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 痛快做自己
2017-11-09

作为娱乐圈的“神级自黑典范”,而非10年前偶像时代无可挑剔的“杰出青年”,杨幂正博得越来越多人的好感。

撰文>>>康小妮

 

“我不喜欢从头到脚都是包装过的形象!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就呈现出怎样的样子,你能接受就接受,你不喜欢也没关系。我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杨幂就是这样一个不能讨好所有人,就痛快自己的“神级自黑典范”。

其实,只要不是正儿八经地做采访,玩得起也接得住的杨幂倒是很好聊,而她对于“自黑”更是洒脱豁达到信手拈来:当第二天就要在巴厘岛结婚,有关怀孕还是没怀孕的新闻左一个右一个时,她开腔回应“随时当妈”;结婚当天,她特地发微博告知网友自己已自行穿上喜庆的婚鞋,而这个梗就是调侃来自于不知何时传出来的“杨幂脚臭”;熟人在朋友圈发了她产女后复出参加米兰时装周的照片,一袭绿色皮质裙装裹得她上围饱满,配文是:Boom!Boom!Boom!杨幂看后就点评:环绕立体声!

作为娱乐圈的“神级自黑典范”,而非10年前偶像时代无可挑剔的“杰出青年”,杨幂正博得越来越多人的好感。

 

痛快做自己

今年3月某日,杨幂转了一条微博,来自索达吉堪布法师:人生只是一场戏,每个在台上演戏的人,认真扮演自己的角色就好。如果你不会因台下观众的喝彩而兴奋,就不会因为他们的嘘声而伤心。如此心不随境转,你会自在而出色地演好每一场戏。

这段话正在被杨幂实际地履行着。她说:“有人会因为我们的缺点而讨厌我们,也有人会因为我们的真实而喜欢我们。我们不必让那些本不喜欢我们的人喜欢上自己,而是应该让那些本该喜欢我们的人尽快发现自己。”

杨幂自己一直有着一套坚定的标准,尤其在人际关系上。比如绝对不会在媒体面前聊男闺蜜——“我不需要什么男闺蜜”这样的回答让这个在娱乐圈沉浮的女孩子避免了许多无聊的绯闻关系猜测;也不会把所谓的闺蜜关系放到台面上来笃定,“也许有些人就只能跟你聊聊化妆品什么的”,那么在这个层面上说就好了,大家彼此都轻松。

这个北京女孩一直在死守的底线就是做自己。“内心的波澜再汹涌也不要展示给外界,因为没有人记得住也没有人在意。”她可以被网友调侃一孕傻三年,却不会给人机会无礼刺探自己的私人领域,或是在别人面前故意表现得沉静、笃定。

“我已经过了逞强的阶段。”她说,“当你能够接纳自己的一切,正视自己所有的优点和缺点,才能够心平气和地积极向前,让自己变得更好。”内心真正强大的人,才无惧别人说什么,就像心胸豁达的人敢自黑,洒脱而机智的人还会自黑得很漂亮。

 

珍视每一个今天

杨幂是特别怕给导演和剧组带来麻烦的人。她不爱迟到,赶通告还经常早到,如果万一有别的事儿赶不上了,会催着助理先赶到现场代自己跟工作人员解释。她热情地待粉丝:有一回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歇息的时间吃饭,这时赶巧粉丝们在门口想见她,于是经纪人问她,是继续休息还是迎接粉丝?她毫不犹豫地回答:“迎接粉丝!”

片场里的她很好“伺候”,转场的时间太长她就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开玩笑,一个很冷的笑话被她说了好几遍,自己还挺开心的。杨幂太习惯片场的枯燥和长时间作业,就像一个女学生熟悉橡皮筋、校服裙那样,等多久也不烦。如果非说有什么“耍大牌”的毛病,那就是吃饭一定要准时,一日三餐不能少,还必须卡着那个饭点来。

采访时,伴随她多年的工作人员覃西说:“你看吧,现在中午11点了,过一会儿她的眼神就会扫过来,那就是问:吃的呢?”杨幂对吃的是一点都不挑食,偶尔会吐槽工作人员买的食物难吃。“难吃她也会吃下去。”去年的生日刚好赶上在纽约时装周度过,忙了一天到了晚上也是叫上刚好同在纽约的闺蜜唐嫣在宾馆房间里吃泡面,两个人还乐呵呵的。

这些表现基本上都可以理解为演员杨幂的“职业素养”。她说,这大概源于16岁就出道拍戏,辗转剧组,两三个月就要转场,常年养成的习惯。“这种流动的生活,和背包族有异曲同工之处,所有小零碎小物件小习惯都得抛弃,必须轻装上阵。就像女白领在写字楼里如何斯文得体,是一个道理。”

