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时代 人才决胜
2018-07-23

当新零售业态对传统职业模式产生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带来了一波新的职业红利,创造了大量的相关职位,但仍将面对人才缺口。

| 文 · 刘爻寒

 

2017年10月,阿里巴巴智能服务事业部一本正经地发布了一则特别的招聘信息 —— 我们在寻找“机器人饲养员”。这条招聘信息瞬间引起一片哗然。

机器人饲养员是什么?难道是给小动物投食的智能机器人“小一”“小二”?不,此处的“机器人饲养员”并非是为人类服务的冰冷智能机器,恰恰相反,是养育AI机器人宝宝的技术人才。他们除了要为机器人建立回答模型,还要“喂”它对话数据,教它自己学习,养到相关语言八级、十级⋯⋯最终将机器人“养育”成一个能为人类服务的AI终端。

事实上,新零售业态的迅猛发展对传统零售行业产生了不小的冲击,科技的迅速迭代正在不断刷新着传统的用工模式,一些职业正在越来越多地被AI所代替,无人超市、无人售货机遍地开花,客服机器人随处可见。

但事物总有两面性,当新零售业态对传统职业模式产生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带来了一波新的职业红利,创造了大量的“新奇特”岗位,但仍将面对AI时代同样的人才缺口。

 

不一样的人才需求

“机器人饲养员”爆红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新零售时代的到来,不仅改变了人们的购物方式,同时也在不断刷新着消费者的体验,从消费者想要购买一件商品到最后从小区智能快递柜里拿到商品,全程可能看不到任何一个工作人员,甚至就连回答问题的客服都是机器人。

然而,在这便捷的消费体验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团队。信息技术不断地重构商业社会,因此诞生出许多独特的职业,例如“程序员鼓励师”“会员新零售总监”“新零售产品经理”“新零售会员运营专员”“数字化运营副总裁”“流程IT化副总裁”等。

以往传统的零售业,采购、陈列、导购、收银员、售后等岗位微小而又如螺丝钉般不可或缺,但工作内容单调、人力成本密集、缺乏有效的上升渠道。新零售的到来,不断在赋予零售业的岗位新的解释,将岗位从“螺丝钉”的状态释放出来,变成自主性有很高要求的岗位。例如机器人饲养员,虽然这个岗位的本质仍是客服,却需要懂得大量AI、大数据分析、语义分析等知识,已具备了极高的“技术”含量,而非重复性劳作的低级岗位。

新零售概念刚提出的前两年,由于无人售货模式的舆论效应,业界对其将带来新的“下岗潮”表现出担忧。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新零售不仅带来许多岗位,而且为许多线下人才提供了鲜有的上升渠道,不仅是拉动消费经济的新动能,还为很多传统人才带来职业生涯上的新契机。

正如普利策奖得主约翰·马尔科夫在《与机器人共舞》中所写:互联网行业每使一个岗位消失,会新创造出2.6个岗位。以新零售为代表的新经济,催生新时代新就业形态层出不穷,正给就业拉动增长注入勃勃生机。

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发展报告(2017年)》显示,我国电子商务就业人员达4250万人,同比增长13%。

2018年4月,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发布了《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就业吸纳与带动能力研究(2017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巴巴零售生态创造就业机会总量达3681万。这意味着,我国电子商务就业人员中有近87%来自阿里巴巴生态。

例如,“网红”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带动了大量就业。仅盒马鲜生北京十里堡店这一家店,就解决了约400人的就业。粗略估算,仅盒马鲜生这一种新零售业态就提供了上万个新岗位。如果考虑带动上下游的生产制造、快递物流等相关就业,这个数字还将更为庞大。

庞大的数字背后,代表着庞大的人才需求。《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就业吸纳与带动能力研究(2017年度)》认为,随着电商平台的持续发展,人才已成为电商竞争的关键因素。《报告》指出,电商领域还在3个方面存在明显的人才缺口:一是电商战略人才,具备整合企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的人员;二是电商合伙人,具备思维模式转变能力的人员;三是新零售复合型人才,既懂得线上数字技术又了解线下零售实践的复合型人才。

