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众名贤
2016-11-03

梁增杰喜欢赏画,这个“赏”里面包含了太多,无关显贵或附庸风雅,只是一份单纯的沉浸感,

这份沉浸感让他自得其乐,并且乐在其中。

他尊重艺术,同时也尊重艺术家,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书画更重要的事了。

撰文>>>李换运

 

    梁增杰先生有室,名“菊香斋”,为沈鹏先生题写。入得室内,但见梅兰竹菊争奇斗艳,似有馨香浮动。

    梅,乃陈大章精品;兰,为黄均所绘;竹,出自京剧名角刘雪涛之手;菊,则是“刘巧儿”新凤霞的妙笔。

    这些墨宝,为菊香斋增色添彩,观者多会问问宝从何来,价值几何。每每听到这类话,梁增杰先生总会爽朗一笑:“送的,无价,无价!”这个“无价”,不仅仅是指这些画无价,更是指他与这些画家,还有更多的画家书家情谊无价。

    梁增杰因为工作的关系和办画廊的机缘,结识了很多书画家。从上世纪80年代始至今,许多书画家都与他保持过或依然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这源于他的热情、诚恳与忠厚。与书画家相识后,那些书画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他总是东奔西跑,忙前忙后。有几位老画家到医院看病,他每一次都想得很周到,有人及时接诊,手术及时安排,就连乘电梯,他都会早早到电梯口等候着,让老画家一到电梯口就能上下。有时候,书画家看完病,还没有取药,为了让他们早点回家休息,他总是把他们先送回家,自己再返回医院取药,然后送去。

    心为情动,梁增杰的行动感动着书画家,书画家愿意与他交朋友,并称他为“画家之友”,那么送些自己的作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所以,在梁增杰的书画收藏中,一部分是自己购买的,一部分是书画家们所赠送。抚今追昔,睹画思人,梁增杰时常讲起与那些书画家的交情。

    一次,梁增杰的一位朋友过生日,寿星想要一幅许麟庐先生的画。许老是齐白石的入室弟子,画坛耆宿,当时已任中央文史馆馆员,地位不谓不高。可是,他和梁增杰之间有地位之别却无感情之隙,当听到梁增杰要画的事情后,即刻答应,并很快就画出了荷花鳜鱼图,题“和为贵”三字,让寿星好不高兴。

    韦江凡先生是徐悲鸿的入室弟子,善画马,他与梁增杰感情很不一般。一天,梁增杰去拜访韦江凡,聊天之间,韦江凡得知梁增杰与自己的儿子同年同月同日生,惊奇与兴奋交织,立刻铺纸挥毫,为梁增杰画了一匹马。此事,梁增杰铭记在心。其实,让他难忘的还有很多书画家,刘炳森、陈大章在梁增杰父亲去世的时候写来挽联;刘继英、萧淑芳、黄均在梁增杰帮着办了一些小事后便以赠画表示感谢;著名画家吴休,得知梁增杰为提高收藏鉴别能力而学习绘画,便不吝赐教⋯⋯

    让梁增杰提及较多的画家或为任梦龙先生。任先生乃工笔重彩人物画大家,曾经为梁增杰画了《铜车马》图,那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之后的这些年里,梁增杰请社会名流和书画界大家黄均、刘炳森、许麟庐等26人题跋,形成10米长卷,其文化内涵越加丰富,其历史承载越发厚重,成为不可多得的珍品。

    去年夏天,梁增杰再次拜访任梦龙先生,旧事重提,任先生激动不已,特意为长卷写了跋文:“余致力于中国画绘事近60载,现已逾古稀。21年前,应梁增杰先生之嘱,绘制彩绘铜马车。秦陵彩绘铜马车造型逼真,装饰华美,被誉为青铜之冠。数十年来,此画作与名贤题跋交相辉映,今观之乃艺术佳话。增杰先生用心良苦,令人钦佩。”

    此事此举,实乃友情的结晶。梁增杰收藏的那些书画,其中的大部分,不也是友情的硕果?

    投之以情,获致以情!情,无价可论,却可传至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