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车开上丝路走廊——格鲁吉亚的自驾旅行
2018-02-01

在“一带一路”的带动下,格鲁吉亚连接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贸易区,游客也可以更方便地去这个“丝路走廊”遛个弯儿。

撰文/图片>>>驴克

 

对于不熟悉世界地理的人来说,很难区分格鲁吉亚这个位于外高加索南麓的国家,到底是亚洲还是欧洲。也正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就了格鲁吉亚在古时成为“大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之一。如今,在“一带一路”的带动下,格鲁吉亚连接了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贸易区,游客也可以更方便地去这个“丝路走廊”遛个弯儿。

在国内,格鲁吉亚还没成为热门旅行目的地,行前准备的参考有限,自驾旅行的信息更少,不熟悉当地路况的我们只租了一辆普通轿车——事实证明,这辆车并不适合在格鲁吉亚任意驰骋,比如拖底两次,甚至从梅斯蒂亚往返乌树故里时根本开不了了⋯⋯

 

第一程:第比利斯(Tbilisi)往返西格纳吉(Signagi)

往返约200公里,高速+普通公路,很好的路况,可以全身心沉浸在美景中。

西格纳吉是一座美如画的葡萄酒小镇,花上半天时间找个酒庄,去探寻8000年的酿酒历史及现在酒庄里的点滴醇香,再花上半天时间坐在半山腰的餐馆里,西格纳吉的全景就都在你的眼中和心里了。

因为自己开车,可以随时停下来看风景,看热闹,所以有了在半山腰小馆午餐的经历,看着远处的西格纳吉被群山包围,深深呼吸把肺填满,至于碗里吃的食物是什么,似乎并不重要了。

 

第二程:第比利斯往返斯特潘茨明达(Stepantsminda,卡兹别克山)

往返约350公里,两城之间的道路没任何问题,问题出在上山的路上。

大约行驶3小时,车子进入斯特潘茨明达,这个小镇当然也是有大马路的,但问题出在前往斯特潘茨明达对面、卡兹别克山上的圣三一教堂的路上。我们直接从斯特潘思明达的马路上往山上拐,没走出50米,已经感觉到车子力不从心,果不其然,“哐当”一声,紧接着又是“咔嚓”一声。“完了,拖底了。”我的旅伴第一时间反应道。

是的,从斯特潘茨明达往卡兹别克山上开,没有铺好的路,一辆普通轿车是根本无法完成的,除非你做好了把底拖烂、整车陷进泥坑里的准备。

千万不要气馁,你的车不行,会有车带你上去。在斯特潘茨明达镇子上,有无数辆高底盘越野车等着做你的生意。我们就是在拖底之后遇上一辆越野车。

上山的路单程约半小时,没有一米是完好的,水坑、土坑、乱石、沟渠⋯⋯哪一种路况都是小轿车无法应付的。一路上大多数时候刨土扬长,开车的大叔很体贴地关上窗户开空调。刚上车时我一度怀疑车里的空调只是摆设,没想到凉气十足。

大叔不只体贴,还很有趣,见车里的两位女士被颠簸得叫苦不迭,“咔”,大叔狠狠踩下刹车,打开车窗,伸手摘了路边的两朵野花送给我俩,“男士就没有啦!”虽然语言无法沟通,但是语言之外的东西,是可以通过面对面交流的。

我很喜欢这感觉,那种陌生人间因为某件事的会心一笑,是旅行中最美好的部分之一。可惜没有拍下那个瞬间,实在是——太颠了!

当我们终于抵达卡兹别克山顶的圣三一教堂,发现这里太值得花费心思抵达。如果可能,冬天来到这里,或者春秋也可以,总之不要是夏天,因为夏天的卡兹别克山基本没有雪景覆盖,想象中圣三一教堂背后是雪山的神圣一幕终究是没能出现,会失落的。

 

第三程:从第比利斯经姆茨赫塔(Mtskheta)、哥里(Gori),最后直抵黑海边的巴统(Batumi)

400公里全程无压力,一半高速一半路况良好的普通公路。

第比利斯开出30公里就是姆茨赫塔,一马平川的高速,因为今天路程长,想去的地方又多,出发得早,所以抵达姆茨赫塔时,小城还未苏醒。基督教从姆茨赫塔传入格鲁吉亚,因此前来朝圣的人特别多。

姆茨赫塔有格鲁吉亚基督教的根源、有将基督教带到格鲁吉亚的圣尼诺修女、有Mtkvari和Aragvi两河交汇与姆茨赫塔古城的壮观美景⋯⋯总之没有一个理由能让你放弃她。

姆茨赫塔继续向西70公里,是斯大林的老家哥里,仍然有很宽阔平坦的高速路,车子轻快得想要飞起来。格鲁吉亚好像不流行手动挡车,可是自动挡少了很多驾驶乐趣,加之景色平平的高速路,这一程是容易让人进入梦乡的路段⋯⋯

从哥里出发,是300公里的漫漫长路。本来一路向西到巴统都是有高速路的,但不知为什么,走着走着高速路就断路了,不得不拐进旁边的普通公路,开到最后80公里,又遭遇大暴雨,穿过一个个村镇和一段段铁轨,完全没有乐趣可言,甚至有些心烦意乱。

