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悦 点亮星空 照亮前行
2018-03-12

“这些孩子就像一只只‘小蜗牛’,比普通孩子更难过,我们希望能用爱帮助他们慢慢成长,照亮他们今后的路。”

撰文>>>本刊记者 赵铭思

 

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作为家长的你,是否因为他们的磨蹭和慢吞吞而火冒三丈、焦躁不安?在平谷区“七彩阳光康复中心”里有一些特殊儿童,在外人看来他们行动缓慢磨磨蹭蹭,语言、运动发育迟缓,情绪难以稳定,但是他们的蜗牛妈妈不会为此担忧,她用爱鼓励帮助“小蜗牛”们慢慢成长、进步,照亮孩子们成长的道路。

 

第一个孩子是自己的哥哥

蜗牛妈妈名叫王晓悦,她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助残。而这份助残情结源自于她的亲哥哥,因为王晓悦幼时家里条件不够好,没有精力对她的哥哥进行健康方面检查,渐渐地她发现了哥哥的不正常。

“我哥哥每逢犯病时,总是狂躁暴虐,六亲不认,总是打人发泄情绪。”年少的王晓悦没少成为哥哥的施虐对象,每次都会被他打得爬不起来。

一次,一个意外彻底改变了王晓悦的人生轨迹。那是在她上小学时的暑假中的一天,屋外下着暴雨,她的哥哥又犯病了,打完她就满脸发黄地躺在地上,当王晓悦咬牙强撑着爬起来要扶他坐起来时,哥哥却突然跳起来赤着脚跑出家门一直没有回来。

一家人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间,大家一夜都没有合眼,妈妈伤心的眼泪,爸爸一夜徒增的满头白发,都好似一把把尖刀插在王晓悦的心上。她认为哥哥的走失是自己造成的,王晓悦的心中充满了自责与后悔。

幸运的是第二天下午一家人终于在离家十几里地以外的一条公路边找到了哥哥,看见王晓悦时他一边喊着“小妹,我饿,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一边朝他们跑来。王晓悦心里一震,“哥哥竟然还认识我!”但哥哥蓬头垢面满身污渍,脚上布满一道道鲜血淋漓的口子和干涸的血痂,身上还有被人打了的痕迹,狼狈的样子令王晓悦心痛不已,心疼地大哭。那时王晓悦就从心底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让哥哥有尊严地活着。

从那天开始,王晓悦就再也不让哥哥离开她的视线,为了哥哥,她开始学习专业的助残康复技能,走上了探索助残康复的漫长之路。

然而哥哥的康复之路是艰辛而漫长的。教他认识回家的路,告诉他记住家里的电话号码,教他遇到困难如何求助,教他如何洗衣、做饭⋯⋯林林总总,杂七杂八。

而在康复期间王晓悦又险些再一次和哥哥走散,那是在她教哥哥如何独自乘坐公交车回家的练习时,在此之前,王晓悦已经带哥哥练习过多次,也跟哥哥说好在哪站下车,和公交司机交流好到站叫他下车。万事已备,王晓悦便在车站等哥哥回来。然而3个小时过去了,依然见不到哥哥的身影,漫长的等待令王晓悦心急如焚,她怕第二次把哥哥弄丢了。终于,哥哥回来了,她破涕为笑,因为她知道从那天开始,哥哥可能再也不会走丢了。

本来计划的路途只有20分钟的路程,那这3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原来,公交车人很多很拥挤,大家都在排队,她哥哥挤不上去不敢上车,就一直蹲在路边。最后是什么让哥哥鼓起勇气坐上回家的车呢?因为哥哥内心知道“我小妹在等我,必须要回来。”王晓悦的努力终于收到了效果,付出得到了回报。

渐渐地,在王晓悦的精心呵护调理下,哥哥的生活完全可以自理了。现在哥哥每天骑着电动车,给一家家小卖部送货,自己算账数钱,生活可以自理,做到了正常上班挣钱养活自己,这让王晓悦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从哥哥的亲身经历中,王晓悦真切感受到这些特殊群体的孩子可能长到很大的时候,还不会说话,心里的想法无法用自己的语言表达;他们表情贫乏,拒绝与人亲近,不喜欢与人相处;他们固执地重复着刻板行为,行为异于常人,因为治疗困难,他们的家庭正承担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孩子本身也面临着冷漠与歧视。但对于这些灿烂的星星,他们不应当被剥夺爱、机会,甚至是尊严。她也期待着将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孩子克服身体的障碍,过上和健全人一样有尊严的生活。

 

