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的千年丝路缘
2018-06-22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丝绸之路是中华民族茶文化的传播及贸易之路。

| 文 · 刘爻寒

 

2018年5月7日至10日,2018茶叶国际商采购大会在宜昌举行。期间,来自“一带一路”沿线16个国家及地区的境外采购商赴宜昌市多地实地考察后,与宜昌茶企签订茶叶采购意向协议,采购茶叶8080吨,金额达1.001亿美元。

事实上,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不断落实,加速推进,中国茶企的市场前景更加广阔。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慰表示,我国长期居于世界茶叶生产和贸易首位,但随着国际茶叶市场消费需求的转变,印度、斯里兰卡等红茶出口国的竞争力不断增强,我国茶叶出口面临上压下挤的挑战。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沿线国家共同构筑起涵盖44亿人口的超级市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茶叶生产、消费区域,将有效促进我国茶叶出口。

若要追述历史,几千年来,丝绸之路虽然以中国出产的丝绸贸易而闻名,但相较于丝绸本身,茶叶与瓷器这两个后来者居上的中国产品则在丝绸之路上更具有生命力。以至于,丝绸的生产方式和生产技术被中原以外的国家掌握之后,茶叶与瓷器仍吸引着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商人,数千年络绎不绝地来到中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丝绸之路,则是中华民族茶文化的传播及贸易之路。

 

从幕后走到台前

公园前139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率领100多人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即赫赫有名的丝绸之路。史学家司马迁称赞张骞出使西域为“凿空”,意思是“开通大道”。

这条路原本只是汉武帝派遣张骞向西寻找军事同盟的探索,却最终为汉朝带来了收入不菲的丝绸贸易收入。当时的罗马贵族们以穿着丝绸而彰显富贵。但是,当罗马帝国的金币或者希腊人的银币源源不断地被吸纳到汉朝人的手里时,他们国家的学者们却在为贵重金属的不断东流而感到痛心不已。

于是,中世纪伊始,继续统治着地中海东部的罗马人向东方派出了最早的经济间谍,最终由两名其貌不扬的僧侣,将丝绸的核心技术蚕,藏在随身携带的手杖中,带回了欧洲,从此,欧洲人开始拥有了自己的丝织业。

这对中国的丝绸对外贸易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此后被迫以出口亚洲市场为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丝绸之路贸易上的另外两匹黑马不仅没有受到冲击,反而得到了更大的发展。

唐代出现商品性农业的迅速发展,而商品性农业中又以茶叶经济的崛起最为引人注目。大量的茶叶商品投入市场流通,商品交换方式逐渐发生变化,全国性市场也在形成之中。

此时,瓷器的崛起与茶文化的流行在中原贵族中初具规模,茶逐渐成为“国饮”,而与唐朝贸易密切的国家及部落也纷纷将这种文化带回了本国,此后,瓷器和茶叶成为丝绸之路上最为畅销的两种产品。

不过,瓷器的推广传播受限于技术与买家需求而增涨缓慢,只是部分达官贵人的奢华生活体现。而茶叶却异军突起,以最快的速度成了影响当地生活质量的必需品,并在此后的贸易份额中占据重要部分,甚至在关键时刻影响深远。

事实上,茶叶的出口贸易并非始于唐代。据史料记载,相传汉武帝时曾派使者出使印度半岛,所带的物品中除黄金、锦帛外还有茶叶。兴起于汉代的“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出口的主要商品有丝绸、瓷器、茶叶和铜铁器四大宗,这也表明茶叶已经开始成为出口商品。在贸易当中,有一个特殊的现象,为了确保瓷器的运输安全,也为了经济效益的最大化,“瓷茶同箱”同船运输的情况也长期存在,直到近代。这也推动了茶叶的大量输出。

也有史料记载,早在汉代,四川的商人就走出了一条南方丝绸之路,这是中国最古老的国际通道,也是中国最早的对外陆路交通线,还是我国西南与南亚诸国、西亚、西欧、非洲交通线中最短的一条。与北方丝绸之路不同的是,南方丝绸之路除了丝绸,更多以茶叶、马匹等贸易为主。

直到唐王朝建立后,社会生产力空前发展,国势强盛,成为东方最强大的封建王朝,声誉远及海外,颇受外界重视。而唐太宗非常重视对外交往,重视发展与西域的交通,这不仅促进了中国与阿拉伯地区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同时也将茶文化推到了世界的舞台。

