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洪恩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2018-08-22

酒店为什么不建在栉次鳞比的繁华闹市,却要去深山老林选址?因为此酒店非彼酒店。

| 文 · 亦乔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他,20岁出头去日本留学,国内大学读的专业是园林,去日本读MBA。现在他是酒店管理行业的专家。听起来有些跳跃,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但人生就是如此,学什么专业与从事什么行业似乎不能一脉相承;想做什么与做了什么似乎也不是一回事,但人生终究是没有白走的路——他就是史洪恩,现任百年奢华度假酒店集团——星野集团大中华区总监及锦绣星野酒店管理公司总经理,整天为酒店选址泡在山里。酒店为什么不建在栉次鳞比的繁华闹市,却要去深山老林选址?因为此酒店非彼酒店。

史洪恩出生于石家庄, 2000年,20多岁的他抓住了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去日本留学。一个猛子扎下去,他在日本度过了近10个春秋。

而这所有的一切并非一日之功,6年的留学生活结束后,他加盟日本高盛创始人山崎养世刚刚组建的投资团队。2009年,他加入日本两大券商之一的大和证券投行业务部门,2012年受星野集团董事长星野佳路邀约接过该百年企业在中国所有的投资开发业务,2014年与中信集团创立了现在的合资公司锦绣星野酒店管理公司。

而就在这十几年的人生历程中,他经历了各种抉择,还有颇为神奇的各种缘份。

 

从居酒屋学做事

初到日本,他就开始勤工俭学,先是在一家花店插花送花,因为在国内他学的专业是园林,所以对植物有着天生的亲近感。那时候刚到日本,语言还没过关,就硬着头皮去工作,在沟通方面自然是少不了有一些障碍,但店家人好,对他百般照顾,才让他有了待下去的信心。

那时候相较于国内经济水平,日本的消费水平是相当高的,所以他笑着说:“那时候觉得日本什么都贵。”而那时去日本留学的学生,99%的人都要打工,史洪恩回忆说,那时候自己一天最多的时候要打3份工。如果是在花店让他学会了爱,那么接下来的工作让他对做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居酒屋是他做得比较久的一份工作,5年时间,前3年时间他都在学习如何做菜,如何做事。

说起那段长达5年的打工生涯,史洪恩说:“那段时光非常难忘,而且对我今天的工作影响至深。居酒屋的工作是服务,现在我做酒店也是服务行业,我现在的一些管理思想与理念,有的来自于当初在居酒屋的那段历练。”

每天上午8点到下午5点是上课时间,晚上他会到居酒屋去工作。居酒屋的老板很会生活,他的很多精力都用在如何生活,如何培养自己的兴趣方面,所以老板在所有员工当中要选拔优秀人才来打理居酒屋。当时员工除了史洪恩都是日本人,而他却是第一个把所有菜都学会的人,自然他成了这家居酒屋的料理长。

史洪恩回忆,当时在工作的时候,既得一边做菜,还得一边跟客人聊天,同时还得关注远处客人的状态。老板告诉他:“当你听到玻璃撞冰的声音的时候,就证明该给客人换酒了,这时候就得关照服务员去服务。”

老板尽可能让他有机会品尝各种珍馐美味,告诉他把自己的舌头养肥了这样才能为客人挑选最顶级的食材。史洪恩说,这是他在居酒屋学到的最平常也是最了不起的管理之道。

后来他开始做投行,投行老板说:“在这个行业拥有专业技能人才并不难找,但既心细,眼里又有活的人才最不好找,而你就是这样的人才,做事既认真,而且还能把事情做好。”投行老板的肯定与赞赏让他深深体会到,自己身上的这种特质得益于居酒屋那5年的历练。

 

开启波澜万丈的人生

2006年,史洪恩MBA毕业,经导师(原世界银行长官井川教授)介绍加盟了日本高盛创始人山崎养世刚刚组建的投资团队开始做投行。世界很大,圈子很小,或者说史洪恩是个幸运儿,认识高盛老板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发展方向。

高盛老板曾就职于大和证券,与星野家族又是铁交情,所以这个圈式的关系网成就了今天的史洪恩,自然最核心的还是他努力追求的信念与信心。

日本企业的工作相对是很稳定的,如果留在日本,过一种衣食无忧的安逸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但史洪恩没有这样选择,他要的不是一种退休式的工作状态,他喜欢波澜万丈的人生。另外,他能够出国留学还有赖于政府的培养,所以他想做中日间的桥梁,把自己近10年来的所学带到中国来,也愿意做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把日本先进的管理理念带到中国来。

2009年,他满载而归,回到国内,首先选择了在中日间都有业务的日本两大券商之一的大和证券,在大和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机缘巧合日本星野集团要全面进入中国,而他在高盛老板的推荐下进入星野集团。后来他又协助星野集团完成与中信集团建立合资公司——锦绣星野酒店管理公司,负责星野集团旗下多个度假品牌在华的选址、策划、设计、投资、开发、运营管理等一系列工作,据说最近在筹备一个专门为中国市场定制的新品牌。第一次见到史洪恩,他笑着说:“前段时间一直在山里,刚回来。”不知道的会以为他是去旅游了,其实经常上山下乡是他的工作,他要为酒店选址而不停奔波。

 

在全世界不可复制的地方,做体验当地文化最好的酒店

星野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奢华度假酒店管理集团,百年来从未出过国门,一直深挖日本本土文化,创立了虹夕诺雅、星野界、星野RISONARE、OMO等系列品牌,直至2012年,星野集团第五代继承人星野佳路决定要走出日本,走向世界,先后在大溪地收购了第一家国外酒店,在巴厘岛自建了海外第一家酒店,而中国也是星野绕不开的目标市场。

