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中世纪老城塔林
2017-09-13

岁月为老城留下了太多印记,满载着历史和故事的老城却依然朴实低调。无论你来自哪里,老城都会让你觉得温暖亲切。何不给心灵放个假,来老城凝神驻足,品味这里的雕刻时光。

撰文>>>郭英莉   图片来源>>>塔林政府网

 

我第一次去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是在大约10年前,当时还住在北京,因故去芬兰赫尔辛基旅行。一个爱沙尼亚朋友说,你一定要去塔林看看,离赫尔辛基很近,坐船只有2个多小时。就此开始了我与塔林的缘分。后来住在赫尔辛基,去塔林的次数多了,明白了为什么都说塔林是百去不厌的。童话般的老城好像有种魔力,让人身心放松,忘记现实的忙碌和喧嚣,只剩下岁月静好,安之若素。

 

不断繁荣发展起来的欧洲文化之都

在欧洲历史上,一般来说,中世纪指公元5世纪到15世纪,封建制度的形成、发展和解体是这一时期欧洲历史的主线。当时欧洲各国统治者不断进行战争,相互抢掠吞并,许多国家一直没有出现统一的稳固政权。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塔林被丹麦、德国、瑞典、俄罗斯等多个国家统治过。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塔林的多元文化积淀。 

塔林三面环水,位于波罗的海芬兰湾南岸的里加湾与科普利湾之间,海岸线延绵45公里,与赫尔辛基隔海相望。中世纪的塔林是一个战略据点,是西欧、北欧和俄罗斯之间贸易的交叉点,也是连接中、东欧和南、北欧的交通要塞。

塔林最早的记录是在1154年,阿拉伯人制图师穆罕默德·艾·伊迪利斯将塔林记录在他的世界地图上。这也使塔林成为北欧地区最古老的首都之一。

1219年丹麦统治塔林,标志着塔林从此成为了一个城镇。虽然是在丹麦王权的统治下,但当地的大部分居民却都属于德意志种族,并将这座古城命名为列巴尔(Reval)。

从13世纪到16世纪,作为“汉萨同盟”的一员,塔林不断繁荣发展。汉萨同盟是中世纪的贸易网络,是德国人沿着德国北部在北欧建立起来的一个商业政治军事同盟。当时作为主要商品的盐使当地德国商人的财富迅速增长。这一时期德国商人修建的卓越建筑,如三姐妹(Three Sister)和大同业厅(Great Guild Hall),也成为了塔林建筑文化遗产的一部分。随着宗教改革的深入,德国文化对这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了塔林老城的中世纪建筑格局,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保存完好的老城区。

从16世纪中期到18世纪早期,塔林被瑞典人统治,瑞典人大规模加强了塔林的防御系统,增加了很多壁垒和隧道。

从1710年到1918年,俄罗斯帝国统治了塔林。彼得大帝修建了著名的卡德里奥尔格(Kadriorg)公园,又叫叶卡捷琳堡公园。随着俄罗斯文化元素的介入,塔林有了东正教教堂。1870年这里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带来了工业化的人口大量增长,因此周边地区的木结构房子也开始大量增加。

1918年爱沙尼亚独立,该城市被正式称作为塔林(爱沙尼亚语的名字是Tallinn)。Tallinn在爱沙尼亚语中有“丹麦人之城”的意思。(据记载1536年该城市就被称为Talyna,后来也被称为Tallinna。)

1991年爱沙尼亚恢复独立,塔林成为首都。1997年,作为 “一个罕见的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北欧贸易城市”,塔林老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2011年塔林当选欧洲文化之都。

 

塔楼林立的古城

一直觉得塔林这个汉语名字翻译得太贴切了,不但与其爱沙尼亚语名字的发音基本相同,又恰当地表达了古城的特色——塔楼林立。

塔林古城墙是欧洲保存最完好的古城墙之一,始建于13世纪,如今剩余的城墙和塔楼多建成于14世纪,城墙环绕老城一周,最初有2.4公里。如今完整保存下来的塔林城墙是1.85公里,有28座防御塔,各个方向都有进入老城的城门。

13世纪中叶,塔林老城主要分为上城区和下城区。上城是上流社会、宗教阶层和封建权贵的聚集地,传奇的托姆比亚山(德语名是Domberg,英文名是Toompea Hill),又称坐堂山,就位于上城区,是国家的象征。下城是商人和手工业者的居住地,市拉科雅广场(Raekoja Plats)就在下城区,以前的人们会在这里的集市上交易。现在,上城区仍然保持着它的尊贵地位,爱沙尼亚政府和国会就位于托姆比亚山。

维鲁(Viru)城门是塔林老城的东城门,也是游览老城的正门。城门由两个对称的塔楼组成,灰色的长圆柱塔楼上是红色的尖顶,像是一支巨型铅笔。该双塔是14世纪建成的,它连接一个大的、方形的塔。19世纪80年代,为了交通方便,很多城门被摧毁,幸运的是,维鲁门的双塔被保留下来,并成为老城的标志。

从这里进去,就是老城的主街维鲁街。一条长长的石板路,是老城中最宽的路了。两边既有现代风格的时尚品店,也有卖中世纪手工艺品的小店,置身在这现代与传统之中,时不时会有种时光交错的感觉。

维鲁城门的西南方向,有两座有故事的塔,依次是偷窥厨房塔(Kiek in de Kök)和处女塔(Neitsitorn)。中世纪的时候一般人家的房子都不高,但偷窥厨房塔建得很高,这样从塔里面的窗户往下看,就能看到别人家的厨房,名字由此而来。而处女塔以前是用来关押妓女的监狱,这是中世纪的讽刺吧。

