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族的新生活理念
2017-11-13

新候鸟式的迁徙体现的是一种新的生活理念,更多是为了享受自己更喜欢的气候、

环境或者满足更多精神层面的需求,而非生存需求本身。

撰文>>>本刊记者 耿秋

 

转眼,金秋已至,在享受完北方干爽的盛夏之后,有一群人又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奔走在各大卖场和家具市场,采购着未来大半年所需要且不方便购买的用品,然后踏上南去的火车或者飞机,开始进入南方温暖的“猫冬”生活。他们,就是俗称的“候鸟族”。

事实上,“候鸟族”最初的概念有些无奈,多指那些跨区、跨市甚至跨省通勤的群体,例如,很多在北京城区上班的人,晚上却居住在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镇;同时,也指那些因工作性质而在不同城市之间穿梭的群体。

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当中国的用工结构发生了良性转变、SOHO一族遍地开花、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升了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季节、喜好或者更加个性化的原因,而在两个或者几个城市之间奔走。这种候鸟式的迁徙体现的是一种新的生活理念,更多是为了享受自己更喜欢的气候、环境或者满足更多精神层面的需求,而非生存需求本身,比如,去南方猫冬和到北方度夏。

 

追赶季节的老人们

天气转凉,已经退休的朱女士与爱人这几天异常忙碌,“北方的冬天快来了,我们要采购很多当地不好购买的东西,然后带到海南的家中去过冬。”朱女士与爱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在海南某市投资买了一套两居室,当儿女们都成家之后,他们开始如同候鸟一样追赶着自己喜欢的季节。

每年的10月份,他们会长途跋涉去海南过冬,来年5月份再回到北京度夏,甚至在北京最炎热的3个月,还会到东北的老家住段时间,“我们都有退休费,所以怎么舒服我们就怎么过。”

事实上,朱女士在海南并不孤单,“我们所在的那个市,北方人占了很大一部分,都是候鸟族,无论是生活还是平时的娱乐都有伴儿,有很多自己做生意、开公司的人,春节前后的淡季也都跑海南去过年。现在生活好了,大家的选择多了,完全可以避开寒冷的冬天和炎热的夏天,真正实现了四季如春。”

如今,海南已经成为北方人置业投资的主要选择。“目前海南购房者中,投资、养老、度假都有。其中养老置业占到大多数,以45岁至60岁之间的购房者为主,他们有的面临5年〜10年后退休,看中海南的气候及环境,为退休后的养老、养生和休闲做准备。同时也存在一部分子女为家里父母、长辈购房养老。其中多数客户是来自东北、山东、河北、北京等省市,形成了现代版的北人南迁。”鲁能山海天山东区域营销主管表示。

根据海南省官方的统计,仅在海南的候鸟老人,大约有45万人。但在做过候鸟养老模式专门调研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看来,实际数字远远不止这些。

除了海南之外,广西、云南等地也正在迎来越来越多的候鸟老人。而从流向上看,北方老人到温暖地带越冬的同时,越来越多的南方老人选择在夏季流向北方避暑。

 

慢慢变老的新新候鸟

今年38岁的丁克族陈先生曾是一名IT工程师,北漂了十几年之后,在北京和燕郊分别买了房子。

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但工作性质迫使他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有些吃不消。彻底改变陈先生夫妻想法的是去年秋天一次去云南的旅行,“当我看到那里非常好的小院一年只要3万元租金的时候,我一晚上没睡着觉,别人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我们也不打算要孩子,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式走下去?为什么非要没日没夜地加班?”

