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亚文 这个男人很多面
2018-01-09

朱亚文到底有多红?从跟他演对手戏的partner身上就可初见端倪。周迅、马伊琍、王丽坤、小宋佳……除了名角儿,知名导演也一直对他青睐有加,张纪中、郑晓龙、康洪雷、郭靖宇……而他们偏爱朱亚文的理由也都出奇的一致:“人好+活儿好”。

撰文>>>叮那个咚

 

“行走的荷尔蒙”是这些年贴在朱亚文身上最显眼的标签。人们之所以会这样评价他,当然是因为他一直给观众一种一身是“胆”的感觉。别人没胆儿做的事,大大咧咧的朱亚文,都敢兴致盎然地去做一遍,而且还会做得像模像样。

演戏时如此,生活中的他,其实也一样地真性情!

友党不多,但交上一个便可以掏心掏肺;对在《爱在苍茫大地》中跟他演一对儿的女演员沈佳妮产生了好感,便假戏真做,直接把人娶回了家。而今,他和沈家妹子连女儿都有了,日子更是越过越美满。

事实上,朱亚文这些年演的每一部戏,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引起舆论一时哗然!“每次都是木已成舟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跟很多人想得不一样。”朱亚文没说谎,他一身是胆没错,但比别人“慢半拍”的脾气秉性也是真的。

 

这是个“戏疯子”

为什么跟他合作过的导演、演员,都觉得朱亚文是个地地道道的“戏疯子”?

“他身上有一种英武之气,不是当今比比皆是的白面书生的样子,阳刚里面还有一种智慧的气质。”曾在古装大戏《兵圣》里对朱亚文委以重任的名导张纪中,说起朱亚文时赞不绝口。

对于表演这件事,朱亚文向来都很认真。“我演过的角色已经数不清了,但让我至今都觉得演得很过瘾的角色有两个,一个是端木蕻良,一个是余占鳌。”在许鞍华执导的电影《黄金时代》中,朱亚文饰演端木蕻良,一个极度懦弱的男人;在郑晓龙执导的年代大戏《红高粱》中,他则饰演有“行走的荷尔蒙”之称的余占鳌。“这两个角色,一个柔软懦弱,一个刚强圆实,我觉得这两个角色是男人身上特别极致的两面,演起来需要花些功夫不假,演完意犹未尽也是真的。”

坦白说,有极致多面性的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朱亚文,但不可否认的是,仅仅是讨巧的角色还不够成就他。他的成功、他的炙手可热、他的高人气,实际上是他由之前接的一部部戏、饰演的一个个角色,慢慢攒起来的。也就是说,他并非一夜成名,“我现在所获得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后的收获。”

朱亚文始终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红或不红,当下抑或未来,他能够确定的是,他永远不会放低对自己的要求。“我是一个专业演员,演一出好戏出来只是本分使然。”

看得出,朱亚文这一款男星跟当下炙手可热的小鲜肉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他不靠脸吃饭,上不上头条对他来说,也不是十分重要。他的职业素养告诉他:向老戏骨看齐,始终秉持“戏大如天”的信仰,才会不留下遗憾。

 

这是个“糙老爷们”

朱亚文的走红让人们意识到,除了小鲜肉,中国男明星还有这样一款:敬业、本分、很爷们。给人“很爷们”感觉的朱亚文,倒不是那种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的糙老爷们,用他自己的话说即是“皮糙里不糙”——虎劲上来时,他也会不管不顾,但他心里有数,任何时候都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绝不能做。“逞一时之快的事我不会做,人活一世,得活明白了才好。”没错,看上去有些“粗枝大叶”的朱亚文,其实是个“很有脑”的健硕男人。

“我只对自己喜欢的事感兴趣,并倾注心血。”朱亚文指的是演戏这件事,以不同人的身份在戏里淋漓尽致地活一遭,这让他感觉十分过瘾。回头看自己饰演过的角色:朱传武、余占鳌、端木蕻良⋯⋯他觉得自己饰演过的所有角色,多少都有他自己的影子:阳刚、倔强、始终力争上游,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依靠最原始的本能和初心与生活做着抗争。“我觉得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识时务、知进退,什么时候都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朱亚文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会迷失在光怪陆离的娱乐圈,所以他经常给自己打预防针。“地球离了谁都会接着转,所以没必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这是个十分念旧的人

