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速降费 成效初现痛点依存
2017-10-12

提速降费是信息通信行业的一项重要改革,网络提速降费不能止步于行业的自我改革,必须和消费者的“痛点”相结合,以此为契机进行技术创新和服务转型,增强服务能力、提高运营效率,真正实现“信息惠民”。

撰文>>>本刊特约记者 苏楠

 

2017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公司考察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在三大基础电信公司,李克强详细了解了企业加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深入开展技术创新与应用、实施提速降费措施服务企业和消费者、搭建双创平台和发展“互联网+”带动相关产业升级等方面的情况。他鼓励企业瞄准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着力突破更多核心技术,抢占国际竞争制高点,促进向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融合应用。

“提速降费”无疑是近期的一大热词。自李克强总理2015年4月提出以来,各大运营商积极响应号召,推出了多轮提速降费措施。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出了网络提速降费要迈出更大步伐的要求,并直指国内长途和漫游费、中小企业专线接入费和国际长途电话费三大项。

李克强指出,要继续推动网络提速降费,更好适应市场需求和群众愿望。电信企业近几年采取多项提速降费措施,提速“提”的是企业竞争力,降费“降”的是社会总成本。事实上由于提速降费后用户数量和信息流量更快增长,电信企业通过薄利多销实现了较快发展。要继续深挖潜力,一是在降低电信流量资费上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让消费者进一步得实惠;二是大幅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减轻企业成本负担,促进新生企业成长和活跃度提升,更好带动和扩大就业。

2017年上半年,中国电信移动网络上网流量单价比3年前下降了70%,有线宽带资费近两年降幅分别为58.8%和55%,今年5月起“商务专线”资费下降60%,预计全年惠及千万中小企业。

2014年到2016年间,中国移动手机上网平均单价累计降幅达63.5%,针对不同用户需求,套餐外安心服务、50元2G流量卡等举措和流量当月不清零服务等受到用户广泛欢迎。到2016年年底订购长市漫一体化套餐用户达到5.4亿户,其中28元以下低门槛长市漫一体化套餐覆盖用户2.5亿。90%以上的出境用户享受到121个国家和地区提供的国际漫游流量包天不限量资费。

截至去年,中国联通固定宽带资费较一年前降幅超过67%;移动宽带流量资费水平相比一年前降幅超过48%。自2009年3G商用开始,中国联通就已主动降低手机用户国内长途和漫游费,率先推出“长市漫一体”的3G套餐,自2017年1月1日起,中国联通新增用户已全部取消漫游费,实行一体化资费。2016年大幅下调中小企业专线费用,惠及中小企业680万户。

从2017年9月1日起,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宣布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这意味着在我国实施了20多年的手机国内漫游费将成为历史。

最近,宽带发展联盟发布的《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我国固定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达到14.11Mbps,移动宽带用户使用4G网络访问互联网时的平均下载速率达到13.46Mbps,我国固定宽带可用下载速率已连续10个季度持续提升。提速降费后,电信运营商的用户数量和信息流量会更快增长,电信企业通过薄利多销可以实现较快发展。“曾经,传统语音通话和短信是运营商的主要收入来源,如今早已发生了变化。”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说,提速降费使我国消费者使用网络的习惯,以及用于通信上的开销都发生了巨大改变。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表示,“提速降费”加快了信息化进程,直接促进了数字经济相关企业的发展。中小企业要创业、要发展,首先需要了解宏观经济形势和行业发展趋势,这就要求信息融通共享的高速化、便利化。以“提速降费”为代表的宽带技术的发展,使企业有了更大的发展平台,自发融入了产业信息化的过程。

“以前上网速度慢,用手机查收邮件时,附件内容经常打不开,移动办公很不方便。”就职于北京一家公关公司的黄一萌说,现在有了4G高速网络,用手机处理日常业务变得非常便捷,还可以进行视频会议,“感觉有了质的提升”。

未来高新技术的发展和普及需要进一步“提速降费”。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连接一切、消除距离,并由此冲击一切基于信息不对称的商业模式,把选择权真正交到用户手中。VR、AR的发展除内容外都需要移动网络的革新及升级。物联网的核心和基础仍然是互联网,是在互联网基础上延伸和扩展的网络;其用户端延伸和扩展到了任何物品与物品之间,进行信息交换和通信,也就是物物相息。

传统业态的转型升级需要更快的网络和更少的费用,加快提速降费是攸关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成败的重要因素。未来新的零售模式基于技术带来变革,由数据驱动带来个性化,使得产业链分工更专业化。消费需求不断升级,推动制造业的蜕变,电商产品向柔性化、个性化生产转变,保证低库存甚至变成零库存,从B2C的大规模制造模式向C2B的智慧化制造模式转变。

毋庸置疑,当下提速降费的落实已进入深水区,但就整体而言,我国当前提速降费工作还面临着消费者感知依然不明显、运营商的盈利降低等难题。

根据调查,超过70%的用户认为难以感受到提速降费的效果,60%的用户认为提速降费力度不够。其实,运营商与用户签订的合同接入速率是运营商可以给用户提供的最高速率,代表运营商具备这样的宽带接入能力,但由于用户实际感知的网速与多种因素有关,所以会有差别。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所副所长马源表示,主要有几个环节制约了实际可用速率的提升:一是网站服务能力未能同步提升。网站信源日益成为影响用户网速体验的关键因素,网站的节点分布越广泛、数量越多、接入带宽越大、信源越靠近用户,网站服务能力就越强。而我国网站CDN普及率太低,CDN内容提供并没有遵循就近服务的原则,互联网企业应用层与运营商网络资源调度完全分离,部分网站存在接入带宽配备不足等情况,影响了用户体验。二是跨网互联互通问题仍然存在。我国互联网监测和宽带测速平台数据与Keynote的监测数据对比显示,我国网间时延、丢包率等指标虽然符合国家相关标准,但比国际电信运营商高出70%以上,网间通信质量还有进一步提升空间。另外,国际出口带宽不足导致用户访问国外资源体验不佳。据ITU统计,我国网民人均互联网国际出入口带宽仅为3.6Kbps,在全球175个国家中排名136位。因此,要持续提升固定宽带速率、改善用户实际上网体验,需要电信运营商、互联网企业、内容服务商等相关方面一起努力,共同推进。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贺佳指出,对运营商来说,提速降费对其公司的盈利问题当然会有影响,因为运营商虽属于国企,但实际上仍有考核指标。它们的经营理念与普通的民企不一样,它们是肩负多项使命和任务的国有企业,会更多地考虑惠民。但为了保证今后网络投资的能力,包括光纤的改造等,这就需要大量的网络设备及网络投资。因此,当前的提速降费也确实是一个矛盾体。而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得考验目前运营商的营运技巧。

信息通信业是国民经济中最具成长性的关键性、基础性产业,于国计民生而言意义重大。提速降费是信息通信行业的一项重要改革,网络提速降费不能止步于行业的自我改革,必须和消费者的“痛点”相结合,以此为契机进行技术创新和服务转型,增强服务能力、提高运营效率,真正实现“信息惠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