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反向探亲背后的经济逻辑
2018-03-14

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春节这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老节日也被打上了时代的烙印,“春节”还是“春节”,可团聚早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撰文>>>本刊记者 耿秋

 

对于中国人来说,最盛大的节日莫过于春节。春节是指汉字文化圈传统上的农历新年,俗称“年节”“过年”“大年”等,至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

在整个春节期间,人们彼此祝愿,并对来年寄予美好的期望。正如王安石《元日》里描述的一样,“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预示着“除旧迎新、吐故纳新、万象更新”,也预示着团圆和美满。

但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春节这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老节日也被打上了时代的烙印,“春节”还是“春节”,可团聚早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过年回家去

华人世界的春节,正如基督教社会的圣诞,是最不能被忽视的节日。在这个最古老的节日里,中华民族会举行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比如:祭祀祖神、祭奠祖先、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由于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汉字文化圈的一些国家和民族也有庆祝春节的习俗,虽然各地、各民族的庆祝方式各有差异,各有特色,但在春节这一天,人们都会尽可能地赶回家与家人团聚过年。

于是,“春运”这个极具特色的名词成为中国客运行业的每年大考。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于1980年的《人民日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诸多人群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堪称“全球罕见的人口流动”的春运。近30多年来,春运大军从1亿人次增长到2017年的29.78亿人次,相当于让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搬一次家。

经相关部门会商预测,2018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8亿人次,与上年春运基本持平。其中,道路24.8亿人次,下降1.6%;铁路3.89亿人次,增长8.8%;民航6500万人次,增长10%;水运4600万人次,增长4%。

在这庞大数据的背后,不仅反映出中华民族几千年延续的文化传承,也反衬出经济飞速发展给传统文化所带来的改变和冲击。

在交通极其不发达的古代,由于封建时代“父母在不远游”等礼俗的限制,人口流动数量并不大,即使外出“务工”,也不会离家乡太远。

但这并不代表古时候就没有“春运”,事实上,古代的马车很慢,但“年”的观念却很浓重,外出经商、求学的游子只要条件允许必然在年关将至时赶回家与家人团聚。

与现在不同,那个年代的“春运”主体大多为商人和公职人员,每每年关将至,马车、驴车、“11路公交车”便成了他们赶回家的主要交通工具。

当然,与现代人一样,古人也会因为种种原因并不能如愿回到家乡过年,其中不乏文人墨客,这就催生出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比如:“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对于古代人来说,上京赶考,路途很远;出门经商,路途很远;回家过年,路途很远⋯⋯

而在经济与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回家过年的路似乎变得很短。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联合360浏览器发布的《2017年春运网络购票大数据报告》,通过对到达各省市终点站的火车路途时长分析,2017年春运回家人均火车耗时达到12.36小时,其中从全国各地开往我国边疆地区的列车运行时间相对较长,路途较远,特别是到西藏自治区的列车,平均需要44.7个小时,远高于其他省市。

这也就意味着,回家过年,即便是火车飞机不能直达的偏远地区,从出门到进门,最多也就是几天时间。然而,虽然是短短几天的旅途,却常常要面临一票难求的困境和交通拥堵的艰难。

万幸的是,与古代人相比,我们拥有发达的交通网络和先进的交通工具;不幸的是,我们的假期很少,工作很忙,节奏很快。于是,“孩子今年回不回来过年”成了很多老人的口头禅。

 

为什么不回家过年

在北京工作的张先生,老家在新疆精河县,是公司里回家过年时间成本最高的一名员工,2018年,他依然选择留在北京度过春节长假。张先生告诉记者,“我已经连续3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事实上,对于张先生来说,买票并不是太大的问题,“虽然一票难求,但北京有很多直达乌鲁木齐的班机,最多也就是买不到打折机票,只要想回去,还是回得去的。但整体来说,性价比太低了。”