 

舞台的主角

古代丝绸之路的发展,以唐代中期“安史之乱”为分水岭,大致呈现出陆路衰落、海路发达的历史性兴替,直到明永乐朝之后,陆上丝绸之路衰落。然而,茶马贸易逐渐衰落和废止之后,西北茶叶贸易不仅未受影响,反而更加活跃。

虽然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发展中,茶叶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但数量还是有限,直至18世纪之后,才占据了主导位置,输出量得以迅速发展。伴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茶叶所占贸易比重越来越大。1704年英船“根特”号在广州购买了470 担茶叶,价值1.4万两白银,只占其船货价值的11%, 而所载丝绸则价值8万两白银。到了1716年,茶叶开始成为中英贸易的重要商品,两艘英船从广州携回3000担茶叶,价值 35085英镑,占总货值的80%。

1658年9月23日,伦敦《政治公报》周刊(Mercurius Politicus)登载了一则广告:“中国的茶,是一切医士们推崇赞赏的优良饮料,在伦敦皇家交易所附近的斯威汀兰茨街‘苏丹王妃’咖啡店内有货出售。”可见,那时仍需要广告商通过医士们出面,推荐喝茶的好处。

到18世纪,茶叶出口价值超过传统出口商品丝绸、瓷器,最终成为丝绸之路上出口创汇的支柱产业,尤其是对俄国茶叶出口,让茶叶贸易规模迅速扩大,形成了万里茶路。据统计,18世纪中期以前,输俄茶叶较少,到18世纪后期已达到了非常可观的数量。不久,茶叶便超过棉布和绸缎,成为中俄贸易的首要商品。1755年华输俄茶叶数量是11000普特(1普特=16.38公斤),1800年就增加到了69850普特。

同时,18世纪20年代后,北欧的茶叶消费开始迅速增长,茶叶贸易成为所有欧洲东方贸易公司最重要、盈利最大的项目。如瑞典、丹麦等国对华贸易与英国类似,一般都占这些国家进口货值比例的60%~70%。

18世纪,英国进口中国茶叶总量为400万担,约占中国茶叶总输出量的45%,欧洲输入量的50%;荷兰总输入178万担,占中国茶叶总输出的20%,欧洲输入量的22.3%;俄国输入茶叶733881担,占中国茶叶总输出的8.26%。

当时活跃在广州的法国商人罗伯特·康斯登说,“茶叶是驱使我们前往中国的主要动力,其他的商品只是为了点缀商品种类。”

1984年,瑞典潜水员发现了一艘沉睡在海底200多年的大船——“东印度人——哥德堡号”,为瑞典东印度公司第二大船只。1745年9月12日返航即将靠岸之际,它竟然满载财富触礁沉船。据说,它3次从哥德堡起航到广州,每次约700多吨货物,茶叶就有大约370吨。

从世界经济发展史的角度而言,在20世纪以前西方人所寻求的中国商品中,唯有茶叶在中西贸易中长期居于支配地位。茶叶为西方贸易商带来了巨额利润,以至历史学家普里查德认为,“茶叶是上帝,在它面前其他东西都可以牺牲。”

 

经济背后的文化传播

中国是茶的故乡,也是茶文化的发源地。中国茶的发现和利用已有四五千年历史,且长盛不衰,传遍全球。茶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发于神农,闻于鲁周公,兴于唐代,盛于宋代,普及于明清之时。茶文化是中国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文化。随着茶的传播,中国的茶文化也随之发扬光大。

中国茶文化是中国制茶、饮茶的文化。作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一,饮茶在中国是非常普遍的。中华茶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不但包含物质文化层面,还包含深厚的精神文明层次。唐代茶圣陆羽的《茶经》在历史上吹响了中华茶文化的号角。从此茶的精神渗透了宫廷和社会,深入中国的诗词、绘画、书法、宗教、医学。

几千年来中国不但积累了大量关于茶叶种植、生产的物质文化,更积累了丰富的有关茶的精神文化,这就是中国特有的茶文化。中国茶的传播对世界茶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3世纪,蒙古帝国一统亚洲内陆的大部分地方,喝茶习惯沿着蒙古人开拓的商路与进军路线不断向西,蒙古人便将砖茶带到了阿富汗、波斯等地。唐代后,茶叶在中原各地推广兴起力度增强,这让茶叶的产量提升有了保障。宋代砖茶技术的开发,让茶叶远距离运输成为了可能。

