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国企改革新征程
2018-01-03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判断。新时代国企改革如何进行?这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和回答的新课题。

撰文>>>智强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这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对国企改革作出的重大部署。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一重大部署,我们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方位下,深入探讨国企改革。

 

国企在新时代的使命和责任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作出的与时俱进的新表述。

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冷溶认为,“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表述,是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个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作出的,有充分的现实依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上实现小康,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同时,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冷溶认为,“这段精辟论述,深刻反映了我国社会生产和社会需求发生的新变化。”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包含若干不同的阶段性特征,把握准这些特征对于正确制定重大方针至关重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说,“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重新表述是一个新的重大判断,是对当前阶段主要矛盾变化的准确认识。”

过去,长期以来我国社会存在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与之相比较,对主要矛盾的重新表述,“既充分肯定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也为全党、全国人民和国有企业指明了未来前进的方向与任务。”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说。

张立群认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首先表现了需求层次的提高和内涵的极大丰富,这与基本物质需求和基本文化需求的数量增长有很大不同。表现了在经济社会取得巨大发展的基础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已经达到新的高度,对社会生产的发展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开辟了更广阔的空间。这些需求表现在文化、政治、法治、社会治理、生态环境等多个方面。因此,只讲“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已经不能真实反映人民群众变化了的需求。

从社会生产方面看,冷溶认为,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快速发展,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我国长期存在的短缺经济和供给不足状况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再讲“落后的生产”已经不符合实际。

综合分析各方面情况,党的十九大报告认为,影响满足人民对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因素有很多,但主要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战书在《人民日报》发表《全面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一文指出:“发展不平衡,主要指各区域各领域各方面发展不够平衡,制约了全国水平的提升;发展不充分,主要指一些地区、一些领域、一些方面还存在发展不足的问题,发展的任务仍然很重。”国民经济中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具体现象也有很多。例如,产能过剩是供需失衡,金融“脱实向虚”是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的失衡。从社会生产力看,中国制造还是以传统制造业为主,而且生产力水平和布局很不均匀。从收入分配看,收入差距较大,甚至还有3000万人尚未脱贫。近几年我国基尼系数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在国际警械线0.4之上。这些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是现阶段我国社会产生各种矛盾的主要原因,所以,我们要认清这个问题,并加以彻底解决。党中央提出“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就是要解决新时代的主要矛盾。

国有企业是推进国家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贯彻新发展理念,围绕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切实履行政治责任、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在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中,国有企业依然是不可替代的主力军,应继续起到引领和带动作用。总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方位下,国有企业肩负着化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重要任务,这也是国有企业在新时代必须肩负起的光荣使命和历史责任。

 

新时代的国企改革

国有企业在新时代肩负着更加重要的使命和责任,这就要求国有企业更要加强自身建设,正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打铁还要自身硬”。国有企业在过去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但从新时代的角度看,国有企业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出:“一些企业市场主体地位尚未真正确立,现代企业制度还不健全,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有待完善,国有资本运行效率需进一步提高;一些企业管理混乱,内部人控制、利益输送、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突出,企业办社会职能和历史遗留问题还未完全解决;一些企业党组织管党治党责任不落实、作用被弱化。”这些问题都要在新时代的国企改革中解决。因此,深化国企改革是当务之急。

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求和指引的方向,新时代深化国企改革的重点任务,笔者认为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关于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中央顶层设计方案强调,以管资本为主推进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转变,即实现以管企业为主向以管资本为主的转变。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庆亚强调,要“建立健全各类国有资产监管法律法规体系,实现国有资产监管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系统化。”《指导意见》指出: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要准确把握依法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定位,科学界定国有资产出资人监管的边界,建立监管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该管的要科学管理、决不缺位;不该管的要依法放权、决不越位。以管资本为主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深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综合性改革,探索有效的运营模式,发挥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作用。

