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下的新就业
2017-11-10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新兴业态也在不断兴起,同时也带动了新的就业和新的职业。

撰文>>>柳青黄

 

2017年9月9日,国家信息中心在第七届中国智慧城市技术与应用产品博览会分享经济高层论坛上发布了《共享单车行业就业研究报告》。报告调研了20余家自行车生产厂商,包括凤凰、飞鸽等传统自行车名企,厂址遍布全国各地,员工数量近2万人,其中为共享单车服务的岗位占到80%以上。

研究表明,当前我国共享单车行业共带动就业10万人,其中,2017年上半年带动新增就业约7万人,约占1月-6月我国城镇新增就业(717万人)的1%(0.98%),即每新增100人就业就有近1人为共享单车服务,充分体现了新业态对就业的贡献。

事实上,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新兴业态在不断兴起,同时也带动了新的就业和新的职业。尤其是共享经济的火热发展,在优化资源配置以及给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萌生了大量的新兴就业岗位。

 

共享经济的巨大推动力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说,当下共享经济已渗透到各个领域,包括共享单车、网络直播及公共停车位、充电宝等。

以共享单车ofo小黄车为例,目前已经进入9个国家,超过170个城市,连接全球超过80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量超过2500万单,提供了超过30亿次的出行服务。

在这巨大的运营能力后面,是庞大的就业岗位。大量共享单车“涌入”城市,从而产生大量线下运维工作岗位。ofo小黄车对线下车辆采用网格化管理,每个指定区域都会配一个运维人员,负责修车和车辆摆放,平均300辆〜500辆车/人,以800万辆的投放数额计算,至少产生了1.6万个线下运维工作岗位。

除此之外,共享单车还带动了智能锁制造企业50%的就业岗位,根据上海、深圳、杭州、中山等地智能锁样本企业的调研结果,为共享单车生产智能锁的一线员工,占生产线上全部员工的52.04%。

同时,《共享单车行业就业研究报告》对共享单车从业者工资进行了调查。在锁具研发类中,工程师月均工资收入可以达到1.2万元;产品制造类中,智能锁制造企业的员工月均工资收入为4667元,自行车制造企业员工月均工资收入为4442元;线下服务类中,物流企业员工月均工资收入为5000元,运维企业员工月均工资收入为3835元。

虽然,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12个城市已相继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但现有车辆的管理、投放、升级换代仍将带来大量的工作岗位。同时,共享单车进入深耕市场阶段之后,除了在二三线城市投放外,还将拓展海外市场,这对于单车生产企业、锁具企业来说,都是值得期待的机会。

 

千奇百怪的新兴职业

“从明天开始,我的工作不再是公司法务,而是中国整理师。”辞去工作后,韩艺恩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1989年出生的韩艺恩,于2015年年底开始全职做整理师。现在,她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业务红火,收入可观。2017年5月21日,她发起召开了第一届中国整理师大会,来自全国各地的138位整理师赶到上海出席会议。

在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整理师这一职业就开始走入大众视野,职业整理行业也多次入选《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未来二十种朝阳产业”之一。美国整理师协会NAPO有4200名职业整理师,加拿大整理师协会POC有500名整理师,当然,实际从业人数要远远多于这个数目。日本在2008年也成立了专门的整理师协会,在全国范围内培养和分派整理师。

事实上,随着经济的发展,新经济也带来了新兴职业。“新兴职业的产生,离不开整体经济的转型升级。”智联招聘首席执行官郭盛指出,“以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经济悄然崛起,是孕育这些新兴职业的沃土。”

经济的飞速发展,使得人们可自由支配的财富大量增加,如何正确有效地支配这些财富,就成了人们不断在考虑的问题,这时,就催生了理财规划师的出现;当人们的购买力增强之后,家中的闲置物品就会增多,这时,请个整理师就显得很有必要;慢跑容易伤膝盖,雇一个陪跑师专业指导;出游没想好住哪个酒店,可以看看酒店试睡员给出的评价⋯⋯

还有食物造型师、无人机飞手、服装陪购师、时尚博主、荐书师、网络主播⋯⋯不知不觉中,我们身边多出了许多360行之外的新兴职业。

 

新职业更让年轻人喜欢

赶集网细致深入地分析了新兴职业从业者,试图还原从业者群像,以此了解95后在新兴职业中的发展情况。95后的成长背景使他们的就业观多以兴趣主导,他们对于新的技术和行业接受速度快,学习能力也更强。

在涉猎的新兴职位中,95后所从事的新兴职业前三名分别为试睡员、美食试吃员、网游陪练。在58同城、中华英才网、招才猫等平台上,许多企业发布了试睡员、美食试吃员、网游陪练等多种招聘信息,这也说明新兴职业的大量涌现是时代的需要和未来的发展趋势,预计未来几年各类新兴职业人才的用工需求还将继续增长。

智联招聘发布的《90、95后职场私密调查》显示,在刚毕业的90后、95后中,近六成(58%)的人希望未来能够独自创业。此外,在选择职业中,他们乐于尝试新职业。作为跟随互联网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95后敢于尝试由互联网所催生的各种新鲜职业。报告显示,在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不少人选择了主播职业,及网红、声优、化妆师、Cosplayer(专业角色扮演者)等。

而相对于父辈们衡量工作优劣的重要标准“五险一金”,90后、95后表示,弹性工作制、年假、班车等“软福利”更加重要,64%的90后在择业中更看重公司的软福利。其中,弹性工作制以35%的占比位列第一,年假以32%的占比位列第二。

“必须看到,80后、90后求职者就业观念的转换。”郭盛说,智联招聘近几年在多次调查中发现,传统的雇佣关系已逐渐被打破,年轻一代不喜欢打卡、固定工时、科层管理的传统公司。而风起云涌的新经济,让工作的定义变得更加丰富和精彩。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选择了全新的就业模式,在彰显个性的同时,也为社会带来更多的活力。

“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在中华大地持续涌动,市场活力与社会创造力均得到显著激发与释放,成为新兴职业‘井喷’的重要源泉。”华夏国际人才研究院院长陶庆华认为,“社会应对选择新兴职业的年轻人给予更多理解与宽容,为他们选择适合自己的个性成长之路创造更为自由的空间和环境。”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新兴职业的出现,无疑对人才工作提出了新挑战,新兴职业的创新性和多元化,必将撼动传统一刀切的人才评价方式。很多职业发端于前所未有的技术,对相关人才的评价需要有新的方式和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