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医学 中华瑰宝
2018-09-27

中医药不仅仅是一个正在快速发展的产业,同时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中医药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不断提升,也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带到世界各地。

| 文 · 韩忍冬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中医药行业在国际市场上也好事连连。搭乘着国家政策红利,中医药作为一张国家“名片”,正加速海外布局。

2018年7月9日,由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和西班牙欧洲中医基金会共同举办的“2018传统医药创新发展与贸易促进圆桌研讨会” 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

研讨会邀请了来自中国澳门地区、中国内地、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德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政府部门、相关协会、专业机构、注册及审批专家、生产和销售企业等方面的代表进行探讨交流及经验分享,藉此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促进国家传统医药文化和产业的国际交流合作,发挥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作为“中医药产业与文化‘一带一路’国际窗口”的平台作用。

事实上,中医药不仅仅是一个正在快速发展的产业,同时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随着这个行业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不断提升,也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带到世界各地。

 

古老东方的“神秘力量”

祖国医学,也称“传统医学”“汉医”“国医”;在西医传入中国之后,亦被称为“皇汉医学”;在日本被称为“汉方医学”。

19世纪中叶,英国东印度公司为了区别西医,给中国传统医学起名“中医”。直至1936年,国民党政府制定的《中医条例》正式法定了“中医”两个字。

“中医”二字最早见于《汉书·艺文志·经方》,其云:“以热益热,以寒增寒,不见于外,是所独失也。”故谚云:“有病不治,常得中医。”在这里“中”字念去声。

中医起源于黄河流域,很早就建立了学术体系。

早在远古时代,华夏民族先民在与大自然做斗争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一些食物或者举措可以缓解身体病痛。比如,某些食物能减轻或消除某些病症,这就是发现和应用中药的起源;在烘火取暖的基础上,发现用兽皮、树皮包上烧热的石块或沙土作局部取暖可消除某些病痛,通过反复实践和改进,逐渐产生了热熨法和灸法;在使用石器作为生产工具的过程中,发现人体某一部位受到刺伤后反能解除另一部位的病痛,从而创造了运用砭石、骨针治疗的方法,并在此基础上,逐渐发展为针刺疗法,进而形成了经络学说。

早在夏商周时期,中国就已出现药酒及汤液。西周的《诗经》是中国现存文献中最早记载有药物的书籍。现存最早的中医理论典籍《内经》提出了“寒者热之,热者寒之”“五味所入”“五脏苦欲补泻”等学说,为中药基本理论奠定了基础。

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是秦汉时期众多医学家搜集、总结了先秦以来丰富药学资料而成书的。该书载药365种,至今尚为临床所习用。它的问世,标志着中药学的初步确立。

而这一切,都反应出古代劳动人民与自然和疾病做斗争时善于发现、积累经验的艰苦过程,也是中药起源于生产劳动的真实写照。

中医,与武术、京剧、书法并称为中华民族的四大国粹。中医的创造、发展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变,历代都有不同的创造,涌现出了许多名医、重要学派和名著。尤其是中医四大经典在祖国医学发展史上起到重要作用,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对古代乃至现代中医都有着巨大的指导作用与研究价值。

但对于四大经典的具体组成至今仍存在争议,目前学术界一般将《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看作是中医四大经典;也有部分中医教材把《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当作四大经典。

时至今日,古典中医基础理论已经有了创造性的发展,进行了一系列全方位的,中医科学化、现代化的中医概念的革命和突破,使得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别在缩小,中医与西医的距离在拉近,而专业技术领域上的差别却在扩大。

中医,这门古老东方孕育出来的学科,被西方社会称为“神秘力量”,在他们眼中,是神奇而又不可思议的力量。

 

海外发展更繁荣

近几年,中医药在国际社会频频成为话题焦点。“青蒿素”的发明,拯救了全球数百万人生命的同时,还摘获了诺贝尔奖;里约奥运会上,菲尔普斯身上的火罐烙印,也在世界范围内燃起中医热潮;越来越多的“洋中医”的出现,都将中医药及中医文化不断带到世界人民的视野里。

原卫生部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卫生部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佘靖表示,世界各国对中医药的需求持续扩大,截止到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已经有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据不完全统计,接受中医药、针灸、推拿、气功的人数占世界总人口的1/3以上,在欧洲大约70%的患者和超过50%的医生喜欢中医。

目前,80%的日本医师会给病人开具汉方药,从事汉方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一些大学附属医院开设有汉方门诊,大学的药房售卖汉方药的占74%(妇科占96.7%)。汉方药可在健康保险中报销,约150个汉方药处方被列入日本公共医疗保险的用药范围,每年的销售额达1000亿日元以上。

在韩国,中医师是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之一。早在2010年,在韩国《Career》(就业月刊)杂志社发起评选韩国最热门职业的活动中,中医师就被评选为韩国最热的职业。

