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文人墨客红叶狩
2016-12-28

当酷暑褪去,秋天如期而至的时候,不妨踏着文人们的足迹来一趟红叶狩旅行,

看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让自己深深地沉醉在秋季里最浪漫的那抹红色中。

撰文>>>本刊特约记者 钟文渊

 

    “红叶狩”是古人在秋天去野山观赏红叶的说法,上至宫廷下至百姓都很看重这项活动,因为绚烂的红叶是寂静冬日来临前最后的繁华美景。在文人墨客眼中,片片红叶传递的则是一种诗情画意,不少人都用笔墨记录下了他们的红叶情结。

    此时此刻,当酷暑褪去,秋天如期而至的时候,不妨踏着文人们的足迹来一趟红叶狩旅行,看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让自己深深地沉醉在秋季里最浪漫的那抹红色中。

 

岳麓山 霜叶红于二月花

    岳麓山在长沙市区之西,东临湘江,古人赞誉其“碧嶂屏开,秀如琢珠”。自唐宋以来,岳麓山便因山幽涧深、林壑幽美而闻名。在这里,不仅有六朝罗汉松、唐宋银杏、明清松樟等自然植被,更有爱晚亭、清风峡、蟒蛇洞、禹王碑、岳麓书院等人文景观。秋季的岳麓山,最为出名的莫过于爱晚亭和岳麓山的“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了。

    爱晚亭位于岳麓书院后清风峡的小山上,八柱重檐,顶部覆盖绿色琉璃瓦,攒尖宝顶,内柱为红色木柱,外柱为花岗石方柱,天花彩绘藻井,蔚为壮观。这座被誉为中国四大名亭之一的古亭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原名红叶亭,又名爱枫亭。后来由湖广总督毕沅,根据杜牧的“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更名为爱晚亭。

    据说当年大诗人杜牧来到岳麓山,看到了清风峡棵棵枫树在秋风中微微摇曳,因陶醉在那美丽的红枫中,遂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古诗《山行》。正是这首流传千年的诗句,让湖南岳麓山爱晚亭的红枫美景备受世人关注。

    在岳麓山,红叶品种很多,不仅有枫香、毛叶枫香、鸡爪槭、日本红枫等这些老品种,近两年还引进了北美枫香、秋火焰、十月红、挪威槭、夕阳红、秋焰、元页槭等新品种。不同类型的红叶交相呼应,让慕红叶之名前来的游客足不出国门就享受到了多种红叶美景盛宴。

    因为地理位置及气候的原因,岳麓山的红枫是四大赏红胜地中红得最晚的地方。每到深秋,登上爱晚亭,放眼望去,四周的枫树如烁彩霞,风吹叶动,犹如一团团火焰在燃烧,在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衬托下显得格外艳丽,爱晚亭在红枫的掩映下也显得更加迷人。

    如果时间足够多,在岳麓山待上一整天用来赏枫,还会有更奇妙的发现。因为当枫叶变红时,在一天的不同时刻,将看到完全不同的红枫。清晨,阳光穿透树林,加上薄薄的雾气,此时的红枫有种清透之感;中午,红叶在秋日暖阳的映衬下,显得越发娇艳;当夕阳西下,这时看红枫,又是另一种柔和之美。看到这些,或许你就会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文人墨客沉醉在红叶美景中。

 

天平山 五彩红枫与范氏家族齐名

    在江苏苏州,不仅有赫赫有名的中国私家园林,也有一处名声在外的赏枫之地——天平山,它和湖南岳麓山、北京香山、南京栖霞山并称为“中国四大赏红胜地”。

    天平山位于苏州古城西南方向,海拔221米,是苏州西南诸山中最为高峻的一座山峰,因其山巅平整故名天平山,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范仲淹,这里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因为无论是天平山自身的历史故事,还是它所拥有的红枫美景,都跟范仲淹的家族有关。因为在北宋年间,范仲淹家族的祖坟设在了天平山东麓,后世,天平山一直被视为北宋名臣范仲淹祖茔之地,进而为天平山增添了一份历史文化色彩。天平山形成于1.36亿年前的造山运动,山体为钾长岩花冈石组成。经亿万年风雨冻曝,隆起的山体风化部分剥落,残存坚硬部分森然耸立,仿佛万笏朝天,因此有了奇石美景。

    走进天平山的大门,可以看见一座醒目的牌坊,上面写着的是范仲淹的千古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因此这座牌坊取名为“忧乐坊”。走进忧乐坊,就走入了范仲淹及其范式家族的历史中。而在忧乐坊之外,则是范式家族留给世人的秋之美景—天平五彩枫。

    相传万历年间,范仲淹的十七世孙、福建布政使司右参议范允临弃官归苏,从福建泉州带回来了380余株枫香幼苗植于山前,现已历经400余年的历史。目前天平山共有红枫树3000余棵,其中在三大师(范仲淹曾、祖、父三世)坟前有9株高大的枫树,名九枝红,入秋后,枫叶由青次第变为黄、橙、红、紫,因此被称为五彩枫。