张先生从事的是服务业,过年期间老板用较高的加班工资来吸引员工留守,“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家里夏秋时节的活儿比较多,反倒是冬天比较闲。我宁愿将假期攒起来,等家里忙的时候再回去,同样可以与父母团聚,也可以多帮家里干点活。冬天回去主要是串亲戚访朋友,无非就是吃吃喝喝,机票又贵,感觉很浪费。”

老家在吉林的于先生表示,“老家的人情很重,回去天天都是喝酒打牌,还要给晚辈们大把大把的压岁钱,都没有跟父母好好聊聊天就要往回赶,还经常为买不到票发愁。”

于先生这几年都是将父母接到身边,“带他们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感受一下不一样的春节气息。有一年,我带他们去日本旅游过的年,他们一辈子都没出过国门,看什么都新鲜,吃什么都高兴,不比在老家喝酒打牌强?”

事实上,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春节有了更多的选择,不再局限在一家一院,也不再拘泥于一种形式。人们对过年的需求早已超越物质满足。“团圆”“温暖”“爱”等春节的情感需求,正在从以前匮乏的物质生活的遮蔽中脱颖而出,转化成“春节经济”的新载体。

“一年的假期原本就有限,我们为什么要做每年都重复的事情?带孩子去开开眼界,带老人去周游世界,这不是更有意义吗?”从事音乐方面工作的韩女士表示。

随着新兴消费观念的不断涌现,春节已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过大年”,更是一个拉动市场经济动力的“快门”,人们开始从传统的节日忙碌转向新的庆贺潮流;从“过年就是年夜饭”转向消费方式的多样化与个性化;从“过年买件新衣服”转向整个市场“春节经济”的诞生与拉动。“春节经济”为老百姓的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与生机。

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站2018年1月8日报道,线上旅行社最新一份大数据显示,已有超过5万游客预订了春节旅游度假出行。涉及100多个出发城市,到达全球60多个国家、280多个目的地城市。其中,“家庭游”的增长比例为历年最高,包括全家东南亚海岛过冬、加拿大千人中国旅游团迎新春、情人节澳大利亚大堡礁私家团飞机观光、包船南极过新年等旅游产品均受到欢迎。

中国国内几大机票搜索引擎提供的信息显示,春节期间,北京、上海等国内主要城市直飞泰国曼谷、清迈等地的机票价格,已经从平日3000多元人民币上涨至8000元左右,有的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

不难看出,年轻人的观念正在更新迭代,平时用忙碌的工作换来的珍贵假期与血汗钱更愿意消费在更多的选择上。经济好了,选择多了,而“过年”也就变得不一样了。

“选择多了,但年味儿淡了。”相信这是近些年很多人的共同感悟。经济生活的日益丰富,却让这个最古老的节日日渐失去了原本的样子。

 

你不来,我去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同时也是中国人情感得以释放、心理诉求得以满足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和永远的精神支柱。祭灶、贴春联、放鞭炮、守岁、拜年⋯⋯如此丰富的年俗活动,孕育了中国春节特有的“年味”。

春节是民俗,更是中华文化经久不息的情感盛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春节可以说最真切地体现着人民的情感追逐与物质享受,体现着最大的生活热情和奋斗力量。春节经济、春节现象、春节文化,也把中国的经济发展带到一年中最为火热的阶段。在经济背后,是不息的文化潮汐、情感潮汐和脉动活力。

“过年过的就是团圆,孩子们的假期只有7天,他们回不来,我们就过去。春节就应该一家人团圆,在哪里过年不重要,但一家人至少应该在一起,贴贴对联,吃个年夜饭,不然,哪能叫过年?”江西九江的郭阿姨如是说。

只要能够和自己的亲人团圆,无论在哪里过年都无所谓。如今,在一些城市出现“反向探亲”潮流,他们身处异乡打工拼搏,因各种原因,春节没办法赶回家,于是把家人接进城一起团圆过年,儿女回家看望父母的传统习惯被逐渐打破,“反向探亲”的潮流正在悄然兴起。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中国传统的“家文化”使得越是年节越想要与家人团聚。但家乡天气冷、车票难买、返乡成本高、假期时间短、工作离不开等多种因素使得回家过年有时候会成为奢望。