维鲁(Viru)街直通塔林市政厅。市政厅位于拉科雅广场(Raekoja Plats)旁。市政厅是哥特式风格的建筑,建于14世纪早期。市政厅塔楼的尖顶上立着一位持剑武士作风向标,本地人称他老托马斯,是塔林老城的守护神。据说老托马斯从1530年起就屹立在这里。爬上市政厅的塔楼可以俯瞰全城。

拉科雅广场往北有一条大路通往圣奥拉夫教堂(Oleviste / St. Olav's Church)。圣奥拉夫教堂现高124米,是波罗的海沿岸最高的教堂,也是塔林的头号地标。它的青铜色尖顶,高耸于红色屋顶的海洋上。对该教堂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在1267年。从1549年到1625年,圣奥拉夫教堂159米高的哥特式尖塔使其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这样高的尖塔,当时是把它用作海洋路标的。该教堂的尖顶后来被闪电击中多次,教堂3次被完全烧毁而重建。现在的圣奥拉夫教堂塔楼楼顶设有360度露天望台,游客经盘旋楼梯登顶,可以沿着望台走一圈,从不同的角度俯瞰全城风貌。

通往上城区的路基本上都比较狭长,崎岖不平的石砖路映衬着斑驳的墙面,显得古意盎然。路上经过的古老建筑似乎在无声地述说着曾经的沧海桑田。

上城区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The 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特别引人注目。该教堂建于19世纪,以13世纪抗击条顿骑士团入侵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而命名。这是一座外观瑰丽雄伟的俄罗斯东正教堂。共有5个典型的黑色洋葱头圆顶。配金色双十字架尖顶,阳光照耀下更显得气度不凡。但是由于历史原因,据说许多爱沙尼亚人并不喜欢这座教堂,因为它标志着俄罗斯的统治。爱沙尼亚当局曾计划在1924年拆除这座教堂,但后来并没有实施这一计划。1991年爱沙尼亚脱离苏联独立后,这座教堂被仔细地修复。

上城区的观景台是欣赏老城全貌的绝佳地点。所谓观景台,是以前的统治者为监察下城举动的望台。现在是照相和观光的好地方——鳞次栉比的红顶小屋和塔楼、教堂的尖顶、婆娑摇曳的树枝、错落有致的古宅、悠远湛蓝的海景尽收眼底。

 

老城里的中世纪生活

由于历史原因,塔林老城里的现居民有很多是德国和俄罗斯的后裔,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仍沿袭着一些传统文化和风俗,老城里至今还能看到一些中世纪生活的痕迹。

市政厅广场东北角有一家全欧洲最古老的药房Apteek,这家药房从1422年开业后便一直经营到现在,中世纪时期这里卖蛇皮药剂、风干的青蛙腿等药物,也出售一些日常用品,如果酱、茶叶和杏仁蛋白糖。杏仁蛋白糖不但是这里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而且据说是15世纪作为药物在这里被发明的。之所以在药店出售是因为它可以治疗因失恋所致的心痛。从1581年到1911年,这家药房一直被同一家族传承,有10代人在这里经营掌管。因为太有名气了,连俄国沙皇也从这里订购药品。这家药房现在仍正常营业,很多游客慕名而来。药房主要出售现代药品,也有传统的药材和古法制作的杏仁蛋白糖。药房的侧厅展出17世纪至20世纪与药物相关的器具等,很有特色。

市政厅旁边的老汉莎饭店是一家中世纪特色的餐厅,经营中世纪美食。饭店里没有灯,靠蜡烛照明,并且采用中世纪的装饰和设计。阁楼上表演音乐的人和侍者都穿着中世纪的服装,烛光摇曳中让人感到温暖又放松。这家餐厅是不供应土豆和西红柿的,因为这两种食品都是后来传到欧洲的。有些难以想象,如今在欧洲最广泛食用的这两种食物,中世纪时期在这里还不曾存在。老汉莎饭店的食物原料多取之于自然,如三文鱼、兔肉、野猪肉、野生香草、蘑菇和浆果等。这里还提供口味独特的蜂蜜啤酒。老汉莎饭店虽说尽量沿袭中世纪传统,为了适应现代生活,也有小的调整——客人是用餐具吃饭,而不是像中世纪的人那样用手抓饭;另外咖啡虽然不是中世纪的饮品,但是如果客人需要,也可以供应。

老汉莎饭店门口还有一个其自营的小推车货摊,穿着中世纪服装的爱沙尼亚姑娘,手里拿着刚出锅的食品,请游客免费品尝。这是炒熟的杏仁外面裹着糖浆和其他调味料,香脆可口,据说也是中世纪食品。国内类似做法的花生叫琥珀花生,我们暂且将这种杏仁叫作琥珀杏仁吧。

集市通常是最能体现当地文化和生活特点的地方。市政厅前的广场每个周末都有集市,而且商品以传统物件为主——传统的羊毛毡制品、各种毛线针织品、美观实用的木制手工艺品和餐具等。站在集市中,身边是穿着传统服装的店主和独具特色的传统工艺品,四周是古朴浪漫的街景,还真有中世纪的味道。

遇上大的节日,广场上更是热闹非凡。这里每年圣诞节期间都会搭建临时的圣诞市场,广场中央的巨型圣诞树是必不可少的。据记载,1441年世界上第一棵圣诞树就诞生在这里,圣诞市场的习俗延续至今。另外每年6月的老城节日期间,广场上也会有货摊、音乐会、舞蹈和中世纪主题活动。

比起一些名满天下的欧洲城市,塔林老城之美鲜为人知。岁月为老城留下了太多印记,满载着历史和故事的老城却依然朴实低调。无论你来自哪里,老城都会让你觉得温暖亲切。何不给心灵放个假,来老城凝神驻足,品味这里的雕刻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