砥砺前行坎坷路

哥哥的康复坚定了她投身残疾人事业的决心。2011年王晓悦荣幸地成为了一名特教老师,在7年的特教工作中,先后指导康复残障儿童200多名,荣获了市级课件制作奖、玩教具制作奖、教案设计奖。2015年9月北京市第六届康复教师职业技能大赛中,她荣获了全市二等奖。2016年7月,她又参加了全国第四届教育康复技能大赛。

从小的经历、7年的特教工作,让王晓悦懂得了幼有所育、弱有所扶的重要性,也知道了特殊儿童在康复关键期接受教育的重要性。目前哥哥情况好转,自己这么多年积累下了丰富的精神类疾病康复经验,现在能做的便是回馈给“小蜗牛”们。于是2015年年底,她毅然辞去工作,创办了平谷区七彩阳光康复中心,专为智力障碍、自闭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运动发育迟缓、语言发育迟缓、感觉综合能力失调的儿童提供评估、教育、训练、咨询、指导等康复服务,而且收费标准比市场价格低40%,只收取10个月的康复学费,她还会减免经济困难家庭孩子的学费。

王晓悦从家里拿出所有积蓄,却只能租一栋没有取暖设施的房子。不到一年,七彩阳光已经赔了30多万元。但王晓悦没有放弃,为了让孩子们能有个舒适的学习环境,四处奔波,为孩子们寻找新家。赶在入冬前,王晓悦在爱人的支持下,从之前没有暖气的房子,换租到了现在的三层小楼里,600多平方米,通透、温暖。为降低支出,怀着身孕的她和朋友利用节假日,把楼里楼外进行了大扫除。万万没想到的是由于劳累过度,她第二胎龙凤胎的一个孩子流产了⋯⋯

如今,个别化训练室、保健室、感统训练室⋯⋯各种专业教室一应俱全。她所聘请的指导教师也都是具有强烈爱心、责任心和具有一定专业康复经验的老师。现在,她的康复中心共有40名孩子,通过老师们的不懈努力,所有的孩子无论吃饭、午休、如厕都可以独立完成,不用家长辅助,不用家长陪同。七彩阳光的微信交流群里,时不时就会有家长因为孩子的进步,发来由衷的感谢。这些,都是对王晓悦最好的回报。

 

从王老师到王妈妈

郭豆豆(化名),在中心康复了2个半月,刚来时什么都不会做,老师让干什么都不配合,并有频繁吃手的行为问题。现在他不但可以独立完成老师让做的作品作业,还改掉了吃手的毛病;李苗苗(化名)是个脾气很大的小家伙,刚来时让干什么都是又哭又闹地犯脾气,有时还躺在地上打滚不起来,现在他不仅能听老师的话,还能自己独立完成作品,无论涂、粘、画、写都可以配合老师完成;还有张乐(化名),刚开始对老师安排的所有辅导课程都排斥,上课时还没完没了地叫嚷,“鹦鹉学舌”很厉害,家长对孩子能有幅作品充满着希冀,经过两个月的康复训练后,张乐向父母交上了自己独立完成的作品,“鹦鹉学舌”的毛病也基本消失了。孩子们的一些行为问题和各种障碍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改善。

2017年1月,龙凤胎中的女儿平安出生了。刚出了月子的头一天王晓悦就上班了,第二天就来了个患有自闭症的张宝宝(化名)。王晓悦跟他说话,他就往桌子底下钻。王晓悦蹲下叫他,他看都不看她,只是趴在桌子底下哭。于是王晓悦就趴在桌子底下陪他,这一趴就是半个月的时间。

经过不懈的努力,宝宝看到了王晓悦手里的玩具,捂着脸的小手终于松开了,侧着头对她笑了。王晓悦抓住时机,立马从桌子底下骨碌了出来,宝宝也顺着她的方向骨碌了出来,慢慢地,他终于会坐着了,进步很快。从他坐在地上,到让他坐上椅子,王晓悦整整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然而突然有一天,张宝宝没来学校,他妈妈的手机也打不通。通过查找预留信息,王晓悦找到他的家。刚一进门,就看到他妈妈头上包着纱布,满脸憔悴。孩子的爸爸因为孩子自闭酗酒,醉酒之后打了孩子的妈妈。

“王老师,因为没钱交学费了,所以⋯⋯”张宝宝的妈妈哭着说。

看着眼前这个无力的母亲,王晓悦的眼睛湿润了。学校减免学费不是少数了,她真的是力不从心,就在这时候,宝宝主动拉着王晓悦的手,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她。他用眼睛告诉王晓悦,他想上学。王晓悦当即决定免除了宝宝在机构的所有费用,并不定时地给他的家庭做心理疏导,还帮宝宝的父母找到了工作,帮助他们建立了走出贫困的信心和决心。

