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 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7-07-05

共享经济的英文是Sharing Economy,也被称为分享经济,其初衷是利用闲置资源。共享经济的顺利运作,必须具备前提保障,最重要的就是买卖双方的规则意识、契约精神。

撰文>>>本刊记者 陈曦


    2017年4月30日,“第九届北京市体育大会暨2017北京自行车日”在石景山体育场隆重开幕。在环保日趋重要的当下,“北京自行车日”受到的关注也日渐增多。今年,全市骑行爱好者组成了40余支代表队,近1000名选手参加活动,以自己的行动倡导绿色出行,为保卫蓝天出一份力。

    活动现场与往年一样热闹,而不同的是,现场除了专业骑行车之外,还有摩拜、ofo、小蓝等共享单车进行骑行、参与趣味活动。

    在上班高峰期,经常能看见橘色的、黄色的、蓝色的以及其他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穿梭在城市的各条街道上。随着共享单车的大量投入,很多时候共享单车的数量已经超过自有单车的数量。共享单车,虽然出现得时间并不长,却已经成为解决“最后1公里”难题的最佳利器。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整体用户数量已达到1886万,预计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用户规模将继续保持大幅增长,年底将达5000万用户规模。

    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从2007年开始,中国刚刚从国外引进了公共单车模式,由政府主导分城市管理的有桩单车在较大城市推行。公共单车的发展并不迅速,原因是使用者必须从固定地点提车再停放到固定地点,经常遇到无车或者无法停车的问题。到了2010年,我国共享单车产业进入第二阶段,民营企业进入该领域,但是公共单车仍以有桩单车为主,所以问题依然存在。2014年至今,共享单车发展进入第三阶段,借力于移动终端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以网络通讯为基础的互联网共享单车应运而生,因其解决了有桩单车的本质问题,而被广大群众迅速接受。

    共享带来的方便无须赘述,火爆的共享单车市场使得更多公司纷纷效仿,推出更多的共享事物。

    天气“阴晴不定”,遇到大雨倾盆却没带伞怎么办?有需求就有市场,继共享单车之后,共享雨伞出现了。广州地铁推出了“魔力伞”共享雨伞,用户不用下载APP,只需扫码就能一键借伞,押金可用微信支付。借用雨伞期限为15天,超过15天后可免费续借3天,若超过15天或18天(已续借),每天需支付占用费0.5元。借用期间,借伞押金可以随时退还。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共享雨伞”有更多吸引企业的地方。“共享雨伞”的投入成本低,准入门槛也更低。另外,“共享雨伞”本身就可以成为广告载体,赢利点非常明确。

    在北京的大型商场、车站等公共场所,经常能看见共享充电装置。如果是立等充电,有公司提供线机一体,桌面上有共享充电宝时,不需要交付押金,扫码付费后就可以直接充电。在移动模式下,借取流程大致可以分为四步,扫码-注册-付款-借出,一般情况下整个流程花费不到3分钟。归还方式则类似于共享单车,用户可以在公众号平台上根据充电宝的GPS定位,就近归还。

    现阶段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本身租赁费用;二是押金;三是屏幕和充电宝承载的广告收入。

    以破竹之势而来的共享经济,在方便了市民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以共享单车为例,最严重的问题是,停放不规则引起混乱,本意为解决出行困难的共享单车,由于乱停放反而会造成道路拥堵。

    因为未设车桩,共享单车可以停放在任何地方,虽然公司规定必须停在公共停车区域,但是仍有一部分使用者不按规定停车。

    在“五一”小长假期间,成都的著名景点武侯祠门口共享单车为患。一大早,大量游客前往武侯祠参观,而其中有许多人是骑着共享单车前来。大量共享单车被骑到景点,停车点已然密密麻麻,还有人在非停车区乱停乱放。很多游客为求方便将单车停放在景区门口,但景区门口并未设定停车点。