4岁就出演电视剧的杨幂,大概是演艺圈出道最早的仍然当红的明星之一。她16岁就签约李小婉、李少红的荣信达影视公司,被作为明星去包装和推荐。

杨幂的青春期都是在剧组里度过的,并没有经过闺蜜碰头密谈偷笑的场景,更别说什么女生寝室生活,现在能够想起来对青春期的回忆就是坐在凳子上等着导演叫“开麦啦”,下戏之后会吃一些零食,比如把腐乳酱抹在馒头上。

杨幂和周迅曾经合作过电影《画皮2》,两人当时的表现是截然不同的。有一场戏是周迅扮演的小唯身处一堆干冰里,入戏太深以至痛哭难止。但搁在杨幂身上,她就很可能是:来吧!说哭就哭,哭完了又跟没事人一样。

或许小时候入行被导演们夸得太多,杨幂说那时候自己也有些飘飘然,曾觉得演戏太简单。更有那么几次拿着剧本对台词都不用心,还左顾右盼,于是被前辈正色警告:“你要再这样,我下次就不跟你一起演戏了。”这样才算是被吓得吐了吐舌头认真起来。

再到后来,杨幂就不太怎么跟人说表演这件事。她不是不努力或者不敬业,只是不想拿这些跟人唆,就算被批演技差也不会愤怒。“别人说什么不太能够影响我,因为我知道自己什么状况,哪儿好哪儿不好。好就保持,不好我改,不需要别人告诉我。”

杨幂很喜欢周迅还有张曼玉的表演。“我也希望自己能更好,只是我不会给自己树立一个很清楚的目标,说一定要怎样,比如拿奖。我就是无目标型选手,把今天的戏认真演了就完,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事实上,对每一个“今天”,杨幂都是很重视的。拍《Hold住爱》时有一场沼泽的戏,杨幂的腿被小树划得很疼,本来穿着一条肉色丝袜,可如果这样,镜头会反光,于是她果断地说:“那我脱掉!”就这样拍完了沼泽的戏。拍郭敬明的《小时代》,她怀着孕也坚持,除非是高难度的动作场面,那些激烈感情的戏全都自己来;最近拍《我是证人》,为了演好片中盲女的角色,还专门去黑暗体验馆感受完全无光的环境下的肢体反应。

 

生活是随遇而安的安好

对于生活,杨幂不是一个很有企图心的人,如果不是演戏或者赶通告,怎么舒服怎么来。过春节在北京陪妈妈走亲戚,素颜上街,要么就宅着做家务。对金钱也没有什么概念,赚来的钱在婚前都是交给爸妈,婚后就让工作人员打到卡上——具体是哪张卡,她也记不住。

有一次得空看中一样东西要买,就翻出身边正好带着的卡去取现,原本十分担心里面没有钱,结果一刷被上面的数字吓到,回来悄悄地跟经纪人说:“我跟你说,我的卡里有好多钱啊!”经纪人觉得很无语,告诉她:“片酬都是打在这张卡上啊,我每次还会写张条给你看,你看了吗?”得到的回答是:“看了,但是记不住。”

杨幂开玩笑说:“从某种程度上,我什么都没有。哎!不对,我记得我名下好像有一辆车。”就问工作人员:“是不是?”经纪人说那是你爸爸名下的,只是给你开开而已。经纪人还故意开玩笑吓她:“你就是什么都没有!”

曾经,我们问过杨幂,知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会变成这样。她把所有的精灵鬼式的小调皮收敛后,静静地说,“没有”。以前从事模特工作,只不过是为了有口饭吃,每个月有钱拿,不再让父母背负,后来的人生,跌宕起伏,每一年甚至每一天,过的都是不同的生活。“我好像进入了一个万花筒的世界,每一个角度都是不同的,这就让我练出来了在意该在意的,不在意不该在意的,再加上,我本来就心很大!”

对,她可是那个从小就和男孩子玩在一起、上天入地、爬墙上树的姑娘。

2017年初,杨幂主演的古装仙侠爱情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身为原著党的她,对于自己演的这部剧,很有感触。“每个人生阶段不一样,就算是相同的角色,让每一阶段的我去扮演,可能都会不一样。几年前,如果让我演白浅,肯定也不是这样,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挺好的,碰到这个角色也是一种缘分。”

她和白浅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路痴,都有点喜欢酒,都有点不太会送人礼物,她也有一个糯米团子,我就很懂她。”拍这个戏也是虐心又虐身,不过受虐到“过瘾”的杨幂,还会和赵又廷、导演建一个微信群,聊剧本聊到大家都很High,“我觉得收获还是很大的!”

杨幂说,最近这些年,感觉“每一天都在翻天覆地”。她当了演员,拥有了家庭,被很多粉丝喜欢,有了公司,当了制片人,拥有了种种的意想不到。“我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人,摔了很多跟头,但是非常好,这些年我活得很丰富,一点也没浪费,所有的跟头也没有白摔,不管是别人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