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和谊 变者求胜
2018-09-27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个人的今天”,徐和谊说自己是40年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亲历者、参与者,也是守望者。

| 文 · 张韦韦

 

个人命运的故事,也是社会、时代命运的故事。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身上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恢复高考、改革开放、市场经济⋯⋯这些影响着他的命运,同时也给了他改变命运的机会,“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个人的今天”,徐和谊说自己是40年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亲历者、参与者,也是守望者。

改革开放成就了徐和谊,同样他也在回馈时代:他创造“北汽速度”,使北汽集团成为中国及全球汽车界增长率最快的汽车集团之一;他扛起中国汽车民族自主品牌的旗帜,带领北汽自主品牌砥砺前行;他推动北汽与戴姆勒等世界知名车企合作,为中国车企国际化积累宝贵经验;又是他带领北汽最早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让中国汽车赶超世界汽车强国 “换道超车”成为可能⋯⋯

“思变者通,求新者胜”,徐和谊带领下的北汽集团用行动不断验证这一点。时下,北汽这个北京的“金字招牌”“第一支柱”又一次走到了改革的重要关口。面对国企改革,徐和谊坚定表示,要把国企改革进行到底,要将改革红利最大化。

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正式开启,中国全面走上了时代的拐点。

徐和谊也是在这一年迎来人生拐点。他参加了高考,并顺利考入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业,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大学生。

“我们这代人既是幸运儿,也是付出的一代。”徐和谊说,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工作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很多人问我喜欢什么?最近看什么电影?我很少看电影,能看一次电影对我是最大的享受了。看电视的机会也不多,有一点时间看电视,还是看新闻。”

那一代人讲奉献,讲艰苦奋斗。他们中很多人在改革开放历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其作为在后来的岁月中显现出来。

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变化,中国开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大学毕业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徐和谊明显感受到了转轨带来的冲击,“那个时候虽然年轻,但是感觉特别不适应,全是新的事物,都是过去没有经历过的,始终处在一种变化的过程中。”徐和谊说,40年自己在不断变化中适应变化。

 

放开国际合作尺度和步伐

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一路向前,既改变了中国,也改写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中国汽车工业的国际化进程也在其中被改写。

中国汽车工业在40年里走向全面开放的汽车市场中,以对外合资合作、引进技术作为重点发展战略,通过全球范围内的合作与竞争,提高了整体实力。

北汽集团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国际化的受益者。徐和谊功不可没。

2002年,徐和谊离开政府,转战企业,出任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同时兼北京现代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由他推动的北京现代项目,创造了从双方正式接触到正式签约仅用224天、到公司正式揭牌仅用371天、到第一辆轿车下线仅用436天这3项中国汽车工业合资合作新的纪录。北京现代实现当年筹建、当年出车,并仅用了63个月便实现累计产销汽车100万辆的中国汽车行业最快速度。

2006年10月起,徐和谊开始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他主导了“北戴合”项目,使北汽股份公司得以引入戴姆勒汽车作为战略投资人,实现了对北京奔驰的合并报表,并无偿获得了奔驰E级车平台。北汽与戴姆勒的合作至今被视为中国汽车工业合资合作的典范。

回望北汽集团乃至中国汽车行业的来时路,徐和谊说,没有改革开放,没有与国际合作伙伴的深度合作,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不可能取得今日的成就。通过国际合作不仅加速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成长速度,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在与世界一流企业、品牌、市场合作过程中还革新了理念、技术,提升了管理经验。

国际化不仅要“引进来”,还要“走出去”“走进去”。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给北汽集团“国际化”发展指明了方向,北汽加快推进国际化步伐,展开了以中国云南瑞丽、南非、墨西哥、伊朗、埃及等地为战略基地的布局,以推动企业全产业链输出,加速自身创新转型。

北汽集团初步实现了从“走出去”到“走进去”的升级嬗变,在全球设立了7大研发中心,在80多个国家建立了超过200家的销售服务网络,2017年全年整车出口同比增长27.5%。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向国际社会再次发出了强烈的开放信号“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两个多月后,北汽集团与国际知名品牌——麦格纳整车合作项目正式签约。这是博鳌论坛后中国汽车行业第一个整车项目合资合作项目。

徐和谊介绍,未来在巩固现有的两大合作伙伴——德国戴姆勒、韩国现代的基础上,北汽集团还会加大新的领域的合资合作。“今后北汽在国际合作上的尺度和步伐会越来越深,越来越大,合作的业务内容也会越来越丰富。”

徐和谊透露,目前北汽集团正在与其他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洽谈合作,他特别强调,合作内容已经从过去以燃油车合作为重点转向了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合作,“可能下一步既有整车项目,也有零部件项目,还有围绕三电领域的合作,比如电池、电机控制系统等。”

除制造领域的合作外,北汽集团还尝试在其他领域开疆扩土,拓展了金融领域、销售后市场领域的合作,围绕二手车、汽车租赁等领域的合作也正在开展。

 

新能源汽车要从先发到领先

徐和谊曾在公开场合中多次表示,“车企不干新能源,无路可走”。发展新能源汽车,北汽集团有相当决心。2017年年末,徐和谊带领北汽集团改革再动刀,提出北汽集团全面推进新能源化,并明确了两个新目标:到2020年在北京地区停止销售传统的燃油车,到2025年在全国停止生产和销售传统的燃油车。

在中国新能源车企中,北汽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也是产销量最大的车企之一。自2013年以来,北汽新能源连续5年位居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排名第一。

回顾当初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原因,徐和谊坦言,除了首都节能减排的要求外,还有自身发展自主品牌的压力。如果能抓住新能源的风口,借助发展新能源汽车实现弯道超车,“这可能是北汽千载难逢的机遇。”

