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中国文化的传承者
2016-11-03

名噪一时,昙花一现在每个时代都占据大多数,如果想镌刻青史需要的可绝不是花拳绣腿,而是要真正地沉下心来,下苦功,凭定力,磨韧性才行。

撰文>>>苏恩

 

    美术史上的记载不乏绘画世家,有人也曾戏称李苦禅与李燕父子俩为当代的“大小李将军”(即大唐的李昭道与李思训父子)。对此,李燕坚辞不纳,是有其道理的,其实这和能不能称为“大师”或“巨匠”一样,不是在本人健在的时候就可以任意定夺,时间和空间才是对每一个人最严峻的考验。齐白石先生生前的经历与现在的评论定位就相差甚远,更何况有当时名噪一时而如今被大浪淘沙沉于江底者,更堪发人深省。

    名噪一时,昙花一现在每个时代都占据大多数,如果想镌刻青史需要的可绝不是花拳绣腿,而是要真正地沉下心来,下苦功,凭定力,磨韧性才行。这个过程需要的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尽管如此,时间却也未必与你想达到的目标成正比,因为更需要的还是要不断地学习、研究、吸纳、充实、调整,甚至要不断地改变和重新认识、塑造自己。

    在当今,大师、巨匠、鬼才、神童如过江之鲫,成井喷之势的情景中,能够执着地研究自己的艺术,做到“心远地自偏”的人不多。李燕却是其中的一个。

    时至今日,李燕的作品,无论在拍卖会场,还是在私下交流中,价格并不奇高且基本保持一致,在当下像他这个年龄或比他更年轻的著名画家中可能是仅有的。对此,他的心态非常平和,丝毫不急于与同行相比,为什么?经过我们深入交流得出如下的印象:

    其一,在他心里始终没有把艺术创作与市场价位混淆,他坚信如果为了迎合市场是出不来好作品的。

    其二,他对自己的基本功和绘画创作充满了信心,相信真正优秀的作品是要凭借功底和创作目的、理念、经验等诸多方面综合而完成的。

    其三,他继承了苦禅老人的衣钵,坚守着文人的底线。他坚持读书,博览文史哲,特别是对《易经》的研究。他在苦禅先生收集的书籍和新出土的文物中,不断地研修,以至结合现代科学,形成了自己的一些见解和著述。特别是他创作的历史上第一部《易经画传》在行文、注释中十分严谨,绘画时腹稿一出便直接完成于宣纸之上,这在当下的画界可能也是难有与之比肩者。

    不去用“竞争的心态”从事绘画是把握自己艺术创作的一个基本的底线。保住这个底线就会冷静,就会坚守,如果总想以“出奇”、“生怪”、独标自己未成熟或狂想出来的刹那“妙想”,恐怕很难成为站得住脚的作品。

    在中国传统教育中,是“以人为本”的,从孔子起这种观念就成为了几千年来我们的教育观,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在这里我们不去研讨,只以李燕先生这位生活在当代现实中的人为对象,分析在他身上所显现出来的理念、性格和行为,可以鲜活地看出苦禅老人的教育思想——一种以儒家为主,加上现代学校教育的模式和几十年社会变革的冲击而塑造形成的画家——杂家、学者、教师李燕。

    李燕常说,“我还是农民思想,春种秋收,我相信种上好种子,细心耕作就会有好收成。”他的这种观念确定了前面所说的自己的作品不为拍卖市场所左右的状态。既没有一夜暴富的诉求,也没有瞬间成名的奇想,坚定了他几十年来的砚田耕耘的不辍;也验证了他的《易经画传》的几次增改,多次再版的原因。

    李燕先生几乎每天都在“穿越”——与诸子经典对话。他最常引用的自然是“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学而不思则罔”⋯⋯几十年来他始终是以“学子”的心态,以敬畏的情感对待中华民族、民族的文化和我们的老百姓,不断地研习传统文化,始终保持着以民为本的认识和心态,这使他的作品充满了丰富的内涵和亲民的趣味,比如他的漫画。

多年来,他不断地研习传统,但他绝不保守,其表现为二:一是十分关注新发现和新出土的文物资料,特别是对各地的木、竹简的整理    发掘出的新的文字史料,以调整和补充自己的不足和认识。二是十分关注国内外的科技新动态,从对太空航天科技的关注到现代军事科学中的各种机型、导弹的发展,以至对暗物质、量子的研究,几乎没有他不想知道的。这种广纳博收的心态,激发着他的求知欲,同时也保持了依然旺盛的创作幅度,这大概也验证了“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规律吧!观其作品的广泛性可以看出他创作时的激情和心态,特别是他在画面上的题字内容。

    有许多人都称李燕先生为“杂家”,杂在哪儿呢?在采访他之后我们就明白了,他是杂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大一统”中!他治学、讲课最尊崇苏东坡所言“博学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如果我们读过介绍梁漱溟先生的《最后的儒家》这本书的话,就会联想到,李苦禅、李燕父子是在中华传统文化画坛上的坚守者,而李燕区别于苦禅老人的是,他赶上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气候,随着社会的发展,视野更开阔,新知识更全面了。

    儒家的中心是要求人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苦禅老人的“所谓人格,爱国第一”、“人无品格,下笔无方”大约就是对他人生追求的最好诠释。李燕不但继承了这一原则,而且在国家开放的大好形势下较苦禅老人发挥得更为酣畅淋漓。这些我们从几十年来对他的新闻报道,以及他担任两届政协委员时所作所为中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他写了很多极有分量的提案,曾荣获“优秀提案奖”,他积极地发言也产生了可观的影响,这大概也是他对治国兴邦尽一份力的表现吧。

    在李燕的心底深埋着一个朴实的愿望——做中国文化的传承者。