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梦想 此时可随手触碰
2017-07-12

成为演员、飞行员,或者亲手制作工艺品,是很多人的毕生梦想。或许我们的自身条件不能成为这些领域的从业人员,但是我们却有机会在生活中,与它们零距离接触。

撰文>>>本刊特约记者 瑾歆

 

成为演员、飞行员,或者亲手制作工艺品,是很多人的毕生梦想。或许我们的自身条件不能成为这些领域的从业人员,但是我们却有机会在生活中,与它们零距离接触。

 

“戏剧教育”并不只是培养戏剧人

暑假临近,在暑期兴趣班的报名课程里,“戏剧教育”引起了家长的广泛关注。“戏剧离我们普通人家比较陌生,现在有这样的兴趣课、夏令营,想让小孩接触一下。”一位家长表示,想让孩子除了在传统特长以外,还能有更多的尝试。其实,这种针对非专业、零基础的戏剧培训,早在2010年,就在白领中流行起来。而喜爱表演的非职业演员,又自发地成立了非专业话剧团,又称“素人话剧团”。

“素人”一词来自日语,指的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不加修饰的平常人。“素人话剧团”的团员来自社会各个领域,有在校大学生、写字楼白领、程序员、个体老板等等。成员们来自五湖四海,但是都共有一个“演员梦”。

“我对表演很感兴趣,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物性格,感悟另类人生。”李锐是位外科医生,在医院他每天要进行四五场手术,下班后,通过在戏剧课堂,实现遥远的梦想。“我相信很多人都有演员梦。”李锐说,“在看电影的某些桥段时,我会设想换做自己来演,也许会处理得更好。”演员是一个对人的表演天赋、身体条件门槛很高的职业。2016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艺术专业淘汰率高达95.4%,可以说大多数人与表演梦基本无缘。在这个鼓励梦想自由飞翔的年代,那些怀揣演员梦的人自发地聚在一起,实现一次自己的演员梦。

素人话剧团建立之初,没有专业老师来讲课,基本都是大学话剧团的演员,来做简单的培训。“大家刚开始都是互相摸索,一起讨论,基本都是野路子。”刚开始,大家分组做小品,由大家选出几个最好的作品,然后去社区做免费演出。通过这种锻炼,社员们积攒了经验,才能开始排练话剧。剧本一般都是现成的,有社会较好反响的作品,开心麻花的《乌龙山伯爵》就是李锐参与的第一部话剧。“我白天上班,到了每周的排练时间就去练习,晚上10点多回到家再练习一下发音,看看《演员的自我修养》后再睡,第二天又会早起锻炼。生活很有规律。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兴趣走在一起。这就是一种凝聚力吧。”哪怕只是一刻之间实现了自己的梦想,社员们都会全力以赴。

在国外,戏剧教育是一个很重要的课程,尤其是英国这样有着深厚戏剧传统的国家,戏剧课从小就在艺术教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剧社活动更是在大中小学遍地开花。而在中国,艺术教育一直以来都是应试教育体系里的点缀型角色,偏门的“戏剧教育”更是始终缺失的部分。

在香港从事戏剧教育的叶逊谦表示,“在戏剧教育中,表演课会教你怎么表演和创作,但并不是为了培训你演戏,表演得好不好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通过表演带来更多的自信,以及自如的表达,包括审美的能力。换言之,‘戏剧教育’更重视的是戏剧的过程,以及戏剧带来的内在教育价值,而并非结果。”

 

手工作坊新解读

机械的现代化充斥着人们的生活,迅猛地提升了生产和生活速度。人们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奔波,不禁会怀念“手工时代”带给大家的惬意、满足和快乐,特别是《我在故宫修文物》《非凡匠心》等电视节目的热播,让中高端收入人群开始追求“手作”中返璞归真的朴素精神。那些橱窗里巧夺天工的工艺品,也可以在寻常人手中开出艺术之花。人们对手工业产品的精湛、精致有所需求,希望制作出包含美学质量的手工艺品。

