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 通信行业传递崛起之音
2018-10-19

改革开放40年间,中国的通信产业从最初的依靠外国,到现在输出国外,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主角。

| 文 · 本刊记者 陈曦

 

20世纪70年代中期出生的网友风云称,从他记事起,算是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间通讯方式的翻天巨变。从电报、固定电话、BP机、“大哥大”、“小灵通”到智能手机,每一款产品他都印象深刻;从文字、语音再到表情包,从惜字如金到视频聊天,越来越便捷的沟通已经改变了他的生活、工作方式。

1986年出生的小裴,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自己第一次拨出固定电话,在电话中听到外婆声音时候的激动心情。切莫说如今通到村村户户的电话和宽带,小裴年幼的时候,“摇把儿”电话也只出现在政府机关、医院、学校等公共部门。如果哪位的家里安装了电话,那真是要羡煞旁人。现在,因为人手一部手机,她的家里已经不再安装固定电话了。虽然外婆已经年逾古稀,却也能够熟练地使用视频通话。

95后小伙子大伟,在他小学的时候,已经可以用QQ在网上与出差在外国的爸爸视频聊天,节省了一大笔的越洋电话费。如今,他经常只拿一部手机出门,所有的工作、生活、娱乐都要依赖手机。

改革开放40年,沟通越来越便捷,费用越来越低廉,“科技改变生活”,在这个领域的体现有目共睹。

 

从一封翻山越岭的家书到无现金时代

40年前,通信在中国甚至还不能称之为一个行业。人与人之间的远程沟通,除了书信,就只有电报和电话。

改革开放初期,书信是国民聊寄相思最常见的方式。打开一封翻山越岭而来的家书,兴奋与喜悦自不必说。一封信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即使在同省内有时也需要一周半月的时间,再远一些,则要数月半年。一封信一去一回,用一个月的时间都是很常见的。一封信走过的迢迢千里之路上,情况好的时候邮递员还可以骑车,没有路的时候只能步行。寄信和收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交通不发达的地方,需要跑到百里之外的邮政局才行。

1978年,全国邮电局所仅有4.96万个,邮路总长度486.33万公里,每个邮电局所平均服务面积194平方公里。经过40年的投资建设,到2017年年末,邮路总长度938.47万公里、邮政营业网点27.8万处,分别是1978年的1.9倍和5.6倍。邮政行业已经形成了航空、铁路、公路多种运输形式综合利用,连接城乡、覆盖全国、通达世界的现代邮政网络,全国总体上实现了乡乡设所、村村通邮,邮政收寄和投递能力大幅提升。

如今,寄送书信,已经成了情怀,即使是寄包裹也变得便捷无比。从最北方寄送一件家乡特产到最南边,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就能够到达。2017年,邮政行业完成快递业务收入4957.11亿元,占邮政业务收入的74.9%。我国快递业务总量由1988年的153万件增至2017年的400.56亿件,年均增速高达42.0%,并在2014年超过美国,保持全球第一至今。

在电话没有普及的时代,在农村如果家里有急事,只能去“县里”打电报。由于电报的传送速率十分有限,因此最初只可能用作传送文字,而且必须要把文字尽量精简以减少字数。发电报在改革开放初期还算是奢侈,每一封都是惜字如金。1978年,电报每字3分钱,发一封50个字的电报要花费1.5元,相当于当时100平方米房子1个月的房租了。

平日里,报务员发出最多的就是“母病速归”一类的急电。当送报员拿到这种电报,无论风霜雪雨,都要以最快速度递达收件人手中。老送报员王德元回忆,改革开放后,电报的内容更丰富,还出现了“礼品电报”。如果市民发送了“鲜花电报”或“蛋糕电报”,王德元要走街串巷把电报和礼品一并送达收件人手,与现在的“闪送”有点异曲同工。

电报的价格从每字3分钱涨到1角4分之后,至今20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可惜再低廉的价格也留不住客户了。2017年6月,设于北京电报大楼一层的营业厅正式关门,唯一一个电报业务窗口也搬至他所。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国内国际通信枢纽,北京电报大楼于1958年9月29日竣工。鼎盛时期,电报大楼24小时营业,每月从这里发出的电报达300万封。而进入新世纪后,随着科技发展,电报业务日渐寥落,仅剩一个营业窗口和3位发报员。

20世纪90年代,寻呼机(BP机)实现了实时联络的可能性。从BP机开始,人们实现了即时通信,进入了没有时空距离的年代,时时处处可以被找到,收到呼叫的人可以随时找电话回话,大大提高了生活、工作效率。

其实,BP机早在1983年就进入中国,当时在上海开通中国第一家寻呼台,而其普及开来却是在20世纪90年代。90年代以后,中国寻呼用户数量逐年激增,在1995年到1998年的4年间,全国每年新增寻呼用户均在1593万户以上,1998年,全国寻呼用户突破 6546万,名列世界第一。

在BP机时代,“有事呼我”代替了告别时的“再见”,别在腰间的BP机也成了有钱人的标志。当时,一台BP机的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按照当时的工资水平而言,一个月的薪水恐怕都买不了一台。

千禧年之后,手机的发展对BP机造成威胁,BP机逐渐式微。2002年,世界最大的寻呼机生产商摩托罗拉公司宣布停止生产和销售寻呼机,此时中国联通的寻呼业务已经连续亏损了几年。2007年3月,当时的信息产业部发表公示称,中国联通申请停止经营北京等30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98/199、126/127、128/129无线传呼服务,BP机在大陆地区的运营正式结束。

在2000年前后,更加高效的实时沟通工具手机迅速发展起来。此前,模拟制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