二要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指导意见》指出,国企改革要紧紧围绕服务国家战略的要求,“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重点基础设施集中,向前瞻性战略性产业集中,向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企业集中。”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资源配置,增强国有经济整体功能和效率。关于推动国有企业战略性重组,肖亚庆说,要“聚焦发展实体经济,突出主业、做强主业,加快推进横向联合、纵向整合和专业化重组,提高国有企业核心竞争力,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国际竞争力、抗风险能力。”

三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指导意见》将国有企业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两类,提出分类推进国企改革。积极推进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非国有资本投资主体通过多种方式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同时也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可以绝对控股、相对控股,也可以参股,并着力推进整体上市。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混合所有制改革确定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央企已率先进行了三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地方国企业也都动了起来。

四要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在完成公司制改革的基础上,推进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探索将部分国有资本转化为优先股,在少数特定领域探索建立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要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重点是推进董事会建设,建立健全权责对等、运转协调、有效制衡的决策执行监督机制,规范董事长、总经理行权行为,充分发挥董事会的决策作用、监事会的监督作用、经理层的经营管理作用、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实现规范的公司治理。

持续深化企业内部三项制度改革,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推进企业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探索企业领导人员差异化薪酬分配制度,形成企业管理人员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的合理流动机制。

五要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是在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不容忽视的重大问题。

 

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这句话的意思非常清楚,“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是目的,实现这个目的的手段和方法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突破口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就为新时代的国企改革指明了方向,并提出了新的任务。对比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培育一批世界水平的跨国公司”,显然这是一个新的提法。争做“世界一流企业”,是党的十九大对国有企业提出的新的、更高的要求,也是国有企业在新时代必须承担的新的使命和责任。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获得了持续30年的快速增长,年均增速近10%。2010年,中国经济规模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2016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折合11.2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4.8%,比2012年提高3.4个百分点,继续稳居世界第二位。2013年-2016年,我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达到30%左右,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贡献率的总和,居世界第一位。

但是,在我国经济总量不断增长中,在“中国制造”遍及全球的情况下,我们却不能为世界人民提供足够的他们需要的中国品牌。究其原因,我国缺少世界一流品牌是重要原因之一。

从《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来看,2016年中国上榜企业110家,占500强企业20%以上。美国上榜企业134家,中国上榜企业的数量仅次于美国,排名第二。在中国的上榜企业中有82家为国有企业,这足以说明,我国的上榜企业以国企为主。

我们再来看另一排行榜,即Interbrand全球最佳品牌100强。2016年,中国的企业只有华为和联想入榜,占榜单总数的2%,华为和联想都是民营企业。而美国有52家企业上榜,占榜单总数的52%。

一个榜单占20%,一个榜单占2%,这是为什么?原来这个结果与排名方法有关,《财富》世界500强是按企业规模排名,Interbrand全球最佳品牌100强是按品牌价值排名。比较这两个榜单,我们可以看出,国有企业做规模有巨大优势,但做品牌尚有不足。

2014年,国务院国资委发布《关于加强中央企业品牌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中央企业虽然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数量逐年增多,但‘大而不强’的问题一直存在,尤其是缺少在全球叫得响的知名品牌。中央企业要实现‘做强做优、世界一流’的目标就必须努力打造世界一流的品牌。”这段话说出了国有企业培育世界一流企业需要努力的方向。

2013年,习主席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它的一端是发展中的东亚经济圈,另一端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沿线共有65个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总人口和经济总量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沿线各国资源禀赋各异,经济互补性较强,彼此合作潜力和空间很大。“这里将成为真正的经济增长第三极。”国务院参事汤敏说。

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提出: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通”为主要内容,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这是在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我国对国际合作以及全球治理新模式的积极探索。

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国有企业是主力军,是不可替代的领军企业。但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国有企业怎样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笔者认为,国有企业必须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的要求,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突破口,重塑国有企业治理结构和运营机制,进而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培育世界一流品牌。我们一定要让中国品牌造福“一带一路”,造福世界。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这个新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这些都要求国有企业不仅要做大,更要做强做优,而做强做优其本质就是要打造世界一流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