而此时,“反向探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把父母“请”到自己生活的城市过年,通过更为丰富多样的娱乐形式,与父母亲朋团聚异乡,感受家的温暖,既达到了与家人团聚的效果,又不耽误工作,甚至还能减轻回家旅途劳顿困苦,缓解春运压力。此外,节日期间,各地都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通过“反向探亲”,还能让自己的家人感受异乡的文化氛围,这无疑也是一次美好的旅程。

“到了北京,我才知道北方人是这样过年的,北京的庙会原来是这样的。”郭阿姨说,自己第一次在北京过年时像个孩子一样对什么都新奇,“很多习俗跟我们九江完全不一样,就连年夜饭都截然不同。”

其实,在之前的几年郭阿姨还是希望儿子能回九江吃自己亲手做的咸鱼,“现在想想,孩子叫了那么多次,我们老两口可真是太固执了,总觉得家乡的‘年’才叫‘年’,现在眼界宽了,见识多了,才知道自己之前错过了多少有意思的见闻。”

新修订的老年法草案因纳入“常回家看看”而备受关注。但对生活压力较大的“都市外乡人”来说,“反向探亲”不失为对传统探亲方式的补充,是适应现代生活的理性选择。

 

算算经济账

从事服务业的张先生这几年也是“反向探亲”的受益者,“家里虽然有农活,但新疆的冬天天寒地冻,基本家家都是猫冬状态。我就在天气转冷之前将父母接到北京来,那时候火车票一点也不紧张,价格非常经济实惠,机票也才三折。而我们春节期间回去,只能坐飞机到乌鲁木齐再换车,光机票每人就得2000多元。”

实际不仅如此,服务业春节期间因为员工回家过年,老板往往会用比较好的加班费留人,张先生因为父母在身边过年,会安排几天加班,“除夕和初一我一般会陪家人,其他的时间我多少会加几天班,然后等元宵节的时候再休假带他们在周边感受一下不一样的上元节。这个年才算过得完整。如果回老家过年,元宵节基本已经回北京上班了,年也过得半半拉拉的。”

在现代,人们把春节定于农历正月初一,但一般至少要到正月十五(上元节)新年才算结束,在民间,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是指从腊月的腊祭或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九。而春节的7天长假对于回老家过年的人来说,也仅仅是在家中流连几天,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才刚过去一半⋯⋯

高铁的发展壮大,改变了传统春运格局,实现了由过去“单边客流”向“双向均衡客流”的转变,这也为春节双向探亲提供了便利。

浙江大学博士曾兴认为,“反向探亲”作为一种低成本、新兴的过节方式,是对传统习俗的新突破,也是理性探亲的回归,未来可能会改变春运“大迁徙”模式。

事实上,“反向探亲”的悄然兴起也是经济发展的产物,便利的交通条件,日益壮大的铁路运输,子女们充足的住房条件,宽裕的经济基础,父母们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这些因素都是“反向探亲”所必须的条件。

另一方面,大数据显示,春节期间,迁出人口比例前十名的城市中,“北上广深”均入榜。而随着“反向探亲”队伍的日渐壮大,“春节空城”将会逐渐迎来另一番繁荣景象。

数据显示,北京在2017年春节期间总消费额46.8亿元,北京市商务委重点监测的120家商业服务业企业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9.8%,创近5年最高增幅。北京消费市场商品供应充足,年味浓郁,消费活跃,不复早些年大年初一出门连菜也没地方买的颓然景象。

“反向探亲”虽然方便又时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反向探亲”的潮流,对于父母辈甚至爷爷奶奶辈的人来说,接受“反向探亲”的观念并不容易。在长辈的眼中,春节探亲,理应是子女回老家探望父母长辈,“反向探亲”似乎与传统相悖。

不过,福州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甘满堂认为,来自社会的种种压力使在异乡打拼的年轻人往往无法兼顾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既要勤奋工作,又要照顾远在家乡的父母,“忠孝两全”似乎遥不可及。其实,父母在哪,家就在哪,根就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