除了喜欢演戏、喜欢跟家人在一起尽享天伦之乐以外,性情中人朱亚文其实非常怀旧,价值观也非常朴素。拿他的代步工具——车为例,据朱亚文回忆,这辆车都已经跟了他很多年了。“我买第一辆车有10年时间了,那时候应该是2007年的春节,天气特别冷,我跟父亲站在街边打车,但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出租车。”父子两个人站在大冷天里瑟瑟发抖的场景,燃起了朱亚文买车的冲动。“很快我就把买车这件事提上日程,我买的第一辆车是给父母开的,总觉得他们比我更需要一辆代步车。”待父亲退居二线之后,为方便父母自驾游出行,朱亚文又给父母买了一辆中型的商务车,而他自己和太太的代步车,则是一辆二手轿车。“对我来说,车的意义等同于代步工具,跟新旧没关系。”

说出来很多人可能都不会相信,朱亚文给自己添置的第一辆新车,竟是和太太沈佳妮结婚之后。“平时她开的比较多,我只有从剧组回到北京的时候,才会开着车四处兜兜转转。”而之前陪伴两个人多年的二手轿车,朱亚文竟也没舍得卖掉,而是送给了家乡的一个朋友去开。“我这个人很念旧,跟它相处久了,自然就有感情了,感觉它就跟我的朋友一般。”直到现在,那辆二手车竟然还在,朱亚文每次回家乡的时候,都会抽时间去会一会老朋友。“开着它围着家乡兜一圈,也就了却了很多思乡之情。”

当汽车是代步工具的朱亚文,其实也是自驾游的爱好者,截至目前,泰国和法国的大部分公路,他和太太都已经行驶过了。“如果能有机会,我会安排一次一家人在一起的自驾游之旅。”别看朱亚文饰演的角色多为糙老爷们,但镜头之外的他,可没有这般粗糙,相反,他心思细腻,是个典型的南方男人。“一路上有一家人相陪,这该是多么美妙的一段经历啊。”随心所欲、随遇而安,朱亚文已然蠢蠢欲动了。“与其说我喜欢开车,不如说我更愿意去尝试驾驭或者是去掌控一些事,尽力而为!”男人喜欢车,喜欢驾驭,应该算是一种天性。之于朱亚文,驾驭抑或掌控并不等同于霸道,它是一种游离于其他圈子之外,又能独享自我之悦的坚持——懂得掌控的人更懂得如何去幸福地生活,这是一种区别于驾驶之乐的生活哲学,亦是朱亚文所推崇并提倡的生活方式。

 

这是个居家好男人

而今,一直以高标准要求自己的真男人朱亚文,已经凭借热播剧《闯关东》《红高粱》《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晋升成为了娱乐圈里的实力派演员,而回归生活,他竟然也没对自己降低要求。“演戏只是我讨生活的一种方式,除了演戏,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朱亚文是金牛座,他为人处世的习惯其实也特别“金牛座”。“我很务实,因为我知道,与其树立远大理想,做好眼前的事更会让我感觉踏实。”现阶段对朱亚文来说,最重要的事是享受“朱家有女初长成”的快乐。“我女儿生日的前一天刚好是我和太太的结婚纪念日,对我们家来说,一年之中,那两天最值得期待。”对朱亚文来说,凭心性而活,分多一些精力到家庭生活中,才是真男人要做的事。有形的画面定格在朱亚文的家中,他推脱掉应酬回到家中,跟妻子一起照顾活泼好动的女儿。“为了她,我把烟都戒了。”说这席话时的朱亚文,只是个寻常人家的慈父,与国际艾美奖最佳男主角、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朱亚文,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给女儿洗尿布,陪她一起玩,只要跟她在一起,我做什么都会很开心。”如朱亚文所说,他更愿意把自己归位于小人物的行列里,每天做着很普通的事,但每一天都觉得过得很充实。“小人物的奋斗史也能成就一部励志剧。”朱亚文希望自己也活成一部励志剧,而在梦想照进现实之前,他需要做的是将生命里的各种曲折和怨怼都转换成能量和养分。“经过时间的筛滤之后,我希望自己的人生阅历可以变成弥足珍贵的回忆。”至于当下,他愿意为了实现理想变得更加努力一些。如是,真男人的事业和生活,已然渐入佳境。

 

【人物档案】

朱亚文,演员。

早年,他凭借《闯关东》中的朱传武一角走红,之后,又陆续出演了包括余占鳌、庞天德、韩春明在内的诸多硬汉角色,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硬汉专业户,代表作包括《闯关东》《我的娜塔莎》《正阳门下》《红高粱》《黄金时代》《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