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尽头体验自然之美
2017-06-13

它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电影《加勒比海盗》也来此取景,同时它是最不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污染,称得上最纯净的地方。

撰文/图片>>>喜喜

 

澳大利亚,提起这个广袤的国家,一般人都会想到美轮美奂的悉尼歌剧院,令人赞叹的大洋路,大片大片无法徒步穿越的广阔沙漠⋯⋯这些地方对于一个爱冒险、爱追寻与众不同的旅行者来说总是过于常规化。而远离大陆的塔斯马尼亚岛则不是——它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电影《加勒比海盗》也来此取景,同时它是最不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污染,称得上最纯净的地方。

 

用脚步丈量荒野

“嘿,朋友,你去哪儿,喝了这杯,我们就上路,或者再喝一杯,我们就上路。”同行的伙伴哼着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歌儿,我们一行4个人到达塔斯马尼亚的摇篮山国家森林公园门口,整装待发,准备开始徒步穿越。

塔斯马尼亚岛是澳大利亚最小的州,也是唯一一个人们可以用几天就能转一圈的州。离墨尔本南部240公里,如果从天空上俯瞰,这个岛屿就像是一个心型,它除了被称为“世界的尽头”,也被叫做“世界的心脏”。

塔斯马尼亚的游客相比起澳洲其他地方来说并不算多。塔斯马尼亚有连绵的丘陵、山谷、高原、火山和陡峭的海岸,自然资源非常丰富,这里也被称为“小新西兰”。

塔斯马尼亚的自然风光,最美当属面积为1319 平方千米的摇篮山——圣克莱尔湖国家公园。Overland Track是此地最著名的穿越路线:从鸽子湖走到圣克莱尔湖,全程90公里,随后攀登摇篮山、巴恩断崖、奥瑟山三座山峰,穿过孤寂万年的荒原,偶遇落差从几十米到一百米的瀑布,再与塔岛上的有袋类“居民”打个招呼,最后直抵高耸入云的热带雨林后到达目的地。如果走完全程大概需要5天至7天时间,虽然时间不算短,但是仍旧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徒步爱好者来到这里,感受自然之美。

除了自然风光外,丰富的植被也在这里茂盛地生长着,因为塔斯马尼亚与澳大利亚大陆分离,为许多其他地区甚至已经灭绝的珍稀植物、动物包括鸟类提供了生存繁衍的条件。现在的塔斯马尼亚有33种本地独有的陆栖哺乳动物以及44种海洋哺乳动物。栖息的鸟类中有12种是本地独有的。塔岛更是拥有许多有“活化石”之称的植物,这些植物可追溯到9500万年以前的冈瓦纳超级大陆时代,许多树种如候恩松、芹叶松和比尔王松都为此地仅有。

而说到动物,袋獾是袋獾属中唯一没有灭绝的成员,也只能在塔斯马尼亚州才能看到。因为其独特性,袋獾现在成了标志性的动物——塔斯马尼亚的国家公园、野生动物机构均以袋獾为标志,而其澳式足球联赛代表队不仅以袋獾为标志,甚至取名为“塔斯马尼亚恶魔队”。

我们在徒步的路上就很幸运地看到一只,它的身形与一只小狗差不多,但是仍旧能看出身材十分壮硕,且肌肉发达。朋友告诉我,当他们遭遇攻击时,身体就会发出臭味,同时还会发出刺耳的叫声。最早定居在塔岛的居民因为被夜晚远处传来的袋獾可怕的尖叫声吓坏,所以称它们为“塔斯马尼亚恶魔”。

从入口的栈道继续往山内深处走去,根据路牌指引,我们顺着一条陡峭不平的小路开始缓慢爬升,一直走到浓雾笼罩的鸽子湖,它位于摇篮山脚下,是一个由于几千年前的冰川活动形成的美丽湖泊。到达的时候天气并不是太好,鸽子湖一直被浓雾所笼罩,呈现出一片魔幻的色彩。随后就是穿越大片大片的热带雨林,在这里空气也变得潮湿寒冷。天气也更加阴晴无常,通常太阳还还没有出来两分钟便躲了回去,代之冰冷坚硬的雨水就直接拍在了脸上。

虽然天公不作美,但是我们仍旧好奇地睁大眼睛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在细心观察下不难发现,这里除了人工修建的栈道外,再无其他人工痕迹。像国内那些过度开发的所谓电子滚梯、快餐店、饭馆和小商店,在这里都是不允许搭建的。我想正是他们把人为对自然的干涉与伤害降到了最低,才得以保持住塔斯马尼亚的纯净和天然。

 

农场劳动有苦有乐

比起走马观花的快旅游,我更喜欢深入接触的慢行,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在当地人家里住宿,这次我想体验一下农耕生活。我去的时候,恰逢收获的季节,很多农场急需人手,我在网上搜寻了一些“打工换宿”的信息,发现天津和福建漳州教过英语的Wayne回归了田园,来回交流了几封邮件后,我就顺利入住离首府霍巴特50公里远的一所有机农场,以实际劳动换取免费住宿和食物。

