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方 认真描绘生活
2018-01-29

他曾参与美国世贸大厦的重建设计,并获得美国前总统布什的高度赞誉;他曾亲手为陈道明设计了一个温暖舒适的家;他曾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观和设计理念创作了“家族系列”“话语权系列”等艺术作品,他就是中国当代观念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王开方。

撰文>>>康小妮   摄影>>>张鼎

 

王开方的工作室里有两只猫。我们到达的时候,工作室的伙伴们正在试图用笼子套住那只会咬自己尾巴的小野猫,他们告诉我们:“这只猫太可怜了,可能因为长期流浪,性格暴戾乖张。”笼子旁边,是王开方早年作品——话语权系列,舌头上的纽扣被猫抓得散落一地。

对此,王开方并不在意,他的工作室敞开大门,欢迎每一位到来的朋友——猫也是。他前前后后招待过很多猫,每一只都带给他新的启发,感知到对于一个生命的照顾。

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我们看着偶然从我们身边串过的小野猫,跟这位老朋友聊起许多让你重塑人生的话题。

 

人需要保持冷和饿的状态

在数不清的光环下,王开方却在博客里称自己是个行者,经常还来不及整理归来的行李,就要打包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谈不上辛苦,这种独属于行者的生活,是他享受人生的方式之一。

40岁生日的时候,王开方去了南极,纵身跳下了南极的冰海,这种像针扎一样穿透皮肤刺向内脏的冰冷,让他觉得很美好。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种极其疯狂的行为——万一生病怎么办?万一冻伤了怎么办?

可王开方却认为,“人在经历各种挑战的时候,能让你的心理和生理能力得到提高,否则人会变得更加脆弱。有时候生病要少吃药就是休息,这样能让你自己的免疫力提高。这种冷和饿,都是提高自身免疫力的一种锻炼。你会觉得很残酷,但是当你能够承受的时候,你会觉得很美好。”

在生活方面,王开方活得异常单纯。朋友远道而来,他决定亲自下厨请大家吃饭——端上桌的真的只有一碗白米饭和一碟酱油。“只有米饭其实是对于吃饭这件事最大的尊重,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尝到米饭最原始的香味和状态。”

王开方一直认为,“设计是一场修行,不断修正,不断前行”,而这种理念他一直贯穿到生活本身,“我一年有一次斋月,这跟宗教和信仰毫无关系,我只是觉得人会需要有一种状态,让自己体会到饿,或者冬天的时候穿得很少到外面冻到发抖,你可以不经历这种饿和冷,但是你要想到其实有很多人的痛苦,是需要你去感受和体验的。”

他认为,“如今这个社会,其实已经被我们人类的设计影响、破坏得很深了。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变得很糟糕,这些都跟我们的设计相关。当代文明都是一步步地设计出来的,所以我们的设计应该是存在问题的;设计跟设计观、价值观、世界观相关,这些都应该重新再设计。因此,设计需要我们去修正、前行。”只有体会到生活的本真,才能推动设计的有益前行。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后,王开方创建了一组大型雕塑以纪念逝者,铭刻抗震精神,作品现被森根国际大酒店所收藏。

 

生命没有贵贱之分

知道王开方的人,都知道在施华洛世奇品牌首度与中国设计师合作时,王开方那对蟑螂饰品。这件作品不仅大获赞誉,并被选为世博会奥地利国家馆的礼品。

在王开方的眼中,生命在个体上没有贵贱之分,无论你是猫、狗、蟑螂,还是人类。“生命本身的法则其实是相同的,如论是人还是动植物,都在符合一个更大的逻辑、更大的法则,生命就是被设计的,被一种更大的智慧所设计的。包括宇宙的万象和谐运转,都是一种很大的智慧。”

“蟑螂有3亿6千多年的历史,是现存动物中存在最久的,比恐龙出现得还早,基因也是最顽强的,对于任何灭除蟑螂的药物,它都能在两三代之后产生抗体,而自身并不变异。所以它的生命力特别顽强。不过蟑螂也是最被人讨厌的。但是它存在的意义其实人类还不完全明白。我相信它有更值得我们去学习和研究的地方。”