    成都市武侯区城市管理局副局长吴运生称,“景区主要停车点在对面几条街,几乎每隔100米就划了线,比如武侯祠大街,每个停车点都有近20米长”。“黄金周第一天,武侯祠景区门前的共享单车有4000辆之多,影响市容市貌、挤占公共空间。”

    武侯祠共享单车泛滥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自从共享单车出现之后,每逢假期,全国各地的公园和景点门口都会被黄色、蓝色、橙色的共享单车占领。

    同样是今年“五一”期间,杭州首次在节假日对非机动车进行临时管控,原因也是共享单车在杭州无序膨胀、随意停放。4月25日,杭州市交通运输局、杭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杭州市公安局和杭州市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四部门联合发出公告,在“五一”小长假期间,对非机动车实行临时管控,设禁停和禁行区域,严格控制非机动车在西湖景区等人流密集场所及周边区域停放,临时管理措施从4月29日零时起,至5月1日24时止。

    更加让人汗颜的是,一些人把共享单车的零件拆下来自用,或者给单车上私锁,把应当与人共享的物品占为己有。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马忠玉介绍,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3.45万亿,比上年增长了103%,其中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技术智能分享、服务住宿等领域交易规模达到1.37万亿,比上年增长了96%,远远超过实体经济的增速。

    从市场角度看,共享模式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吸引了大量企业,但是行业并没有做好接纳这些企业的准备。

    共享经济的英文是Sharing Economy,也被称为分享经济,其初衷是利用闲置资源。共享经济的顺利运作,必须具备前提保障,最重要的就是买卖双方的规则意识、契约精神,或者说是强调权利与责任对等的个人认知。因此,共享经济要继续繁荣,离不开公众道德、文明提升。

    今年4月12日,共享充电宝企业“来电科技”将竞争对手“街电科技”告上法庭,理由是“专利侵权”。一方面这场纠纷暗示共享充电宝产业正在迅速扩张,另一方面也预示着这个领域内的竞争在升级。从3月31日到4月10日,10天时间,5笔融资,超20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逼近3亿元。

    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快速发展,原因是行业从业者都在跑马圈地占领制高点。然而,行业发展过快的同时必然伴随着监管制度不完善导致的行业混乱和浮躁。

    押金与缴费是共享单车的主要利润来源。目前,共享单车领域的竞争白热化,很多企业不得不以免费骑为卖点,试图留住更多的用户。另外,“充值容易退费难”也是共享自行车备受消费者质疑的焦点。7家较大的共享单车品牌中仅有ofo(公司)在使用指南中明示“余额可申请退还”。摩拜单车、贝庆单车、享骑出行在充值条款中注明“余额不能转移”,但未明确说明余额是否可以退还以及如何退还;小鸣单车、猎吧出行、优拜均表示“余额不可退还”。 

    以淘宝为例,这是一个以市场为原型的平台,汇聚众多商品和服务提供者,消费者与提供者之间建立联系,而平台自身并不直接提供商品或服务。平台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对双方的监督。

    试想一下,某位主妇在闲暇之余做的蛋糕,出售给周围朋友,这是建立在朋友之间信任的基础上,因此不需要卫生经营许可证。这一交易过程,买卖双方因为没有“中间人赚差价”,所以都能得到实惠。这就是微商最初的商业模式。然而,在微商快速发展起来之后,就出现了一批又一批的三无产品,质量问题频出,为了赚钱不要信誉的卖家大有人在。

    1968年,美国著名生态经济学家加勒特•哈丁教授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公地的悲歌》(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论文,提出“对所有人开放”牧场的假设:在这片牧场上的所有人,都会竭尽所能放养尽可能多的牛,以获取更多利润。然而,如果每个牧人都这样做的话,他们会自食恶果——牧场被牛蹂躏,草场退化,而牧民之间的冲突也会随之升级。他们为眼前利益而进行短期竞争,必然导致资源缩减。

    共享经济模式应当是一种完善的自由市场机制,其顺利发展的基础是社会信用程度达到很高的水平。

    且不论社会文明发展的速度如何,目前,我国共享经济的发展速度之快让人惊叹。马忠玉表示,按照当前的发展态势,未来几年中国共享经济将保持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共享经济规模会占到GDP比重达10%,2025年预计达到20%。未来10年,我国共享经济领域有望出现5〜10家巨无霸企业。 

    在如此的发展态势之下,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我们准备好迎接共享经济新世界了吗?