因为中国丰富的人文景观与文化遗产正符合星野酒店选址的要求,所以史洪恩整天马不停蹄地奔波在山水之间,为的就是找一处全世界不可复制的秘境,就像日本的虹夕诺雅,清晨打开窗户,美丽的富士山跃然眼前⋯⋯

史洪恩说:“我要把日本的酒店服务理念带到中国来,让中国人不出国门也能享受到来自日本的服务。”而事实上,他的想法是完全可行的,据不完全统计,在日本入住星野的客人有40%来自中国,所以星野决定进入中国市场是完全靠谱的,史洪恩的愿望也是非常接地气的。

事儿靠谱,人靠谱,但做起来远比想的要难,史洪恩说:“进入星野的第一年,完全没有酒店行业的从业经验,走了很多冤枉路,曾经一年看了202块地,几乎都被星野老板给否了。”可见星野在酒店选址方面是多么严格。“在全世界不可复制的地方,做体验当地文化最好的酒店”,这话不是说说而已的,也不只是停留在概念上的,星野要的是实打实地做事,而且是细致、认真地替客户着想地做事。他们细到对于酒店内一个小茶几的长宽高的设计都要经过几番考量,测试。

星野的酒店各有千秋,不可复制,不管你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如果想体验某种概念的服务,那就得去某个地方。比如,瀑布在哪儿都能看,但躺在床上端一杯香槟看瀑布不是在哪儿都行的;传统概念上去酒店坐车就可以了,但如果有一个酒店汽车是到不了的,必须划船才能抵达,是不是很有趣呢?

“界”是星野集团旗下精品温泉旅馆品牌,分布于日本全国各个著名的温泉胜地。比如在界阿苏,可以置身火山之都和温泉之都的醉人仙境,体验这种无与伦比的美妙感受;在界 Anjin 可以坐在房间一隅欣赏蔚蓝色大海的无垠美景;在界热海,可以尽情享受法式风情与传统日式风情的烛光晚餐;或者在京都的虹夕诺雅,坐在落樱缤纷的空中茶室煮茶言欢,此情此景已完全升华或颠覆了传统度假酒店的概念。

史洪恩说,他计划在中国做30家这样的特色酒店,不管你来自哪里,住遍了这30家酒店基本上也就看遍了中国的千山万水。中国5000年的文明史造就了诸多人文与自然景观,当我们可以游遍千山万水,以一种非常惬意的姿态,深入当地,深入文化,体味被历史尘封的记忆,触摸那片土地的厚重感的时候,那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史洪恩介绍说,星野很少做宣传,他们要做的是把事情做好,把产品做完美。而且他们也一直奉行:对于一家酒店有利的事情不能做,要对星野旗下所有酒店都有利的事情才能做。比如,星野的服务人员除了厨师长都是多面手,服务模式都是一条龙式的贴身管家,从客人踏入酒店的那一刻起,酒店功能、房间设施、用餐时间及休闲时间都有人定时提醒。而且他们的服务理念是要把自己当客人,设身处地地想想此情此景下客人最需要的服务、最想要的入住体验等,而且星野的酒店食材都尽可能地取自酒店周边,保证食品当地特色及新鲜度,一切尽在细微之处用心。

 

把日本的服务带到中国来

史洪恩介绍,目前星野在国内做的大都是一些世界遗产项目,而这些项目对拉动当地旅游经济发展,提高当地历史文化认知度都是有很大促进作用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精神文明建设,星野也希望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全力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星野进入中国时间比较短,希望能把日本的一些先进服务带到中国来,同时大力配合推动国家精神文明建设。目前中国的旅游产品已经很成熟了,但去到一个地方,慢下来以度假的方式、以体味历史文化的心态去旅游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发展与推动,而星野又是做品牌度假酒店的行家,希望在这方面能够有所贡献。

史洪恩说,我们加入北京外企新的社会阶层联谊会时间不长,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深切地感受到了新联会的温暖与温度,感觉新联会的家人随时随地都在身边,没有距离感。由于平时工作比较忙,对于新联会组织的活动参加得不太多,但还是被他们的服务态度感动着。说句心里话,外企在中国多多少少有些找不到家的感觉,而新联会给大家提供的这个平台,让大家有种归属感,比较踏实。其实能把大家聚在一起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大家在这个平台上也会很受益,比如他们平时组织的一些活动就很有意义,如果没有组织安排,也许自己是抽不出时间去参与的,有组织的带动,好很多。

 

希望将来办一个小型邮币展

从中国到日本,又返回国内,在这十几年的职场生涯中,史洪恩从未停歇。他说,每每累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背个包在古老的小镇上走一走,看日出日落,看袅袅炊烟,听鸟语,闻花香,虽然可以暂时忘记工作劳累,但转而还是会想起酒店建在哪个位置会给客人一种怎样的体验等。不管多忙,史洪恩周五都会回家,周末他会带孩子们去爬山,而且这也是他多少年来比较喜欢的一种运动或者说是解压方式。

除了爬山,集邮币也是他毕生一大爱好。谈起邮币卡,史洪恩给我们讲了他在日本的一段故事:邻居一对姐妹都90多岁高龄,都独身,两家相处非常好,当得知他在中国一直有集邮的爱好时,老人把自己毕生的邮币卡赠送给了他,那是日本近80年的邮币卡。史洪恩如获至宝,小心保管,非常珍惜,在自己家里专门僻一个房间放邮币卡。他说自己一定会好好珍惜老人的信任与寄托,希望将来有机会办一个小型的邮币展览,以不枉老人的一番心意,同时也是自己的一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