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uger,我心狂野!
2016-10-25

在繁华喧嚣的都市楼宇之后,蔓延着一整片属于草莽走兽的天地。在彼端雄奇壮阔的大自然中,动物是亘久的苍生主宰——这里是南非,这里是克鲁格国家公园!

撰文/图片>>>Vincent

 

开着敞篷吉普,肆意播放摇滚音乐,在乱石与杂草飞扬的原始小径上颠簸;忽而屏住呼吸远眺草丛中的雄狮,忽而不经意地直面路边成群的犀牛,紧张与兴奋交织出蠢蠢欲动的冒险心魄⋯⋯这些熟悉的场景并不是好莱坞大片的虚拟背景,而是真实存在的野性世界,一种张扬而蛮荒的魅力。在繁华喧嚣的都市楼宇之后,蔓延着一整片属于草莽走兽的天地。在彼端雄奇壮阔的大自然中,动物是亘久的苍生主宰——这里是南非,这里是克鲁格国家公园!

 

从野生猎场到世界骄傲

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位于南非共和国德兰士瓦省东北部,勒邦博山脉以西地区。比邻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韦这两个“天然动物园”,是非洲面积最大的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之一,以其物种的多样性和优越的旅游设施著称于世。是英国皇室、欧美名流以及全世界冒险家趋之若鹜的“极乐园”。

人类涉足这片土地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的布须曼人,他们是早于南部非洲黑人的原著民(距今4万年前到公元前200年),公园内至今仍留有115处记录当时狩猎场景的岩石壁画,讲述着在昔日恶劣的生存环境下,远古人类对抗猛兽、繁衍生息的史诗。1898年,当时荷兰人建立的南非共和国把一片5000平方公里不适合开垦的荒野划为“政府保护区”。当时最后一任总督保尔·克鲁格(Paul Kruger)为了阻止日趋严重的偷猎现象,保护萨贝尔(Sable)河沿岸的野生动物,宣布将该地区划为动物保护区。直至1902年,政府才决定需要实施严格的法规才能遏止人们的破坏活动。1916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当时的南非铁路管理者看到有不少乘客把萨比保护区作为旅游热点,再加上社会舆论的一致赞同,国家公园的概念才最终得到官方认可,至此,克鲁格国家公园才蹒跚地走上快速发展的正轨。如今,克鲁格国家公园已经扩张为南北纵贯400公里、东西横跨70公里,总面积达2万平方公里的“巨人”。雄伟延绵的山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热带特有的森林和灌木,147种哺乳类动物、114种爬行类动物、507种鸟、49种鱼和336种植物⋯⋯近百年的辉煌历史让这片神奇的土地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动物保护措施最完善的野生动物园。

任凭大小动物们甩开膀子撒野可不行,它们必须被小心翼翼地看管保护。118位工作人员组成的强大团队成了这片特殊区域的“守护神”,其中就包括42位专业野外向导。刚过完30岁生日的Samy是我此行的向导,别看他年纪轻轻,已经是拥有12年资深“导龄”的老手,外号“油条”。Samy为人极其幽默,车技了得,据说唯一一次意外翻车,是因为一头受惊的犀牛。那一次,他离死神的距离,只有0.01米。

 

亲密接触“五大神兽”

作为南非国家公园中的“旗舰”,克鲁格每年吸引150多万前来朝圣的游客。而几乎所有慕名而来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奔着同一目的:尽览“五大神兽”——被当地人称为“Big Five”的大象、狮子、花豹、水牛和犀牛,可谓非洲动物的集体象征,据说就连经验丰富的猎人,对其也是望而却步——只可远观、不能轻易“调戏”⋯⋯

不过在克鲁格国家公园,这些恐惧都是过眼云烟。由高大的铁丝网阻隔墙、颇具威慑性的双筒猎枪和高性能的敞篷吉普打造出的安全指数无懈可击。由经验丰富的专业向导引领,在公园南部著名的环状路线(Southern Circle)绕行一圈,你将会遭遇一场“全家福”式的动物联欢。