而随着越来越多中医师在美国行医,中医市场的规模也在美国不断扩大。早在2008年的一项调查就显示,40%的美国人接受过中医作为补充和替代疗法。

美国国家针灸及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NCCAOM)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表明,美国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过针灸治疗。在这些人当中,又有21%的人除了针灸之外,还同时使用过中药、推拿、按摩等方法来治病。此外,有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乐于考虑把针灸作为治疗病症的一种选择。美国好莱坞的许多明星、篮球巨星都非常认可中医,甚至美国军方也开始大力运用中医针灸。

另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如今的美国看过中医的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的人已经超过50%。全美一年每人平均接受中医服务的次数近两次。在美国从事中医药相关工作的人差不多有4.5万人。

澳大利亚是全球首个以立法的方式承认中医的西方国家。从2012年7月1日开始,在澳大利亚正式注册的中药、中医师能够在澳大利亚合法行医,并且在澳的5000余家中医诊所被正式纳入澳国家医疗体系之中。就诊数据显示,全澳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服务约280万人次,其中80%的患者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主流社会群体,全行业年营业额达上亿澳元。

甚至在西医的起源地欧洲,也占据了全世界中草药消费市场份额的44.5%,60%以上的欧洲人都在使用中医药物。据不完全统计,欧洲目前受过培训的中医药人员约有10万余名。其中在职的约占60%,中医药诊疗机构有1万多所,大部分以针灸为主,有30%〜40%的诊所兼用中药及其制品;中医教学机构300多所,每年将向各国输送5000多名中医药人员。中药产品进口批发商500多家,即使在仅有1500万人口的荷兰,中医药从业人员也达4000多人,拥有1500多家诊所。

中医药在海外的发展不胜枚举,中医及中医文化正在世界各地落地开花,默默讲述着中华5000年灿烂辉煌的文化,这也正是华夏民族值得骄傲与发扬的文化力量。

 

不同肤色的洋中医

“中国是唯一一个将本国传统医学体系保护并发展完好的国家。环顾世界,没有任何传统医学的临床及研究设施可以与中医媲美”,2013年,艾伦·本树山站在中医药国际贡献奖的颁奖台上这样说道。中医药国际贡献奖是世界范围内中医药领域唯一的国际奖项,而本树山凭借自己在中医研究领域30年的不懈努力和成就,成为当年获得此项奖章的唯一一个外国人。正是中医的这种独特性,使他选择并始终热爱这份事业。

艾伦·本树山是西悉尼大学国家辅助医学研究院(NICM)院长,是澳大利亚杰出的辅助医学研究员,他的研究侧重点便是中医药研究。他曾是澳大利亚治疗产品管理局辅助医学顾问委员会主席,并多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传统医药方面的咨询。

艾伦·本树山早在1984年便漂洋过海到中国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我亲眼见证了30年来中国的巨大变革,我真的不敢相信。”

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深入推进,中医药迎来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多的海外医务工作者及留学生来中国交流和学习,实地感受中国传统医学。

中医药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带一路”人文交流的重要内容。2017年1月,我国发布了《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年)》,计划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建设50家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示范基地,推出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目前,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已经发布了17个标准,包括发布制定了“中医药常用的名词术语翻译标准”,收集了中医药常用名词术语6000多个条目,先后发布了中英、中法、中西、中葡、中意、中俄、中匈的对照标准。

随着交流合作项目的不断落实,不同肤色的“洋医生”走进中医诊所和国内医院、医学高校参观、体验、学习的新闻不断见诸报端。如今,到中国留学已成热门,中医药专业更是变得炙手可热。

截至2017年前半年,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药院校,培养本土化中医药人才。每年约1.3万多名留学生来华学习中医药,约20万人次境外患者来华接受中医药服务。

毫无疑问,中医药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和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国际养生大会的数据显示,目前世界上约有30多万家中医诊所、约有40亿人使用中草药产品治疗,行业年交易额近5000亿元,并以年10%〜20%的速度递增。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王笑频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中医药‘一带一路’全方位合作新格局基本形成,国内政策支撑体系和国际协调机制逐步完善,以周边国家和重点国家为基础,与沿线国家合作建设30个中医药海外中心,颁布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注册100种中药产品,建设50家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示范基地,中医药医疗与养生保健的价值被沿线民众广泛认可,更多沿线国家承认中医药的法律地位,中医药与沿线合作实现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大开放、大交流、大融合”。

中医药学作为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几千年来为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并以显著的疗效、浓郁的民族特色、独特的诊疗方法、系统的理论体系、浩瀚的文献史料,屹立于世界医学之林,成为人类医学宝库的共同财富。

中医药学历数千年而不衰,显示了自身强大的生命力,它与现代医药共同构成了我国卫生事业,是中国医药卫生事业所具有的特色和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