专家论点

    马云(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我高兴的是571亿,几亿笔交易背后意味着信任。把钱寄给不认识的人买东西,把商品交给陌生人翻山越岭送出去。

    胡晓峰(人民网上海创新中心主任):作为一个旁观者,任何一种经济的模型是考虑经济性,从分享经济的维度来说,分享一辆车,分享一套房子,对于一个拥有者来说,他可能愿意分享的价格会远远低于低端直接2B的提供商,两种不同的模型当中,其实共享的成本优势会比较大,我付出这个车这个C端的成本低一些,就是说他有更多的资金可以用于管理的提升,或者说管理的打磨。

    彭文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共享经济作为“破坏式创新”,快速增长的同时也暴露了一些问题,例如在税收和监管方面对传统经济构成不公平竞争、对劳动者缺乏“安全网”保障、对消费者利益保障机制不健全以及大数据壁垒可能导致新的行业垄断等。这些负面影响并非共享经济的固有弊端,可以在成长中逐步得到解决。

    沈洋(总裁网创始人CEO):共享经济本质是互连、互助、互利、互赢。企业家要具备三个眼睛,左眼看到的是自己,在产业过程中所具备的判断,如果不研究产业,就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右眼看到的不应是竞争对手,而是你应该提供什么样的价值;第三只眼是天眼、智慧之眼,你要有政策层面的东西。

    陈璐(磐霖资本TMT投资负责人):我们觉得共享经济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模式下的一种新事物,新物种。最近有很多争议,有些模式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可能更多的是偏向于租赁,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讲,共享更多的是一种新的业务模式的切入点,我们很看重这种切入点之后的延展性和可扩展性。我们觉得,共享经济最重要的是棋子作用,你怎么扩展新的业务新的模式的棋子。

    夏冠仁(企鹅团合伙人、副总裁):我所理解的共享经济实际是基于供给过剩,资源过剩,需求端没法和供给资源端相匹配,所以需要一个第三方平台或者建立一种规则来把需求端和供给端做一个对接。就像我们所用的滴滴打车,其实它就是一种出租车资源的过剩,但是打车用户的需求又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以共享经济为核心出来这样一个平台。

    吴晓求(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分享经济有两个特点,一是人人参与,人人都是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推动者,都可以分享资源、信息和财富;二是门槛低、起点快、周期短。普惠金融就具有这样的特点。所有的金融活动都要有监管,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监管、用怎样的规则监管。与传统金融相比,互联网金融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两者之间的规则不能通用。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不能惯性沿用以前的方式,否则只能既限制了新的发展,又没有监管到想监管的点上。

    罗军(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其实现阶段形成大规模交易的还是共享经济,真正意义的分享经济规模量比较小,但是我认为未来分享经济的价值会越来越大。

    王理宗(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执行会长):共享经济是社会经济的表现形式,社会经济是共享经济的本质。从资源的配置方式来看,社会经济是由共享主导,社会经济在信息社会具有明显优越性。目前,社会经济时代即将到来,经济形态将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转型,市场经济向社会经济转型。

    河山(全国人大调研员、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会长):分享经济的发展,一定要注意企业的诚信建设,要在诚信建设的基础上做好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只有真正做到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建立高度的互信,从而推动分享经济的健康发展。

    王东(杭州网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由于国家发展阶段和主导的经济模式不同,文化不同,我们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共享模式还是有些区别的,就个体共享的领域,他们多是资产的闲置,而我们是人的闲置,所以挖掘特定人群的碎片价值会有巨大的潜力。通过让人人都能参与共享和传播,获得收益,这才是共享经济的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