“我总觉得我们下一个文明将不再是追求物质,而更是精神上的追求。思想观念的进化会引导我们社会的变化。我们要创造、改变的,或者说要设计的,无论是艺术家、设计师还是政治家、经济家,将是我们的思想架构和世界观,这些才是我们在这个时代真正需要改变的。”

 

目标始于足下

王开方人生中的第一场马拉松在厦门跑完了全程42.195公里。而之前他从未想过要为全程马拉松设计过什么训练,甚至从未考虑过要跑完全程。跑到一半的他正好遇到几个熟人,那好歹要离开他们的视线吧;又碰到熟人给了块巧克力,那以巧克力的名义多跑两公里⋯⋯就这样,各种无法预先设计好的状况,让他一直跑到终点。

“其实很多事情不是要制定一个太远的目标让你去完成,这样会很痛苦。在我看来马拉松不是一个毅力上多么坚强的事情,而是说要有一个方向,你按照这个方向,能走多远走多远。就像我第一次跑马拉松,真的没有想到要去完成到终点,那样会很痛苦的,我只是说往前多跑一些,再跑两公里,再跑几公里⋯⋯”

事实上,“暴走”“驴友”,这些现在的流行词汇,20年前的王开方就已不觉新鲜了。对此他深有感悟,“年轻时,从没想过去南极、没想过跑马拉松、没想过在中国美术馆办个展,结果现在都在实现。我有什么远大理想吗?还真没有。认真向前走,到了前方的路口,就会看到前进的方向。”“我对自己说,累了可以随时停下,不赶路,只是因为前方的风景更美。”

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王开方归功于最初最单纯的热爱,“每个人只要用心去感知和认真去描绘,那就是美好的人生。人生的目标不是目的地,而是为了引领你欣赏这条路上的风景。”

 

设计不是文化是进化

王开方很忙,忙着捣鼓“黄金年代”的站,忙着3D打印作品的亮相。在他的工作室内,飘着金色的“一平米风”——王开方的新作品。每一片都有着风的姿态,就像一种个人的情感和情绪,浪漫又具有禅意。

“我们思想观念的进化,才会引导我们社会的变化,如果从一种新思想来看的话,我们现在许多的社会观、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等等,都可能存在问题,而这些问题才是造成我们现在社会中许多问题的原因。”

“我们要创造的、要改变的,真正要设计的,不单单只是艺术家、设计师、政治家、经济家,而是我们的思想架构和世界观。”

王开方很喜欢之前的作品“席地而坐”,“这件作品其实是教育自己,要反省我们自己的创作,与大自然给予你的。其实大自然已经给予了你生存需要的所有,我们现在的创作只是我们在生活中需要学习的课程。所有一切其实都是可以不必要的。”

“我们很多作品和字画什么的都是带着人类文明自我的膨胀和赞赏,而水晶蟑螂这件作品其实是在反思,已经将地球生命拓展到地球生态。我觉得人类的目光都太向上看,追求时尚、追求成就、追求光辉⋯⋯但是我们应该学会向下看,我们不仅要向往天堂,更应该要关怀‘地狱’。我们应该重新感知我们的文化,让我们的文化更加豁达和包容,也要重新感知与我们文化所不同的文化,会看到其实不同文化都是对于美好的向往和对于真理的追求。”王开方如是说。

 

【王开方档案】

王开方,1967年生于北京,1991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1995年创立北京地平线装饰工程公司,同年成立王开方工作室 。他是中国具代表性的跨界设计师、建筑师、艺术家,作品涉及规划、景观、建筑、室内、雕塑、装置、影像、家具、服装、舞美、饰品、平面等多领域;游历80余国家,出版《行云流水》,并担任《时尚》杂志专栏作家。 一车间”,甚至“无人车间”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