不仅如此,王晓悦定时或定向为家长们举办一些康复知识培训,针对特殊残疾障碍和家长们制定康复计划,让孩子们早日摆脱残障痛苦。她们无微不至的服务和鲜明的康复成果得到了家长和社会的充分肯定,孩子们看到王晓悦时都会发自内心地喊声“王妈妈”。

现在,王晓悦已经开始思考孩子们未来的生计问题,着手组建一支由孩子们组成的外出表演队伍。通过学习、训练、登台表演,锻炼孩子们的表达、交流能力,增强孩子们的自信心,又可以和企业合作为孩子们带来赞助支持他们的生活,产生良性循环。

对于孩子们的未来,这位蜗牛妈妈一直有个简单而朴实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们能像自己哥哥一样通过自己的努力付出,得到应有的回报,学会自理,能够自立,一直有尊严地活着。

 

对于家人只感到亏欠

王晓悦现在有一儿一女,家庭美满。但这背后,却有一段她不愿提及的心酸。日常忙碌的工作,让她顾及不到家庭,对于家人,王晓悦心中满满的都是亏欠。

王晓悦说,“我感到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的儿子,为了康复中心,我时常顾不上他,幼儿园三四点放学,每天我都要晚三四个小时到七八点才能接他。记得有一次我去接他时,因为很晚了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老师跟我说:‘今天有个活动是让孩子们说说自己的妈妈,你儿子说得特别让老师扎心,他说,我的妈妈有一群孩子,她要先照顾他们然后再能照顾我,因为我妈妈跟我说过我是男子汉。’”

谈到此处王晓悦不禁哽咽起来:“当时我非常难受,哭着一直对儿子说对不起。我儿子说出了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话。他说‘妈妈你别哭,妈妈哭了就不漂亮了。妈妈是我最好的妈妈,我知道你要照顾好那些孩子才能来接我,妈妈我不怕,我是男子汉,我知道妈妈会来的。’我常反省,我对自己的孩子关注太少,做得太少了,甚至从来没有给他做过一顿饭。但我知道,更需要我的是我学校的那群孩子。他们普遍不会交流,目光呆滞,有的甚至连自己吃饭都不会。经过训练,大多数孩子都能够自理,充满感情,懂得爱。

2016年,王晓悦意外地发现自己怀上龙凤胎,但是就在为孩子们寻找新家的过程中,因为过度劳累,她失去了其中一个孩子。丈夫紧随其后的离婚提议让她觉得“天塌了下来”,她开始产生放弃的念头,但联想到自己哥哥那天晚上跑丢时受到的伤害,她说“自己就没办法放弃了,我放弃了,孩子们怎么办?”

为了让丈夫看到自己工作的意义,也为了能够争取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王晓悦拉着她的丈夫,推开每个班的教室,他看到的是孩子们都扑到王晓悦怀里,过来叫她“妈妈”。这一刻,她丈夫也被这眼前的一切打动了,一切都释然了。而她全部的委屈、全部的不易、全部的心酸,随着之后她丈夫送来的盒饭消失得无影无踪,伴着眼泪王晓悦也因此吃到了人生中最香的一顿饭。

渐渐地,丈夫也开始理解自己的工作。对她说,“如果你愿意做,就好好做,别累坏了就好。”王晓悦清楚地记得丈夫当时说的每一字,因为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支持。

在王晓悦的影响下,她的儿子在开始传承她的正能量,一放学就会来到救助中心做起助教来。不是帮老师抬抬孩子的腿,就是擦擦黑板,或是帮助更小的孩子喂药倒水。他总是对妈妈说,“妈妈,当你老了的时候,我大了的时候,我就要坐你现在的位置,我也要当院长,替你照顾这些孩子。”王晓悦对此十分欣慰,她也衷心希望社会对于这些特殊孩子多一份宽容,和他儿子同龄的孩子也能像他儿子一样去守护他们,帮助他们。

看到孩子们一天比一天懂事可爱,王晓悦的内心无比幸福,投入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七彩阳光康复中心”的创建,不仅是她照亮了孩子们的成长路,孩子们也圆了她梦寐以求的助残梦想。她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和柔弱的臂膀为社会承担一份义务、肩负起一份责任。“这些孩子就像一只只‘小蜗牛’,比普通孩子更难过,我们希望能用爱帮助他们慢慢成长,照亮他们今后的路。”王晓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