比,却是AI人才的不足和教育环节的薄弱。权威学术服务网站AMiner公布的2017年AI与自动驾驶汽车研究报告显示,全球领军AI专家共742人,美国占比68%,中国仅为6.36%。从高校教育来看,全球共有超过360所具有AI研究方向的高校,其中美国拥有近170所,中国仅30多所。

2018年4月3日,首个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在北京启动,计划将在5年内培训顶尖高校至少500位AI教师、5000位AI学生,并帮助这些老师返校开设AI课程,培养更多相关人才,打造全球最大规模的AI人才批量培训计划。

可以预计,AI作为未来科技产业的核心主线,将持续引爆产业热点,政策的强力推动也将带动产业快速发展,那么相关人才的引进与培养则成了产业可持续性发展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