事实上,随着新零售的迭代发展,产生了极强的就业吸纳能力,带来市场半径扩大、分工细化,创造了诸多前所未有的新工种、新岗位,助力撬动千万级就业。

阿里小蜜之父赵昆表示:“未来,基于淘系的机器人饲养员群体规模或将超过10万人,而10万人创造的价值可能相当于100万人甚至更多。”

 

同样面临人才缺口

百度百科如此定义新零售:企业以互联网为依托,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与生态圈,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的零售新模式。

正因为新零售自带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基因,使得新零售行业与AI行业一样,面临着同样的人才困境,“百万年薪,一将难求”。

“脉脉”联合创始人何金表示,“传统零售升级为‘新零售’,人才已成为战略性资源。新零售是技术和效率的升级,对高端人才的需求会进一步加大,新零售正在掀起人才争夺战。”

何金分析,新零售意味着商品制造、商业场景、物流流通、衍生服务这四大领域发生重大转变,“新零售背后是供应链管理、物流设备智能化、网络精准营销、社交引导等一系列互联网化手段在支撑,从机器学习到自然语言处理、云计算等等技术领域都需要大量人才注入。”

一时间,“市场很饥渴,人才很稀缺”,招聘网站频频出现“新零售”岗位需求,其中不仅“新零售COO”这样的高管岗位年薪在100万〜160万之间,“新零售战略总监”这样的中层管理岗位也开出了年薪80万〜100万的价码。

然而,“电商总监好找,但懂电商实操,又有线下门店管理经验的新零售人才,特别难找。”智通美瀚厦门公司负责人洪志鹏由衷感叹。

“一个岗位可能三年迭代一次,三年一个岗位就会没有,会延伸出一个新的岗位,对人的考核,能力和要求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阿里巴巴集团人力资源资深总监张菲菲认为,以前的组织变革是大刀阔斧的流程再造,新零售时代的组织变革则是无处不在的碎片化变革。因此,倘若沿用原来的人才理念、组织方式,今天的企业将无法登上新零售的航道。

而另一方面,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魏江表示,中国目前的商学教育和人才培养已经落后于企业创新步伐,以阿里巴巴新零售为代表的商业实践应该成为新商业案例。新零售正在激发人才新需求,依靠互联网科技平台创新产生就业机会,大学更应该培养具有创新和学习能力的人才。“如果老师还抱着旧的东西教学生,20年后商学院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最新发布的《2018年应届毕业生就业力市场调研报告》显示,39.2%的已签约应届毕业生签约岗位与在校学习专业并不对口。这一方面反映出高校专业设置和市场用人需求之间依旧存在明显的结构性矛盾。另一方面受国内“新零售”“共享经济”等新兴产业和商业模式的影响,对跨领域就业、多元化人才的需求持续上升,因此给予了大学生更多的就业选择。

“真正一流的企业,像中国的阿里巴巴,美国的谷歌、Facebook,它们在意的是你的创新能力,具备学习的能力才是它们想要的人才。”魏江认为,在商业创新不断涌现的今天,高校要更注重培养有创新能力的人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道路,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是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的,只能是大而不强。强起来靠创新,创新靠人才。人才政策、创新机制都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早在2017年,某些高校就已经洞察先机,嗅出了新零售的商业威力,主动从源头处培养,面向大学生开堂授课,以应对庞大的社会需求。

零售巨头们如火如荼的抢人大战,标志着新零售社会正在跑步前进。这不仅让更多更优秀的人才有效驱动“新零售”升级,同时也为人才的培养及就业提供了更多的可能。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吴清军表示,以新零售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正欣欣向荣,带来市场半径扩大、分工细化,新就业形态层出不穷,这种新就业更具中国新时代特征、更受年轻一代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