通过对行业技术进步的分析,再结合北汽集团自身条件,北汽集团决定,倾全集团之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徐和谊回忆,“当时国家几个主管部门领导看到,我们在这么短时间里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有了成效,他们评价我们是‘真抓、真干、真投入’。”

2009年,北汽新能源成立,这是国内首家获得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在新能源领域,北汽集团已取得了先发优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新能源领域,市场竞争也日益激烈。

这些年,徐和谊一直在思考,怎么把新能源领域的先发优势真正转化为领先优势,“这是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课题。”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说:领导者和追随者的区别,在于创新。这句话经常被徐和谊引用。徐和谊认为,北汽新能源要从先发优势转到领先优势的关键,必须依靠不断的技术进步。

“下一步能不能取胜,能不能成功,转换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核心在技术创新。”徐和谊不无担忧地表示,“如果在技术创新方面,没有取得实质性进步,这种先发优势很快就要丢掉。”

其背后却是更大的梦想,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被寄予了中国汽车产业夺取全球战略制高点的期待。但中国的汽车自主品牌真的具备这样的实力吗?

“信心是有的,能力也在不断实践发展中一点一点积累培育起来。”徐和谊认为,需要客观冷静地看待中国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发展。他强调,自主并不是关起门来自主,而是敞开大门,一方面培育自主的新能源汽车,另一方面加大国际合作的步伐,在合作过程中发展壮大中国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我想一定能借这个机会实现弯道超车。”

 

将改革红利最大化

2014年12月19日,徐和谊在香港联交所敲响了北汽股份上市的钟声,北汽股份成为香港首发上市融资额最高的中资汽车制造商。北汽股份香港上市,标志着徐和谊带领北汽集团在资本市场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因为北汽股份在香港上市的关系,3年间,徐和谊去香港的次数也增多了。他发现,在香港推广新能源汽车共享模式,市场潜力巨大。

“香港的市场比较成熟,管理非常严谨。另外,由于香港人口密度大,加上交通布局,基础设施建设的完整性,加大新能源汽车的推广使用,减少汽车尾气排放,提高香港市民福祉既有很好的基础条件,也有紧迫性。”徐和谊非常看好香港市场,“我们也有这种打算,一旦时机成熟,想在公共交通领域和共享租赁分时租赁上做一些尝试。”

北汽股份在香港上市3年多后,近日北汽新能源要在A股上市的消息不断传出。外界猜测,未来北汽整车业务板块是不是要实现全面的资本化和证券化?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成为国家推进的重要措施。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改革的步伐正在加快,同时国有企业改革的难度正在向纵深发展,如何将国有企业改革进行到底成为摆在每一个国企面前的历史命题。

2017年7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调研北汽集团时,就对北汽混改进行了明确批示,提出“汽车行业的演进在加速,尤其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随时可能对传统企业带来颠覆性影响,国有企业结构调整的力度必须加大。要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上下功夫。只要是有利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都要积极推进。要加强北汽董事会建设,积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北汽新能源改制上市进程。”

目前北京市国资委已经决定把北汽作为北京市国企改革的试点。这是摆在北汽集团面前最重要的课题,也是徐和谊心头最大的压力。

他在思考,如何在当前这一新时期,围绕国企改革抓住重大机会,把改革红利真正转化为企业未来发展的动力?“我想拼了,把北汽的改革借助当前的好的环境和形势给做好。”徐和谊说自己有十足勇气和信心。

“我们先在整车制造领域进行改革,就是要实现它的资产证券化一步到位,直接走向公共市场。”徐和谊特别提到,“北汽在整车业务板块有很好的基础,也具备这个条件。”

徐和谊表示,过去由于历史原因,北汽在整车特别是乘用车领域分了几个业务板块,并形成了境外H股上市,境内A股上市。未来将进行整合。

他透露,下一步北汽将在整车业务板块形成两大上市公司,一个是以北汽福田为主形成商用车业务板块,另一个是乘用车业务板块,“乘用车业务板块待时机成熟后,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业务板块。在境内包括境外都要实现整体上市,真正实现一加一大于二,发挥北汽集团的整体格局优势。”

除了资本化,目前为适应首都城市定位的调整,北汽也在进行自主业务的重要调整。

“北汽坐落在首都,和同行业的其他兄弟大集团比,北汽有北汽的历史使命,就是围绕着高质量和高效率发展,要进行转换发展的动能,必须在结构上调整。”徐和谊总结提炼了3个字:高、新、特。

他解释,“高”体现在品质为上。中国汽车企业的突围破局,必须依靠产品向上和品牌向上,实现效益向上;“新”体现在创新驱动。北汽集团将加快全面新能源化的步伐,推进新技术落地,激活高质量发展动力;“特”体现在比较优势。北汽集团将在出色完成国家专项任务的同时,力推北京越野品牌的强势崛起,并依托华夏出行公司为用户提供全方位出行解决方案。

徐和谊认为,下一步北汽要在规模和数量上把速度适当降下来,从质量和效益上把增长幅度提上去,并实现双位数增长,“现在我们把中低端的产品尽可能调整出去,压减下去;中高端的产品整个结构就要提上来,并且现在已经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高附加值的,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大品牌的全都往上提,非常明显。”

谋大事者必要布大局。在徐和谊的带领下,10多年间,北汽集团合纵连横,完成了战略布局。凭着逐年攀升的业绩,自2013年起北汽集团连续6年入围美国《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榜单,排名从336位飙升至2018年第124位。

2018年是北汽成立60周年,再过40年就100年了。寄语百年时的北汽,徐和谊说,未来40年的路依然极具挑战性,相信那时的北汽一定成长为全球汽车行业中极具竞争力的大企业,“将改革进行到底,这是我们未来几代北汽人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