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飞 我就是个普通人
2016-12-28

“如果说我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出了一点成绩或者有一点影响,那仅仅局限于我扮演的角色。其实,我在生活中就是一个普通人,有的时候,某些方面还不如大家。”王志飞如是说。

撰文>>>本刊记者 王小志  

 

    屏幕上,他是有创新意识的年轻军官唐龙,是有义有勇有担当的商人周汉良,是忠肝义胆胸怀天下的名士商鞅,是为了私欲把握不住人生方向的律师于志德⋯⋯在3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他塑造了众多鲜活饱满的角色,可谓亦正亦邪,一人千面。

    屏幕外,他是一个关心柴米油盐的丈夫,是一个愿意陪伴儿女一起成长并不断自我成长的父亲。

    “如果说我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出了一点成绩或者有一点影响,那仅仅局限于我扮演的角色。其实,我在生活中就是一个普通人,有的时候,某些方面还不如大家。”

    在亚运村一间飘着悠扬音乐,颇有文艺范儿的咖啡厅里,我们见到了王志飞。坐在我们对面的他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穿黑色带花纹的运动衣裤,脚上则是一双帆布鞋。这样一身行头,和传说中他很严肃的样子相去甚远,倒像邻家大叔一样亲切平常。

    听说我们的专访需要很多配图,他甚至跟我们开起了玩笑,“那就都放成图片好啦,不要放文字啦”。他说完,大家笑了,我原本紧张的心情也瞬间放松了下来。

 

“原本我是想练体育的”

    演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影视剧的王志飞,在中国电视剧市场里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他被公认为实力派演员,演技了得,特别是一些有关体育运动的镜头,更是被人评价“你之前练过吧”。但在采访中,他的答案却让我们眼镜大跌。“各种运动我都很喜欢,但我的反应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家说十项全能,我是十项全不能。”说到这里,他自己也忍不住乐了。

    年少时,家人曾一度想往体育运动方面培养王志飞,为此他还专门学习过不少体育项目,包括乒乓球、篮球、击剑等,但是成绩却并不理想,“一切的运动天赋都比最好的同学要差一点。”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就在他感慨自己体育成绩不理想的时候,一次表演让他找到了乐趣。

    小学四年级时,学校的老师写了一个剧本,并且请演员孙松的父亲——中国实验话剧院的导演孙庆荣来编排这部戏。巧的是王志飞就是这部剧中的小演员之一,这次经历让王志飞了解了很多东西,知道了剧本、道具以及龙套等这些专业的知识。也就是从那时起,表演的种子开始在这个小小少年心中生根发芽。

    谈到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原本靠在沙发上的王志飞突然坐得笔直,“我要感谢小学的音乐老师和启蒙老师,他们对我影响很大,他们的爱好影响了我今后的方向。如果没有遇到他们,指不定什么时候我才能受到这样的启蒙。”

    虽然当初体育成绩并不突出,但是之前那些汗水却并没有白流。那些曾经的训练,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使得他的表演在举手投足间都显得很专业。

 

“我希望儿女快乐成长”

    女儿出生时,王志飞在微博上写道,“媳妇儿费了好大劲儿搞来一块翡翠原石,足足有4斤多重”。就这样,双鱼座的王志飞用他特有的浪漫和含蓄,宣布了女儿的到来。

    说起女儿,王志飞的眉眼间掠过一抹温柔,“老了老了有个小闺女,人人都说一子一女凑成好字,现在我儿女双全,那种感觉真的挺好,我很享受这种状态”。

    作为一个父亲,他对子女的教育是大家关心的话题。对于这个问题,原本我们以为他会说出一大套自己的理论,没想到王志飞却说,“教育谁会啊?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尽量去摸索,可是碰壁的时候也很多。”他表示,对女儿,自己要做的就是“给予她足够的慈爱,干嘛要求她要怎么样呢?”话语间,俨然一个慈父。

    然而对于慈父的判断,他没有完全认同,他说,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自己并不是一个慈父。“我对儿子要求很严。相比起儿子,女儿可能更幸运,我也努力地让她在生活当中只认识一个慈父。回过头来看,女儿应该感谢哥哥。因为哥哥,我有前车之鉴,才会不断调整我跟他们接触的方法。”

    王志飞说的前车之鉴,缘于之前和儿子的一些摩擦。2014年,儿子王也参加了《我不是明星》的活动,那时候,王志飞曾公开反对过儿子当歌手,父子俩为此产生了争执。

    回首那段往事,王志飞说自己是一个传统的人,认为儿子应当顶门立户,肩负起传承家业的责任,“总想让儿子按照自己的想法成长,想让他和我一样做演员。对于这一点,我有很好的说服自己的理由,当初我的父母能给我的帮助很少,我现在有一些力量和办法,能够帮助儿子,可以让他尽快完成他想完成的事。当然,现在看来,这只是我自己非常理想化的一件事。”