回到北京后,陈先生便付诸于行动,他告诉记者,“说实话,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有很多功课要做,比方出租北京的房子,比方自己交社保的问题,比方家里老人的工作如何做,但是,这些和未来不再奔命的生活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如今,陈先生已经尘埃落定,北京这套房子的租金收入远远覆盖了在云南的生活成本,“我们租了个很好的一居室,一年才1万多元租金。”

说起现在的生活,在电话里都能感受到他的眉飞色舞,“我现在接点活在家做,想做就多接点,累了就少接点,赚多就多花,赚少就少花,反正现在也不指着工资吃饭。我打算在云南住半年,回燕郊住几个月,再回老家陪父母几个月,挺好的。”

与陈先生一样选择候鸟族生活的年轻人大多是可以在家SOHO的工种。当一个人没有家庭的阻力、孩子学籍的制约、工作地址的限制之后,加入候鸟族也并非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另一方面,二三线城市用工环境的改良也让年轻人的选择更多元化,城市的宜居性和生活便利性也是年轻人的考量标准。曾在一线城市打拼了五六年的自由撰稿人王女士现在俨然已是不折不扣的候鸟族,“原来,我总认为自己的梦想在大城市,但现在我更相信一句话:我的人和我的灵魂至少有一个应该在路上。候鸟的生活更能让我创作出更多的好作品,我现在长期居住的城市可以说是有3个,一个是家乡,一个是曾经奋斗过的一线城市,还有一个就是现在我居住的三线小城,每过一段时间,我就换个城市换种生活。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所特有的故事和灵感,大城市可以让我感受到科技进步与经济发展的气息,小城能带给我青山绿水的宁静,生活无非就是找个自己喜欢的方式慢慢变老。那就这样走下去吧,等哪天累了,遇到了合适的人,那就停在哪里。”

 

候鸟生活的背后

在采访中,陈先生告诉记者,“其实选择候鸟生活并非是你有多大决心,而是你有多大解决问题的能力。当时给我造成困挠的并不是老人的阻力,而是社保的缴纳、工作的延续等一系列问题。”

事实上,当初陈先生有一位同事原本打算与陈先生一同迁徙,“就是因为孩子上学的问题,如果要想选择候鸟生活,孩子的学籍就是一个迈不过去的坎,除非你选择常驻云南,否则孩子是没办法跟大人一样潇洒地东跑西颠的。”

正因如此,陈先生周围有很多朋友虽然羡慕陈先生,但都无法效仿,“我们现在在云南一起当候鸟的朋友,基本都是单身、没有孩子或者孩子还小的,一旦孩子面临上学,父母都必须选择一个地方固定下来。当然,也有一些朋友将孩子送回老家让祖父母带,但相对来说,他们当候鸟的初衷就跟我们不一样了,他们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哪里赚钱多就跑到哪里,而我们则是享受生活的乐趣。”

除了孩子的问题,朱女士也提到,“异地就医的报销手续非常麻烦,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的医保都在原籍或原工作地,但来海南以后,懒得折腾也就基本靠自费了,有了大病就回去再治疗呗。”

海口一位医院工作人员称,异地人员就医医疗费用在当地不能直接报销,这是目前一个全国性的问题,现在全国缺乏一个统一的制度,只能回原地报销,甚至回原籍看病。于是大病回家看,没病来海南疗养,小病带药疗养成了许多候鸟族无奈的选择。

事实上,除了医疗问题,对于候鸟族的老人来说,也间接地为留守在家中工作的子女们的生活带去了一系列的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和学龄前儿童纷纷加入去南方过冬的候鸟族大军,由于各种原因没法去海南与家人团聚的中青年人也越来越多,他们不得不成了“裸节族”。与此同时,也有一批北方年轻人来回一趟花上小两万元,就为陪父母过个年,他们说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对此,陈先生表示,“和老年候鸟族不同,我们基本不会对家庭带来太大影响,反而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陪父母。我们也没有孩子,家里父母只要有需要,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我们很快就可以清清爽爽地回家去。这样的优势,是普通上班族所享受不了的。”

但是,我们大部分人还是生活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中,丁克族的陈先生和单身的王女士毕竟占少数,候鸟族虽然看上去很美,但没有天时、地利、人和仍是一个很难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