经过几代人的传承,当地的波斯人也认可了饮茶文化。茶叶在当地成为了必需品。随即,茶文化又在土耳其、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地区兴盛起来。这让原本大量进口丝绸的西域商人,逐渐开始大量进口茶叶回本国。甚至在波斯,通过引进中国茶种,还建立了自己的茶叶产业。不过即便如此,当地人每年仍需要大量进口中国茶叶。

从公元前2世纪起,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国茶叶先后传播到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世界公认的“三大无酒精饮料”之首,对人类文明生活的影响十分广泛。

目前世界上有160多个国家、30多亿人饮茶,有50多个国家种植茶叶。但是中国却是最早种茶、制茶、饮茶的国家。其他国家的茶树、种茶及制茶技术和品茶方式都是直接或间接从中国传入的。中国被称作“茶的祖国”。

种茶、饮茶不等于有了茶文化,而仅是茶文化形成的前提条件,还必须有文人的参与和文化的内涵。《茶经》系统地总结了唐代以及唐以前茶叶生产、饮用的经验,提出了精行俭德的茶道精神。陆羽和皎然等一批文化人非常重视茶的精神享受和道德规范,讲究饮茶用具、饮茶用水和煮茶艺术,并与儒、道、佛哲学思想交融,而逐渐使人们进入他们的精神领域。在一些士大夫和文人雅士的饮茶过程中,还创作了很多茶诗,仅在《全唐诗》中,流传至今的就有百余位诗人的400余首,从而奠定了中国茶文化的文学基础。

习近平主席在对首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的贺信中指出,“中国是茶的故乡。茶叶深深融入中国人生活,成为传承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从古代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茶船古道,到今天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茶穿越历史、跨越国界,深受世界各国人民喜爱。希望你们弘扬中国茶文化,以茶为媒、以茶会友,交流合作、互利共赢,把国际茶博会打造成中国同世界交流合作的一个重要平台,共同推进世界茶业发展,谱写茶产业和茶文化发展新篇章。”

 

乘风破浪再启程

2013年,习近平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

茶文化作为古丝绸之路上的主角,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长周国富表示,“千百年来,积淀了丰厚中外文化交流的丝路精神,正是今日建立政治互信、文化理解、民心相通的宝贵财富,茶和茶文化已成为联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桥梁和纽带。中华茶文化融合了儒释道文化的哲学思想,凝聚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以和为贵’的‘和’文化精髓,是增信释疑、和谐共处的特殊润滑剂,是传播中华文化、互鉴交流、增进和平友谊的特别使者。‘走出去’,不是简单地把茶产品卖到国外去,而应当秉承‘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弘扬‘敬和美’的当代茶文化核心理念,拓宽合作领域,分享发展机遇。”

事实上,随着“一带一路”倡议进入加速期,中国茶产业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中国茶产业在全球的地位举足轻重。据海关统计,2016年,中国茶叶产量达241万吨,增产7.4%;茶叶出口量32.8694万吨,同比增长1.2%;出口金额14.8488亿美元,同比增长7.5%。

2017年我国茶叶出口总量达35.5万吨,增长8.1%;出口额达16.1亿美元,增长8.7%。2017年,我国茶叶出口至128个国家和地区。茶叶出口超过万吨的国家和地区有12个,占全年出口总量的64.8%。分别是:摩洛哥、乌兹别克斯坦、加纳、毛里塔尼亚、美国、俄罗斯、塞内加尔、阿尔及利亚、中国香港、日本和德国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在国家层面大力传播茶文化,多次在重大外交场合中,引入“茶叙”,推介茶品牌,唤起人们对茶文化的向往与寻觅。党的十九大向全国人民发出弘扬优势传统文化、发展健康产业的号召,“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都为中国茶产业振兴带来千载难逢的机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农村劳动力资源开发研究会秘书长苏宏文表示,“一带一路”半数以上沿线国家有传统饮茶的习惯。茶作为中国重要的农业经济作物和古代丝绸之路的主要贸易商品,兼具引领中华文明传播及带动行业升级的双重使命,相关产业具有极高的开放投资价值和广阔的市场空间。

谈及中国茶企未来的发展,苏宏文指出,要紧紧抓住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实施的契机,以转型升级为主线,让中国的茶文化、茶产品“走出去”,力争使中国茶产业成为“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的典范。

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使者,飘香“一带一路”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