    范允临当年栽种的枫树,现在还剩152棵。这些枫树高30余米,树干粗壮,三人才能合抱。它们饱经风霜雨雪,历劫雷霆烽火,有的满身“突瘤”,老态龙钟;有的枝干盘曲,蜿蜒如虬:“或亭散如盖,或屈控若弩”。初春,这些老树发出新枝,呈现出勃勃生机;盛夏,它们绿阴如盖,郁郁葱葱;深秋,枫叶经霜,由绿变黄,由橙转红。此时,登临中白云之“望枫台”,俯瞰山下,整个山麓似红云匝绕,红霞万丈,流光溢彩。片片红叶在金色的阳光下争艳斗彩,棵棵古枫在深秋的寒风中扬扬沙沙,为游者奏起秋之交响曲。

    虽然同为红叶,但是天平山的红枫和其他地方的有所差别:一是天平山的枫树品种是三角枫,枫叶的变红过程是渐变的;二是这些枫香树由于树龄不同、地势不同,又因山体阻挡,所接受的寒气不一样,所以叶子的色彩变化有先有后,有深有浅,呈现出嫩黄、橙红、赭红、血牙红、深红等自然景观,似如鲜花争艳。

    范允临还在天平山“修葺祖祠,复振先泽。又在白云寺旧址修建别业,名天平山庄”。他和夫人徐媛都有较高的文学修养和美学基础,所以在构筑山庄时,依山为榭,曲池修廊,引泉为沼,通以石梁,布局雅致,尽得画意。在深秋之际,漫步天平山庄,无论是抬头远望,还是回眸一视,总能在不经意间将红枫美景纳入眼帘之中,久久不能忘怀。

    据说,范允临手植的枫树,在清代已成为天平山的一大圣境。春游邓蔚赏梅,十月天平看枫,几成苏州人的习俗,而尽收于记载苏州民俗的《清嘉录》中,其中写道:“郡西天平山为诸山枫林最胜处,冒霜叶赤,颜色鲜明。夕阳在山,纵目一望,仿佛珊瑚灼海。

 

香山 西山红叶好 霜重色愈浓

    “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出自陈毅元帅《题西山红叶》,这里的西山红叶,说的就是香山红叶。

    香山坐落在北京西北郊西山东麓,因为它的峰顶有一巨大的岩石,叫乳峰石,它的外形和香炉极其相似,远远看去和庐山的香炉峰极为相似,人们遂称此山为香山。在香山,比较出名的除了昭庙、双清别墅、鬼见愁、静翠湖、望蜂亭、西山晴雪、森玉笛、朝阳洞等景点外,当属秋天时节漫山遍野的红叶。

    这里的红叶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虽然香山的红叶包括黄栌、元宝枫、三角枫、五角枫、鸡爪槭、火炬等30多个品种,但种植最为悠久的黄栌最能代表北京香山。这些黄栌树是清代乾隆年间栽种,经过200多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拥有9.4万株的黄栌树林区。每到秋天,漫山遍野的黄栌树红得像火焰一般,历经风霜吹打后,则呈深紫红色。

    森玉笏峰是香山上近观红叶的最佳之地,鸟瞰视野也更为广阔。从森玉笏峰小亭极目远眺,远山近坡,鲜红、粉红、猩红、桃红,层次分明,瑟瑟秋风中,似红霞排山倒海而来,整座山似乎都摇晃起来了,又有松柏点缀其间,红绿相间,瑰奇绚丽,火焰般的红叶在香山上显得格外耀眼。

    据历史记载,1966年秋日,陈毅游北京西山,见满山红叶,即景抒情,写下《题西山红叶》的诗文,虽然他是借香山红叶来表达自己作为革命主义战士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及对革命的坚定信念,但是其中“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红叶遍西山,红于二月花”,“请君隔年看,真红不枯槁”的诗句,无不彰显枫景的英雄本色。

    秋越深,枫越红。在陈毅元帅看来,西山的红叶红得欲燃,红得透明,红得如滚烫的热血,它们在秋风中不屈地摇摆着, 唱响的是坚毅的生命之歌。

一叶一世界。在不同人的眼里,香山红叶讲述的是不同的心境。

    现代著名作家杨朔在他的《香山红叶》散文中写道:“我走过去摘下一片,叶子是圆的,只有叶脉上微微透出点红意”,“把叶子送到鼻子上闻了闻,那叶子发出一股轻微的药香”,“这不是一般的红叶,这是一片曾在人生中经过风吹雨打的红叶,越到老秋,越红得可爱。”

    虽然杨朔在文中点明这“不是一般的红叶”实际上指的是同行的老向导,但是字里行间依然透露着香山红叶给他们带来的愉悦感,不仅有些许香味,还“红得可爱”。

    又是一年秋来临。趁着红叶尚未随风落去,不如收拾行囊,赶赴一场红叶之约,或许,你也能有文人们同样的红叶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