巴统依在黑海之东,她大概是格鲁吉亚最现代化的海滨城市,有一条很迷人的滨海步行道。不过大家都是为了Ali and Nino雕塑而来——阿塞拜疆穆斯林男孩Ali与格鲁吉亚基督徒女孩Nino的悲情故事。当地人说,这是他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雕塑最有特点的地方在于男孩女孩通过旋转,一会儿分离,一会儿拥抱,可拥抱只是一瞬,分离的渐行渐远让人看得揪心。

 

第四程:从巴统北上,抵达北部山区的清美小镇梅斯蒂亚(Mestia)

全程约280公里,都是弯弯绕绕的山路,只是有宽一点的山路和窄一点的山路之分,部分路段崎岖不平,需要小心驾驶。

格鲁吉亚山区的路况参差不齐,不过大多可以应付,不太能应付的是散步散到公路上来的牛,它们仗着自己个头不比汽车小,肆无忌惮地大摇大摆。当地司机教我们,只有把车使劲儿往它们身上靠,它们才会给你让路。不过那些长着大大犄角的牛,我们还是不敢使劲儿往上贴的。

通往北部山区的路风光明媚,如果你不晕车,那可真是太好了!那兜兜转转的山路,好像要将所有格鲁吉亚的美都呈现给你一样。

梅斯蒂亚8公里外的小镇Hatsvali有一座为滑雪者建造的全露天式缆车。在夏天,缆车用作观光,一定要坐一次,无论经历还是景色,都太美妙了。在山顶平台,还有一家餐馆,坐下喝一杯,在那群山环抱中,有种夫复何求的满足感。

 

第五程:梅斯蒂亚往返乌树故里(Ushguli)

往返约90公里,这一程是轿车根本连想都不用想的。

梅斯蒂亚往返乌树故里单程需要1.5小时到2小时,为什么45公里的路要开这么久?难道是堵车吗?当然不是!是根本没有路!或者说,有路,是那种“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那种路。

我们根本没有妄想自己的车能胜任这一程任务,所以到了梅斯蒂亚直接找车去乌树故里。从梅斯蒂亚出发去乌树故里的小巴车,每天上午9点到10点间从镇中心出发。我们这辆小巴因为只招揽到我们3个客人,司机乔治显得不太高兴,蔫头耷脑的,我坐在副驾,努力活跃着气氛,“吃早饭了吗?给你块蛋糕,中国带来的。”“哦?中国的?谢谢,那我带回家吃去。”他把那一小块蛋糕翻来覆去看个够,最后放进储物箱。

往乌树故里的前10公里路,是平整的柏油马路,难道之前得到的信息都是错的?可是一个山路的转弯之后,傻眼了,石板路在某一米处戛然而止,推土机正在轰鸣,工人们站在路边等着乔治把车开过去再继续铺路。前路变成大坑、大石、泥潭等各种路况集于一体的破路,于是我们“咣当咣当”的旅程开始了。

乌树故里是格鲁吉亚最引人注目的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号称欧洲海拔最高的村落。因为公路尚未贯通,乌树故里一直保持着原始的模样,远处的雪山,近处的青山,眼前的花草香、宁静的村庄,这一切组成的画面像一处秘境。从乌树故里出发有众多徒步路线通往附近的山区,也可以只是探访这世外桃源般的村庄,不过最吸引我的是坐在村外山坡上看风景的时光。

回程的两个小时,感觉再多坐一分钟都要被颠散架。路上,乔治又捎带了一位朋友,乔治说他就是修路的。“这路要几年修好?”我问他。“一年,只要一年了。”乔治的朋友自信地说。“那修好的这10公里用了多久?”“两年吧⋯⋯”

好吧,那我就祝格国人民早日把梅斯蒂亚往返乌树故里的路修好吧!对了,之前听说这条路要4年后才贯通,我还是觉得这种说法更靠谱。

 

第六程:从梅斯蒂亚到库塔伊西(Kutaisi)

全程约250公里,前半段山路,后半段普通公路,没有难度。

梅斯蒂亚到祖格迪迪的路依然如故,风景,风景,都是风景。因为前半段山路费时,又贪恋路上风景,在路况良好的情况下,我们也轧悠到傍晚才抵达库塔伊西。

格鲁吉亚的世界文化遗产,十有八九都是修道院,库塔伊西有一座Gelati修道院,成为此行最爱。中央大教堂里的大量壁画非常精美,即使经历数百年后已经很多剥落,也不影响整体的美感。

 

第七程:从库塔伊西经乌普利斯齐赫(Uplistsikhe)到第比利斯,全程约250公里,路况良好

从库塔伊西出发,中途去了哥里郊外一座石头挖出来的城——乌普利斯齐赫,花费3小时,即使如此,我们也在下午4点半就开进了第比利斯,可见这一程的路况之好。

乌普利斯齐赫也是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一座完全由石头开凿出来的城,罕见的景致,至今还有保存完好的洞穴教堂、酒窖等建筑。如果之前看多了修道院、住久了山林间,这座石头城会成为格鲁吉亚之行的调色板,如果你酷爱历史考古,那么更要准备一整天来了解这里的每一座建筑。

8天后重新回到第比利斯自由广场租车门店还车,小车带我们走过了1844公里的格鲁吉亚公路,因为有它,旅程变得舒适且缓慢。如果必须说出自驾有什么不好,最大的不好大概就是司机不能畅饮了!要知道格鲁吉亚的葡萄酒可是谁都不想错过的世界独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