    因为早在儿子参加活动前,为了帮助上中戏的儿子在演员的路上能走得更顺利,王志飞专门成立了工作室。“成立工作室主要是希望可以扶儿子上马再送一程。有了工作室,我就可以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制作上,这样可以亲力亲为帮儿子做一些事情。虽然那时候儿子还在上中戏,但是我会有这样一个想法和规划,而这个想法总得提前几年来做。”当他知道儿子更想做歌手而非演员时,王志飞说自己很难过,“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渺茫,感觉没有希望了,灰溜溜的,回过头来看我的工作室成立得是多么多余啊”。而这样的初衷,王志飞从没有提及过,或许是不想给儿子压力,又或许是他认为这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分内事。

    失望归失望,作为父亲,王志飞最终还是选择了在音乐方面帮助儿子,“牛不喝水强按头这个道理我知道,一个人只有干自己愿意干的事情,成功的几率才会更大。既然他选择了这个方向,我就尽力去帮助他。”于是,也就有了后来他请好友为儿子助阵的一幕。

    而对自己最初的想法,王志飞也在不断调整,“原来希望可以扶他上马再送一程,现在就是尽量帮他上马,能不能送一程再说。我会尊重他的选择。很多具体的事情如果他需要我做,我肯定会义不容辞。因为他未来的快乐和我是息息相关的。”

    当记者问到子女能否体谅到父亲的苦心时,他很有信心,“每个人都是这样,一旦自己有了孩子,肯定会反过头来重新审视自己和父母的关系,在这之前父母是被他们忽略的。当他们做了父母后需要给孩子衣穿给孩子饭吃的时候,一定会想自己的父母当年为自己做了什么。我相信儿子将来一定会明白我的。我不着急,现在我50岁了还在成长,所以我们也要允许孩子有一个慢慢长大的过程。”

    对于儿女的未来,王志飞如今的愿望很简单,“他们肯定会超越我们的,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要担心,在儿子的事情上不要跟自己较劲,随他们去吧。只要他们快乐,更快乐地成长。”

 

“表演需要认真面对”

    生活中,用王志飞自己的话来说,是个一板一眼的人,“我也幻想着回家后随意地把鞋一甩,都不用手来脱鞋,然后窝在沙发里。那种轻松我真的很想体会,但是我从来做不到,我必须规规矩矩地把东西摆放好,做其他事情也是这样,必须要规规矩矩。”“那会不会很累啊?”我问道。“当然很累啊,我也很讨厌自己这样一板一眼,但是真的改不了。”

    在自己视为生命的影视创作中,王志飞就更是一板一眼了。“影视创造不能胡来,现在拍电视剧,我仍然是这样的想法。小时候老师告诉我舞台是神圣的殿堂,不容亵渎,要真诚,要认真对待。因为我崇敬这样一个殿堂,我会为它倾注自己全部的爱。在创作过程中,我会跟对方探讨,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不理解,可能会说我较真吧。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把该表达的表达出来,这样才能对得起我心中的那份热爱。”

    不签经纪公司、很少做宣传、低调,甚至有人说他冷峻严肃,不苟言笑。当我们向他转达这些声音时,他调侃自己,“什么不苟言笑,我就是苟。”说完,大家被他的调侃感染了,笑了,他自己也笑了。随后他却很认真地说,“不苟言笑真的是因为我在想一些事情,表演更多的是脑力劳动,体力劳动是最后表现的一瞬间,在之前要做的工作很多。我可能正在思考的时候,有人跟我说话,我的反应可能就慢了一点。理解我的人知道我沉浸在思考中,不理解我的人就可能会说这个人怎么那么不好接触。”对于那些误解,他真诚地说,“在这里我也向那些人道个歉,我不是不搭理人,而只是那个时间我可能在想别的事情。”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倾注了那么多心血,他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非常鲜活,当记者问及哪个角色和自己最像时,他不假思索地说,“都像啊,每个作品都是自己付出了心血的创作,每个作品都会有自己的影子。扮演不同角色时我会把自己不同的侧面放大,不需要的那一面缩小。”

    五十而知天命。如今年过50的他,无论是对生活还是工作,也有了新的感悟。特别是对自己热爱的演艺事业,他希望有一些新的尝试,“在这个行业积累了30年,我也会去想着拍一些自己想拍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