公园内生活着1200多头狮子,大部分栖息在中央区域,附近聚集着许多狮子们喜爱的猎物——斑马。不同族群的狮子群占据着各自的领地,乍一看还真是个等级分明的帝国。白天,狮子喜欢躲在树阴下打哈欠睡懒觉,那是捕捉它们“萌”态的最佳时机。而在清晨和傍晚,这些“天生猎手”们便纷纷出动,展开一场场或单兵或配合的猎食盛宴。以“夜行侠”著称的花豹,通常行踪不定,湿漉漉的河边、崎岖的山区、一棵不起眼的大树,都有可能瞥到它的踪影。大多数时候,为了不打草惊蛇,你必须习惯在射灯的微弱光线中,捕捉它一晃而过的曼妙身姿;跟身手矫健的花豹相比,平均体重达6000-7000公斤的非洲象算是地球陆上体积最大的动物了。这些庞然大物们最喜爱的食物是Mopane树,游客可以很容易地在象河(Olifants River)以北的树林旁看到这帮遵循“母系氏族”制度的群居动物,每个象群家族由一头年长的母象领导,其他的公象、母象和小象乖乖地跟在后面,浩浩荡荡、尘土飞扬。尽管隔壁的邻居经常闹翻天,非洲水牛依然不为所动,因为极具攻击性的“暴脾气”,即使非洲狮也不敢轻易招惹落单的水牛,于是它们习惯了这般有恃无恐的太平盛世,成群结队自顾自悠闲地在河边徜徉着。看上去憨态可掬的犀牛们,运气就没这么好了。由于犀牛角价格昂贵,盗猎的情形相当严重,它们迅速沦落为濒临绝种的动物之一。也只有在克鲁格这样大型的国家公园里,才能看到数量众多的白犀牛和黑犀牛。它们往往安分地躲在树下低头啃草,直到吉普车接近时,才发出威慑的低吼,然后,通常掉头就跑⋯⋯

 

猎奇度假两不误

克鲁格国家公园不但是绝佳的狩猎场所,更是媲美一流的世界级度假村,其中的马拉和萨比等更曾被评为“世界十佳”度假地,提供给全世界游客终生难忘的非洲丛林经历。条条大路通往公园里的Lower Sabie和Skukuza——后者是国家公园总部所在地,也是最适合过夜的宿营地。这片萨比河畔的繁华区域创立于1898年,设有图书馆、餐厅、邮局、加油站、洗衣店、银行、露天剧场、博物馆和警察局,甚至连小型机场都一应俱全。住宿区里白墙草顶的仿非洲民居建筑看上去就像是独立于猎场之外的豪华别墅,里面设备齐全,独立泳池和9洞高尔夫球场透射着强烈的假日味道。因为过于“抢手”,经常需要提前半年预定。除了动物,很多人都是奔着旷野中的南半球星河而来,这颇为壮观的景致,堪称世间无与伦比的美丽。

挣扎着在黎明时分起床,清晨的微光照亮了成千上万闪闪发光的蜘蛛网与灌木丛。Samy带着我悄悄驾车驶出营地,慢慢地沿着道路前行。一棵大树的分支下,花豹懒洋洋地横卧其上,对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好奇者,摆出了招牌“不理你”的高冷姿态。绕了一圈归来,或游泳,或骑马、或骑四轮车往来驰骋,独具一格的旅游体验真实而自然。赶在日落前点起属于自己的篝火,跟周围不同肤色的“猎友”打个招呼,来一顿丰盛的野外烧烤,恐怕就连寒冷的夜风也无法阻挡回归自然的兴奋与激情⋯⋯

 

时节  最佳观赏季节为冬季(5-8月),夏季清晨或黄昏看到的动物最多。

交通  从约翰内斯堡乘飞机到公园大约需1小时,乘车需6小时;园内所有道路均以号码标识,自驾限速50公里/小时。

住宿  公园内设14个营地,每个营地还提供小到帐篷大到旅馆别墅群的各种居住设施,总共有4500个床位。

安全  入园时有严格的安全检查,严禁私带枪支;尽量穿厂袖衣裤,并带好驱蚊药品防止疟疾;除了在营地和特定的观景区外乘客不能私自离开车辆,日落后公园内禁止擅自开车出行,以免伤害夜间出没的动物及避免由此造成的交通事故。

装备  观察动物,高倍望远镜和长焦镜头是必须的,租部有天窗的吉普拍照会方便许多;自驾观赏前,推荐在旅客服务中心买一份完善的地图和一本动物名称索引,这样有助于提升寻找动物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