Wayne迟到了一小会儿后出现在我的面前。他45岁,因为长年从事体力劳动,身材瘦削,精神矍铄,并且行动迅猛,下车一把抓起我的大包放在货架上,并招呼我上车。还因为嫌麻烦,直接把墨镜戴在了近视眼镜外面,然后扬起一路尘土载我开往农场。大概40分钟车程,在完全没有手机信号后,我们便到达了农场。这里绿树成荫,绵羊和马儿悠闲地在草地上散步。从车库走出来的时候,迎面而来欢迎我的是一些无组织无纪律的丛林苍蝇,我已经和澳洲人民一样习惯了“人蝇共存”,就用一只手胡乱地在眼前驱赶了事。

夏天的澳洲天亮得太早,用力撑开粘在一起的眼皮,洗漱,吃早饭,装水,涂防晒霜,喷防蚊虫喷雾,戴草帽后,7点整我和Wayne翻过铁栅栏来到菜园,先进行除草和拔蒜的工作。因为手机在这里没有信号,所以他唯一的娱乐就是一台收音机,此时正在播放着爵士乐曲,给这个明亮的早上增添了一丝哀愁的气氛。Wayne告诉我,这里有蒜、花菜、萝卜、卷心菜、土豆、西红柿、豌豆等。每天都要过来检查它们的生长情况,根据实际需要进行浇水、施肥、除虫等工作。“可是这些工作听起来不是太复杂,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早起来?”我疑惑地问道。Wayne说,“在农场工作,太阳是最大的敌人,澳洲在臭氧洞的边上,紫外线是出名的利害,所以在农场工作都尽量选择清晨和傍晚。除草和采摘其实不算很辛苦,与之相比挤牛奶还要更辛苦,不仅需要凌晨就起床,还要求专业和娴熟的技法。”

Wayne给我安排了除草的任务,先给我做示范,然后把工具扔给我,我弯腰站在半米高的杂草里面用类似镰刀的东西,用力把草斩断。刚开始我的速度比较慢。很不适应这里的工作环境:烈日当头照,苍蝇满脸跑,有时还能发现几条不知名的小虫在手上跑,起初吓得我把工具扔下就跑。5个小时后,我才除了很小一部分草,就感觉浑身酸痛,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了。当我想起昨天脑海里浮现的那幅“完美”的画面后,自己不禁哑然失笑。现实的残酷把我美好的“农场梦”击得粉碎。

“既来之则安之”一直是我在路上游荡多年的态度。所以第二天Wayne又安排了包装工作给我,因为周末会把这些包装好的蒜拿到集市上去卖。工作很简单,把Wayne昨天在菜地里面摘的蒜——坏的、熟过头的、软的、发黑的、有虫子的挑出来,其余的绑在一起,称重,打价签,这需要眼疾手快。

其实包装熟练了就很轻松,没有什么压力,很像流水线的工作。我俩一边听着电台的节目,一边聊天,聊我在澳洲半个多月的旅行,交流不同的旅行经验,听他讲述农场艰苦忙碌充实的生活,和未来即将去日本工作并且环游亚洲的计划。听到了熟悉的歌曲,我们还会情不自禁地一起跟着哼唱,安静短暂的下午便在静静的时光中滑过。

 

无需调味的天然美食

比起墨尔本的“一天四季”,塔斯马尼亚的气候就温和宜人了很多,同时也被称为全世界气候最佳温带岛屿。适宜的气候,纯净的空气出产了许多纯天然的有机食物。

如果在塔斯马尼亚选择环岛自驾的话,路两边的标牌足以让你不停地刹车、熄火、下车,然后带着好奇心去尝尝那柔和细腻的蜂蜜,去咬一口汁水满溢的樱桃,或者吞一个鲜香肥美的生蚝,这样的诱惑谁能抵挡得住?

基本在不停重复吞咽口水的动作中,我终于到达了只有200多人口的名为Bicheno的小镇。Mike大叔独自住在一套带院子的大房子中,拿出一间卧室来做“家庭民宿”,一是赚点零花钱,最主要的目的是认识些天南海北的朋友,打发单身生活。

第二日恰逢周末,Mike大叔带我去他的朋友家一起吃饭,这应该是品尝有机食物最好的机会了。上午11点,Mike大叔的皮卡停在了面朝大海的朋友的白色房子前,我们带了前一天晚上买的上好白葡萄酒作为礼物。泛着青草香气的院子,繁茂的大树,树下长长的餐桌,透过树叶撒落在桌上摇曳的光斑和随处可见的怒放的野花,再配上亚麻桌布上闪闪发亮的白色餐盘,不由得让我十分期待当日的早午餐。女主人和她的朋友在厨房忙碌着,Mike大叔则与朋友们一起散坐在院子里,抽着烟喝着冰啤酒,聊着镇子上的话题。

正当我还在四处溜达熟悉环境的时候,女主人已经开始上菜了:土豆沙拉、意大利萨拉米配泡菜奶酪、白煮螃蟹、生蚝两吃、新鲜果疏、冷切拼盘⋯⋯

随后,我和大家一起坐在巨大的树阴下,大口吞咽着鲜得无法形容的海虹,爆破在口中的汁液带着海的深邃气息;新鲜的蟹腿,轻轻咬开,肉质甜美柔嫩;大嚼腌渍橄榄与萨拉米,肉香与果香完美交融;再来一勺水牛奶酪番茄罗勒沙拉,丝滑香浓,汁水满溢。

这一刻,塔斯马尼亚的美食配得上一切关于它的赞美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