“卯时”手作工坊,每逢周末都聚集大量木头手工爱好者。慕名而来的人们,通常还未走到大门,就先听到混杂的切割敲击木头的声音,还有偶尔会飘出来的吉他声。

“卯时”手作工坊的3位创建人,室内设计师胡静源、暖通工程师姚鹏飞和建筑设计师陈波,在一次弹琴玩木的游戏中,互相结识,他们都称自己为“卯丁”。多年前的有一次聊天中,他们无意聊起各自对手艺人的欣羡。胡静源工作多年,渴望回归材质和结构本身;姚鹏飞在女儿出生后,想给她制作各种玩具,实现父亲的价值存在;陈波对设计器物的偏爱,希望完成许多美学设计。3个人一拍即合,就想找一个地方,一起设计布置,完成这个美好的梦想。

最开始,这个手工作坊只是针对他们自己朋友圈开放的,原本想着三五好友在这里做手工放松心情、消遣娱乐的,结果这事儿引得很多人慕名而来。于是3个人又将作坊改造,成为了对公众开放的工作室。

整个“卯时”手作工坊分为手工作业区、餐饮会客区和设计交流区3个大区。作业区与会客区和设计区之间通过透明玻璃隔断,动静分区既保证了空间的通透,又有效避免了噪音和粉尘的参杂。作业区挂满了各种工具,各式雕刻刀、锤子、锯子、刨子,还提供量尺度的工具和精密仪器供大家选择。设计区在2楼,布置了一张很大的桌子供办公与设计交流,甚至设置了一个迷你的小影棚,让顾客留影作品最美的静态展。

较之以往的私人定制,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了“自己动手 丰衣足食”的新想法。辛瑞豪和纪睿这对新人马上就要走进婚姻殿堂。他们经常感叹生活的忙碌,而没有给自己留下回味生活的机会。他们很羡慕过去新人结婚自己做衣服、做被面的习俗,让生活中充满有温度的东西。“便萌发了共同制作有纪念意义东西的想法。工业成品是批量生产的,没有人的感情在里面。请别人来做,又觉得不能表现自己的心情。”小纪说,他们更看重一个物件从原生态到成品的过程,感觉自己赋予了手工品生命。等到婚礼当天,这对新人希望亲手送给对方自己制做的一份手工礼物,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爱的温度。

来这里的顾客都把这里当做内心的世外桃源,抛开工作中的社会标签,和有共同爱好的朋友交流,互相观摩。在这里,大家只有“匠人”这一个身份,都沉浸在手工艺术的世界里。

 

私人飞行员培训正当时

成为飞行员曾经是很多人的梦想,是一个遥不可攀,甚至有些神秘的职业。现在私人飞行驾照培训在各大城市成为风潮,但受场地限制,目前飞行员培训只针对直升飞机,但仍受到大家的热捧。

考私人飞机驾照对身体素质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只要没有心脏病、高血压、肾炎等严重疾病,视力要求也跟汽车驾校相当,矫正视力1.0以上,无色盲色弱缺陷,就可以参与培训。与汽车驾校类似,考直升机私人驾照也必须先通过理论考试,总学时60小时,内容当然比汽车交规要丰富得多,包括直升机系统、飞行原理、航空气象、机场使用细则、航线程序、特情处理等19大类,然后才能获准上飞机。累计45小时的飞行学时后,再考核悬停、起落、转场、夜间飞行等基本驾驶技能,考试合格才算大功告成。

这种特殊职业的课程价格不菲,但是一想到自己可以投身于蓝天白云中,拥有非同寻常的体验,很多人仍是跃跃欲试。根据个人条件,有的人倾向于私人飞机体验游。成为不了飞行员,但是可以享受飞行VIP的乐趣。

那些曾经让我们可望不可即的梦想,正在悄然走下“神坛”,融入到大众的平凡生活中。“阳春白雪”本来自于民间,曲高和寡太久就会走向衰败。只有让大家有机会去接触,去创造,才能焕发“高精尖”新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